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把我唱給你聽]

這是我認識的最幸福的一對小情侶。

男生抱著吉他,剔除所有枝蔓,不卑不亢地活在當下。女孩子不帶一絲鉛華,陪伴著愛人身無分文浪蕩天涯。

他們是我認識的最幸福的一對小情侶。

男生抱著吉他,剔除所有枝蔓,不卑不亢地活在當下。

女孩子不帶一絲鉛華,陪伴著愛人身無分文浪蕩天涯。

他們是真窮,他們也是真不在乎自己窮。他們在某一個領域里實現著超越自我,并愿意虔心去尋找本我的出口。

在酒吧喝碗小米粥過大年

2010 年麗江的大年初一,我站在大冰的小屋門前啃蘋果。一個穿灰布棉袍的女孩子不知道從哪里忽然間冒了出來,她彎著腰,深深地沖我作了個揖,嘴里大聲吼著:“大冰哥,恭喜發財,長命百歲。”

我被嚇了一跳,一塊蘋果卡住嗓子,“吭吭”地咳了起來。那女孩站直身子,咧著嘴沖我傻笑。她身后慢慢踱過來一個長頭發的年輕男孩,身著一件藏青對襟棉襖。男孩頗有古風地沖我抱了一下拳,很自然地沖我伸過來一只手。

伸手的姿勢極其類似形意拳的起勢—有殺氣。

我心頭一凜。當機立斷咽下蘋果,迅速后撤半步,沉肩側膀力蘊丹田。同時,在電光火石的一剎那,用余光衡量了一下和門口那堆板磚之間的距離。

這些年口誅筆伐的事兒沒少干,網上和人也約過架。腦子飛速轉著:再怎么說都是些口舌之辯觀念之爭。我應該沒給人制造過殺父奪妻之仇、砸硬盤刪數據之恨吧,至于大年初一來尋仇嗎?還祝我長命百歲?

長命百歲還是償命擺睡?怎么個意思?正話反說嗎英雄?那恭喜發財就是要踢館砸場子的意思嘍?是禍躲不過,一口罡氣在,能把我怎么著!我定睛向那來者望去。

……完全不認識他們倆其中任何一個。

那男孩子伸過來的手,手心朝上,五指微彎曲成鷹爪之勢,沖虛抱圓,力道蓄而不發。我在心底暗贊一聲:高手哦!一看就是練過內家拳的。大凡練家子過招,講究手是兩扇門,全靠腳踢人。以我倆之間不到半米的距離,他不可能使出側身踹或是高鞭腿這些招式。

難道……難道此人秉承古訓,修習的是硬橋硬馬的八極拳或查拳炮錘?!

所謂南拳北腿,北派武術雖以腿法見長,但傳統上講究近身技擊,踢不過膝。在這種距離,他若不用拳而是抬腿,勢必是力道生猛且抬腿必中。若果真如此,我若想自保,只剩一條路走了!豁出去挨一腳,也要死死抱住小腿。

所謂會打的不如會踢的,會踢的不如會摔的。少爺我也在內蒙古錫林郭勒西烏珠穆沁旗學過三個月的正宗博克摔跤!我就不信一個德合勒摔不倒你……摔不倒的話,立馬去旁邊摸板磚!—所謂赤手空拳的怕拿刀的,拿刀的怕舞棍的,舞棍的怕飛板磚的……

有時候,文字是多么的蒼白和啰唆,話說這一切實際上只發生在短短幾秒鐘之內,可這幾秒鐘卻需要我用一二百字才寫得明白。

我暗咬后槽牙,低頭死盯他的兩條腿。

他腳上穿著一雙棉拖鞋,他穿一雙三十塊錢的居家保暖大嘴猴棉拖鞋怎么踹我?!

難道,難道他不是來揍我的?難道他伸手過來是要和我握手?難道那個女孩子祝我長命百歲不是在說反話?可手心朝上明顯也不是要握手的意思啊?

我覺得脖頸子開始發硬人開始發僵,那種感覺極其類似第一次上臺主持節目時,當著八百名觀眾忘詞的那種感覺。鞭炮聲噼里啪啦響著,我們仨就那么杵在那兒。女孩和男孩穿著棉拖鞋,一臉自然加坦然的表情盯著我……

過了好一會兒,女孩子終于開口說話,她低聲提示我說:“紅包……”

我琢磨過味兒來了,慌忙掏衣兜摸褲兜兒,手忙腳亂地遞過去一張人民幣。

男孩看也不看就接了過來,自自然然地裝進一個小包包里。兩人沖我一笑,轉身站在老兵火塘的門口,女孩子沖里面大吼:“老兵哥,恭喜發財,長命百歲……”

我很心痛,因為剛才慌忙中遞過去的是張紅色的大票子。但同時又真心欣賞這兩個小孩兒臉上那天經地義的表情,以及女孩子身上民國款式的棉袍子,有板有眼的作揖動作,男孩子那取之有道的伸手姿勢……大過年的,一百塊錢買個揖,勉強劃算吧。

當天晚上,我又見到了他們。大約九點半,我坐在小屋里給一幫西班牙客人演示口弦。小男生和小女生探進來兩只腦袋,這次是一起吼:“大冰哥,新年快樂,萬事如意,恭喜發財,長命百歲……”

我慌忙沖他們擺手,站起來給他們作揖。我說:“兩位好漢,沒你們這么要壓歲錢的哈,我又不是地主土豪,沒必要這么接二連三地來分我的浮財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