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鬼娶親太子上花轎

一個轎夫沒留神,一腳踩中一條胳膊,率先大叫,送親的隊伍立刻炸開了鍋,好家伙,一行人“刷刷刷”的便掏出了一片白花花的大刀,喊:“怎么了?!來了嗎?!”也不知原先都藏哪兒了。街上嚷成一片,謝憐再定睛一看,那分離的頭身,竟不是個活人,而是一個木頭娃娃。

扶搖又道:“太丑了!”

恰好茶博士提著銅壺上來,謝憐想起他昨日神氣,道:“店家,我昨日便見這群人在街上吹吹打打,今天又見,他們這是在做什么?”

茶博士道:“做死。”

“哈哈哈……”

謝憐也不意外,道:“他們這是想把那鬼新郎引出來么?”

茶博士道:“還能是想做什么呢?有個新娘子的爹重金懸賞找他女兒,抓那鬼新郎,這群人就整天這般烏煙瘴氣地鬧。”

這懸賞的那個爹,必然便是那位官老爺了。謝憐又看了一眼地上那粗制濫造的女人頭,心知他們是想用這假人偽裝新娘子。

只聽扶搖嫌惡道:“我要是鬼新郎,送一個這樣的丑東西給我,我就滅了這個鎮。”

謝憐道:“扶搖,你這話太不像一個仙家該說的了。還有,你能不能把翻白眼的習慣改過來,不如你先給自己定一個小目標,一天先只翻五次之類的。”

南風道:“你給他定一天五十次他都不夠用!”

這時,隊伍里突然鉆出一個的小青年,精神抖擻,看樣子是個領頭的,振臂高呼:“聽我說,聽我說!這樣下去根本沒用!這幾天咱們跑了多少趟了?那鬼新郎被引出來了嗎?”

眾大漢紛紛附和抱怨,那小青年道:“依我看,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沖進與君山里,大家搜山,把那個丑八怪抓出來殺了!我帶頭,有血性好漢子都跟我來,殺了丑八怪,賞金大家分!”

一群漢子先是稀稀拉拉地和了幾句,逐漸聲音加大,最后所有人都響應起來,聽起來竟也聲勢浩大。謝憐問道:“丑八怪?店家,他們說的這丑八怪怎么回事?”

茶博士道:“據說鬼新郎是個住在與君山里的丑八怪,就是因為太丑了,沒有女人喜歡,所以才心生怨恨,專搶別人的新娘子,不讓人成好事。”

靈文殿的卷軸上沒有記錄這個,謝憐道:“有這種說法嗎?莫不是猜測?”

茶博士道:“那誰知道,據說不少人都見過,什么整張臉都纏著繃帶,眼神兇惡,不會說話只會呼嚕呼嚕狼狗一樣地叫。傳得神神叨叨。”

扶搖道:“臉上纏著繃帶,未必就是丑,也有可能是因為太美不想讓人看見。”

茶博士無語片刻,道:“那誰知道,反正我是沒見過。”

這時,街上傳來一個少女的聲音,道:“你們……你們別聽他的,不要去,與君山里很危險的……”

躲在街角說話的,正是昨晚上來南陽廟祈福的那名少女小螢。

謝憐一看到她就覺得臉有點痛,無意識抬手摸了摸。

那小青年見了她就沒好顏色,推了她一把,道:“大老爺們說話,一個小娘插什么嘴?”

小螢被他一推,有點瑟縮,鼓起勇氣,又小聲道:“你們別聽他的。不管是假送親,還是搜山,都那么危險,這不是在送死嗎?”

小青年道:“你說得好聽,咱們大家伙兒是拼了姓名為民除害,你呢?自私自利,不肯假扮新娘子上轎子,為了咱們這里老百姓這點勇氣都沒有,現在又來妨礙咱們,你安的什么心?”

他每說一句就推那少女一把,看得店里的人都皺起了眉。謝憐一邊低頭解腕上繃帶,一邊聽到茶博士道:“這個小彭頭,之前想哄這姑娘扮假新娘,嘴里跟抹了蜜似的,姑娘不肯,現在又是這幅嘴臉了。”

街上,一群大漢也道:“你別站在這里擋道了,邊兒去邊兒去!”小螢見狀,一張扁臉漲得通紅,淚水在眼眶里打轉轉,道:“你……你何必非要這樣說話?”

那小青年又道:“我說的是不是對的?我讓你假扮新娘子,你是不是死都不肯?”

小螢道:“我是不敢,可是,你也不用劃、劃破我裙子……”

她一提這事,那小青年瞬間被戳了痛腳一般跳將起來,指著她鼻子道:“你這個丑八怪少在這里含血噴人!我劃破你裙子?你當我瞎了眼!誰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想露給人看,自己給劃的?誰知道你這丑臉裙子破了也沒人看,你可別想賴我頭上!”

南風實在聽不下去了,茶杯“喀喀”一下碎在手里。正當他要起身時,身旁白影一飄。而那邊正一蹦三尺高的小彭頭大叫一聲,捂臉一屁股跌到地上,指縫間滴滴答答的鮮血流出。

眾人根本沒來得及看清怎么回事,他便已坐在了地上,還以為是小螢暴起,誰知再看她,已是根本看不到了,一名白衣道人擋在了她身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