番外之罪有應得

“你的意思是夏耀情商低?”李真真一副夸張的質問表情。

王治水納悶了,“我說他情商低,你激動個什么勁兒?”

“廢話!”李真真運了一口氣,要沒有當初夏老師的“小課堂”,他和彭澤能有今天么?目光轉向王治水,問:“你覺得彭澤情商怎么樣?”

王治水哼冷笑一聲,“在他們哥仨里面,算天才了。”

李真真說:“可他是我連蒙帶詐搞到手的,你說我倆情商誰高誰低?”

“你情商高,行了吧?可我用不著你,你在宣大禹面前說不上話,彭澤呢?我要找彭澤……”王治水作勢要往里走。

李真真又把他攔住了,“我話還沒說完呢,我不是趕著要幫你,我是要跟你論一件事,論清楚了你再去找彭澤。”

王治水只能耐著性子繼續聽李真真說。

“剛才我跟你說,彭澤是我耍手段騙到手的,證明他的情商在我之下。可背后給我出主意的人是夏耀,這你怎么說?”

王治水斜睨著李真真,“你的意思是夏耀情商比你還高?”

李真真打了個響指,“就這個意思。”

王治水掰手指算了下,彭澤情商小于李真真小于夏耀,合著夏耀比彭澤智商還高兩個檔次?疑惑的目光投向李真真,收到了他的點頭確認。

“你的意思是,我找彭澤也沒用唄?”

李真真慢條斯理地擺弄著可愛的圍裙,呵呵一笑,“你要是有眼力見兒,現在就該向后轉,以門口為基準,向前五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一你大爺!”王治水恨恨地將李真真的圍裙拽下來,露出春光乍泄的小內內,作勢要伸手上去,“毛給你丫薅下來!讓你們一個個在我面前秀恩愛……”

李真真急忙捂褲襠后撤兩步,羞惱怒罵,“找抽吧你?”

王治水趁著彭澤沖出來前急忙閃人了。

第二天,夏耀又把王治水約出來了。

王治水依舊對夏耀幫倒忙的事耿耿于懷,“你丫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還想讓我們家大禹像以前那樣巴著你?是不是舍不得那種被愛的感覺?寧可吃著碗里瞧著鍋里的,也不想讓我吃一口,你太壞了……”

夏耀面無表情地瞧著他,“你是不是臺詞背多了?”

王治水眼皮往上一翻,不吭聲了。

夏耀把錄音筆扔給王治水,“諾,我倆那天的談話。”

“都談崩了還給我干嘛?”王治水一副惱怒狀。

夏耀哼笑一聲,“興許能有意外收獲呢。”

王治水猶豫了一下,還是拿了過來。

打開錄音筆,兩個人的交談聲清晰地放了出來,當宣大禹說出“小2B”那仨字的時候,夏耀故意看了下王治水的表情。結果人家王治水還美不滋的,甚至還有那么點兒不好意思卻又難以遮掩的幸福感脫口而出,“他老那么叫我……”

夏耀一陣惡寒,果然什么人配什么人,什么耳朵配什么嘴。

“誒, 等會兒!”王治水突然把播放暫停,“這個說話的男生是誰?”

夏耀說:“據說是大禹公司新簽的藝人。”

王治水臉色變了變,新簽的藝人,難道是他?

周末下午大雨滂沱,一直到天黑都沒停,宣大禹剛坐上車,就有一個人打著傘跟到車門口,風刮過來的雨水打濕了英氣俊朗的面孔,看起來有些許的著急。

“宣總,我的車壞了,這附近又不好叫車,能不能搭你的車啊?”

宣大禹頭都沒抬,就嗯了一聲,讓小俊男上車了。

車剛開走沒一會兒,王治水就打傘出現在小俊男的豪華座駕前。他在這盯了一天,眼瞧著小俊男的司機開車帶著他四處跑動,也沒見這車有什么毛病啊!怎么偏偏這個時候壞了?明擺著是編幌子套近乎嘛。

你大爺的……王治水咬牙切齒,既然你說這車壞了,那我就圓了你的夢。掏出家伙事兒,冒著大雨一陣折騰,沒一會兒,四個車輪全癟了。

讓你丫黑我!

回去的路上,小俊男偷瞄了宣大禹好幾眼,發現宣大禹都在悶頭看手機,來來回回翻看消息和聊天記錄,臉色不怎么好。

“安潤啊!”前面司機招呼一聲小俊男,“你要去哪啊?”

安潤神色一滯,而后笑著回道,“先送宣總吧,反正他家離這近,我不著急。”

宣大禹依舊冷著臉,仿佛其他兩個人的交談與他無關。

安潤又瞄了宣大禹一眼,明知故問,“宣總,這幾天怎么沒看到水哥啊?以前他不是天天在你身邊轉悠么?”

宣大禹明顯不愿意說起這個問題,敷衍的口吻說:“他也有自個的事要忙。”

“哦,我想起來了,前幾天水哥跟我說,他要上一個綜藝節目,叫什么大秀場,說是編導邀請的,不想駁人家的面子。”

宣大禹的神經立刻繃了起來,“他什么時候跟你說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