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晚了一步

宣大禹特別費勁地擠出一個笑容,話里藏刀,“行啊,夠意思。”

“昨天晚上他丫不洗碗,我一拳就給丫掃地上了,半天都沒起來。”夏耀形象地比劃了兩下。

宣大禹嘴里的菜都不知道該怎么嚼了,好半天才擠出一句,“他能樂意?”

“不樂意又怎么樣?他現在得巴著我,求著我幫他勸你。我能幫他么?咱倆啥關系啊?這么多年的哥們兒,我能給你上套么?……咔嚓……額……”

宣大禹納悶,“怎么了?”

“吃著石子了。”夏耀一臉苦逼的表情轉向服務員,怒問:“今兒這菜是誰炒的?”

服務員小心翼翼地說:“袁總炒的。”

一聽這話,夏耀臉色瞬間變了變,趕緊又去找自個吐出去的那個石子。

宣大禹看他挺急,問:“你干嘛呢?”

夏耀沒說話,好半天才從骨盆里刨出來,看到原物之后臉一癟,臉色比剛才更難看了。操你大爺的!還以為是鉆石呢,敢情真尼瑪是石子!!!夏耀無法接受自己是說瞎話遭報應才吃到的石子,堅定地認為袁縱是成心的,成心要硌他牙!

“袁縱呢?把他叫過來!”

服務員說:“袁總炒完菜就出去了。”

“去哪了?”

“這我就不太……”

正說著,夏耀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王治水打來的。

“夏耀阿!告訴你一個天大的喜訊,那賤小子終于派人來收拾我了,哈哈哈哈……終于讓老子給盼來了,終于要挨打了……”

夏耀嘴角扯了扯,挨打還這么高興。

“你現在在哪?”

王治水剛報了一個地址,那邊就傳來一陣叫罵聲,跟著電話就掛斷了。

宣大禹恍惚聽到了王治水的聲音,但又沒聽清楚說的是什么,便朝夏耀問:“怎么了?”

“沒事,快點兒吃飯吧,吃完了咱倆開車出去轉轉。”

王治水的手機被砸到地上,衣領被薅起,作勢要往車上拽。王治水急忙扼住那個人的手腕,說:“別換地兒,就在這打!”

“行啊,挺有種啊……”領頭的磨牙,“以為我們不敢在這大街上動手?告訴你,爺還真就不怕這個!”

王治水更有種地說:“打!使勁打!往死了打!”

聽王治水這么一說,領頭的倒有點兒顧忌了,瞇縫著眼睛打量著王治水,語氣里透著一股狠勁,“你真以為我不敢打你?”

“我沒以為你們不敢打我!”王治水急了,“我知道你們敢打,我就想讓你們快點兒打!打完了我還回家吃飯呢!”

領頭的狠狠一笑,“我就不快打,我就讓你體驗體驗死到臨頭的那種感覺。”

王治水急得都作揖了,“我求求你了,趕緊打吧!!”

再不打宣大禹的車都開過來了……

“大哥,這小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旁邊耍棍子的人問領頭的。

領頭的也有點兒犯嘀咕,“是特么不像正常人。”

王治水點頭,“對,對,我就是精神有毛病,你們別跟我廢話了,趕緊下手吧。”

“你丫最好別給我整幺蛾子!”領頭的指著王治水的腦袋警告。

“哎喲喂,急死我了!我能整什么蛾子啊?趕緊來吧,快點兒!還特么用我請你們怎么著?要不我給你們一人發二百?”

領頭的還是不動。

王治水一巴掌抽過去,“操,還得讓我先動手!”

果然,這一巴掌下去戰火立刻點燃,一瞬間拳頭鞋底啪啪往身上掃。王治水剛挨了兩下就受不了了,殺豬一樣嗷嗷叫喚。開始還說一些煽風點火的臟話,后來一疼起來就暴露出小混混氣場,在地上打滾求饒好不孫子!

天啊!趕緊來吧!疼死爺了……不行了……

夏耀正風馳電掣地往這邊趕,突然踩了一腳剎車,拳頭砸在方向盤上。

“我草,竟然堵車了!”

宣大禹不以為意,“北京不是天天堵么?”

問題是今兒這日子不能堵啊……夏耀起急冒火,“就前邊那輛車,操,有沒有點兒素質啊!還尼瑪鉆,還尼瑪鉆!就因為你們這幫孫子,才會堵成這樣!”狂按喇叭,“你怎么這么肉啊?快點兒成不成啊?會不會開車啊?”

宣大禹盯著旁邊的“炸毛雞”看了好半天,咂咂嘴,“咱是來遛彎兒的,不是去奔喪,你那么著急干什么?”

夏耀擦擦額頭的汗,喘了兩口粗氣,閉嘴了。

王治水這邊早已沒了最初的底氣,連哭帶嚎,爺爺都喊出來了,“你們歇會兒成不成?一會兒再打……啊……老這么打不……啊啊……不累么?……”

后來王治水的腦袋讓鞋底兒一陣蹬踹,抬都抬不起來了,一邊用牙啃著馬路一邊哀嚎:夏耀啊,你丫是不是耍我呢?攏共才這么遠,走都應該走過來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