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破爛仙人三登仙京

“恭喜你,太子殿下。”

聞言,謝憐抬頭,未語先笑,道:“謝謝。不過,能不能問一下恭喜我什么呢?”

靈文真君負手而立,道:“恭喜你摘得了本甲子‘最盼望將其貶下凡間的神官’榜的第一名。”

謝憐道:“不管怎么說,總歸是個第一名。但我想既然你恭喜我,那應該的確是有可喜之處的?”

靈文道:“有。本榜第一,可以得到一百功德。”

謝憐立刻道:“下次如果還有這樣的榜,請一定再捎上我。”

靈文道:“你知道第二名是誰嗎?”

謝憐想了想,道:“太難猜了。畢竟若論實力,我一人應當是可以包攬前三甲的。”

靈文道:“差不多了。沒有第二名。你一騎絕塵,望塵莫及。”

謝憐道:“這可真是不敢當。那上一甲子的第一名是誰?”

靈文道:“也沒有。因為這個榜是從今年,準確地來說,是從今天才開始設的。”

“咦,”謝憐一怔,道,“這么說,這不會是專門為我設的一個榜吧。”

靈文道:“你也可以認為只是因為你恰好趕上了,就恰好奪魁了。”

謝憐笑瞇瞇地道:“好吧,這么想的話,我會更高興一點。”

靈文繼續道:“你知道為什么你會奪魁嗎?”

謝憐道:“眾望所歸。”

靈文道:“讓我告訴你原因。請看那個鐘。”

她抬手指去,謝憐回頭望去,所見極美,望到一片白玉宮觀,亭臺樓閣,仙云繚繞,流泉飛鳥。

但他看了半天,問:“你是不是指錯方向了?哪里有鐘?”

靈文道:“沒指錯。就是那里,看到了嗎?”

謝憐又認真看了,如實道:“沒看到。”

靈文道:“沒看到就對了。本來那里是有個鐘的,但是你飛升的時候把它震掉了。”

“……”

“那鐘比你的年紀還大,卻是個好熱鬧的活潑性子,但凡有人飛升,它都會鳴幾下來捧場。你飛升那天震得它瘋了一樣狂響,根本停不下來,最后自己從鐘樓上掉下來了,這才消停。掉下來還砸著了一位路過的神官。”

謝憐道:“這……那現在好了沒?”

靈文:“沒好,還在修。”

謝憐:“我說的是被砸到的那位神官。”

靈文道:“砸的是一位武神,當場反手就把它劈成了兩半。再來。請看那邊那座金殿。看到了嗎?”

她又指,謝憐又望,望到一片渺渺云霧中璀璨的琉璃金頂,道:“啊,這次看到了。”

靈文道:“看到了才不對。那里本來什么都沒有。”

“……”

“你飛升的時候,把好些位神官的金殿都給震得金柱傾倒、琉璃瓦碎,有的一時半會兒修不好了,便只好臨時搭幾座新的湊合了。”

“責任在我?”

“責任在你。”

“唔……”謝憐確認了一下,“我是不是剛上來就把很多神官都得罪了?”

靈文道:“如果你能挽回的話,也許不會。”

“那我要怎么樣才能挽回呢?”

“好說。八百八十八萬功德。”

謝憐又笑了。

靈文道:“當然,我知道,十分之一你都是拿不出來的。”

謝憐坦誠地道:“怎么說呢,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你就是要萬分之一,我也是拿不出來的。”

凡間信徒的信仰化為神官的法力,而他們的每一份香火與供奉,則被稱為“功德”。

笑完了,謝憐嚴肅地問:“你愿不愿意現在把我一腳從這里踢下去,再給我八百八十八萬功德。”

靈文道:“我是個文神。你要人踢也該找個武神。踢得重一些,給得多一些。”

長嘆一聲,謝憐道:“容我再想一想怎么辦罷。”

靈文拍了拍他肩膀,道:“莫慌,車到山前必有路。”

謝憐道:“我是,船到橋頭自然沉。”

若是在八百年前仙樂宮最鼎盛的時期,八百八十八萬功德又有何難,太子殿下揮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但今時不同昔日,他在凡間的宮觀早就燒得一間都不剩。沒有信徒,沒有香火,沒有供奉。

不消說了。反正就是沒有,沒有,什么都沒有!

一個人蹲在仙京大街邊頭痛了半天,他才忽然想起來,他飛升快三天了,還沒進上天庭的通靈陣,方才忘了問口令是什么了。

上天庭的神官們聯合設了一套陣法,可以令神識在陣法內即時通靈傳音,飛升之后必須要進陣。但需要知道口令,神識才能搜到特定的通靈陣。謝憐上次入陣已經是八百年前的事了,壓根不記得口令是什么了,他神識放出去搜了一通,看著一個陣有點像,胡亂進去了。甫一入陣便被四面八方涌來的狂呼沖得東倒西歪:

“開盤下注買定離手,來賭這次我們太子殿下到底能堅持多久才會再下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