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破爛仙人三登仙京

昔年的主上淪為無香火無宮觀無信徒的三無笑柄,兩名座下侍從卻都渡了天劫,飛升為坐鎮一方的大武神,這般境況,任誰也沒法不多想。如果要謝憐在風信和慕情中選究竟哪一個更讓他尷尬,他會說“都還好啊!”但如果讓旁人來選,他們是更想看謝憐和風信互毆,還是更想看謝憐和慕情互毆,那大家就各有口味了。畢竟都有充足的互毆理由,難分高下。

所以,風信那邊許久無人應答,竟是一句不接,直接隱了,大家都十分失望。謝憐則收了個尾,再打自己幾大板,道:“我也沒料到會鬧成這樣,非是存心,給諸位添麻煩了。”

慕情涼颼颼地道:“哦,那還真是太巧了。”

好巧,謝憐也覺得真是太巧了,怎么會剛好砸了慕情,又拆了風信,教旁人來看,簡直就像是他在蓄意報復。可事實如此,他就是那種,在一千杯酒里選一杯下毒、無論怎么選都絕對會選到毒酒的人。但人家心里怎么想,你也沒辦法,謝憐也只能道:“各位的金殿和其他損失我會盡力補救,還望能給我一點時間。”

雖說是用拂塵尾巴想也知道,慕情肯定還想繼續吹涼風,但畢竟他的金殿又沒受損,砸到他的鐘還被他劈了,再咄咄逼人就顯得難看了,有失身份,于是,他也隱了不語。謝憐一看,爛攤子都自己走了,便趕緊的也跑了。

他尚是認認真真地在思索該上拿去弄來這八百八十八萬功德,第二日,靈文便請他去了一趟靈文寶殿。

靈文是司人事的神官,掌人事亨通、平步青云,整座寶殿從地面到穹頂堆滿了公文和卷軸,那景象十分震撼,使人驚恐萬狀。謝憐一路走來,每個從靈文殿出來的神官都托著過人高的公文,面無人色,不是一臉崩潰就是一臉麻木。進了大殿,靈文轉身,開門見山:“殿下,帝君有事相求,你可愿助他一臂之力?”

天界有許多位真君、元君,但能稱帝君的,只有一位。這位若是想做什么事,那可是從來用不著求別人的。因此,謝憐怔了怔,才道:“何事?”

靈文遞給他一只卷軸,道:“近來北方有一批大信徒頻頻祈福,想來很不太平。”

所謂大信徒,一般指三類人:第一類,有錢人,出錢燒香做法事、修建宮觀廟宇;第二類,能向旁人宣法講道的傳道者;第三類,身心徹底貫徹信念者。其中以第一類最多,越是有錢人越是敬畏神鬼之事,而天底下有錢人如過江之鯽;第三類最少,因為如果真能做到這一步,那么這個人境界一定很高,離飛升也不遠了。這里所說的,明顯就是第一類人。

靈文道:“帝君目下顧不上北方,若你愿意代替他去一趟,屆時無論這批大信徒還愿時供奉功德幾何,盡數奉于你壇上。你看如何?”

謝憐雙手接過卷軸,道:“多謝。”

這分明是君吾在幫他的忙,卻反過來問他愿不愿意幫自己的忙,謝憐哪里看不出來,但也找不到更能表達心中所思的言辭來代替這二字了。靈文道:“我只負責辦事,要謝便等帝君回來你再自己向他道謝吧。對了,你可需要我給你借什么法寶?”

謝憐道:“不必了。便是給了我法寶,我下去就沒法力了,也不能用啊。”

謝憐被打下去兩次,法力盡失。在天界還好說,天界乃諸天仙宮薈萃之地,靈氣充沛,源源不絕,信手拈來便可化為己用,一旦回到人間,那他可就傻了,要想斗法,只能湊合著找人借點來用,多有不便。

靈文思忖片刻,道:“那最好還是借幾名武官來助你一臂之力。”

現任的武神們不是不認識自己就是不待見自己,這點謝憐還是清楚的,他道:“也不必了。你借不來人的。”

靈文卻自有考量,道:“我且試試。”

試不試都沒差,謝憐既不贊同也不反對,由她去試。于是,靈文便進了通靈陣,朗聲道:“諸位,帝君北方有要務,急需用人。哪位武神殿下能從殿里撥兩名武官過來?”

話音剛落,慕情的聲音就輕飄飄地冒了出來:“聽說帝君現下不在北方,怕是給太子殿下借的吧。”

謝憐心想:“你是一天到晚都守在通靈陣里嗎……”

靈文跟他想到一塊兒去了,心中直想把妨礙她辦事的慕情一巴掌拍出陣外,口上笑道:“玄真,我這兩天怎么老是在陣里看到你,看來最近你是偷得浮生半日閑了?恭喜恭喜。”

慕情淡淡地道:“手傷了,在養傷。”

諸位神官心道:“你那手往日劈山斷海也不在話下,劈個傻鐘還能怎么你了?”

靈文本想先騙兩個過來干活再說,豈止慕情一猜便知,偏生還說出來,這下肯定找不著人了。果然,半晌無人影響,謝憐也不覺有甚,對她道:“你看,我說過借不來人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