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鬼娶親太子上花轎

那花轎,通體轎衣皆是大紅綢緞,彩線繡著花好月圓龍鳳呈祥。南風與扶搖兩人一左一右,護行于花轎之側。謝憐端坐轎中,隨轎夫行走,悠悠晃晃。

八抬大轎的八個轎夫,皆是武藝超群的武官。南風與扶搖為了找武藝高強的轎夫假扮送親隊伍,直接上那位官老爺的宅邸露了一手,言明是要去夜探與君山。那位老爺二話不說便拉了一排人高馬大的武官出來。然而,之所以要找武藝超群的,并不指望他們能幫上忙,只是要他們在兇鬼發難時足夠自保逃跑罷了。

可事實上,這八名武官心里還反過來不大看得起他們。他們在府中是一等一的好手,上哪里不是群雄領袖?這兩名小白臉居然一上來就騎他們頭上,還令他們做轎夫,可以說是非常不快了。主人命令不可不從,強按心中不屑,但心中有氣,難免發作,故意時不時腳下一歪、手上一震,一頂轎子抬得顛顛簸簸。外人看不出來,可坐在轎子里的人只要稍嬌弱一些,怕是就要吐個昏天黑地了。

顛著顛著,果然聽到轎子里的謝憐低低嘆了口氣,幾名武官忍不住暗暗得意。

扶搖在外面涼涼地道:“小姐,你怎么了?高齡出閣,喜得流淚嗎。”

確實,新婦出閣,不少都是要在花轎上抹淚啼哭的。謝憐啼笑皆非,開口時卻聲線平和自如,竟沒有一絲被顛來倒去的難受,道:“不是。只是我忽然發現,這送親隊伍里少了很重要的事物。”

南風道:“少了什么?該準備的我們應該都準備了。”

謝憐笑道:“兩個陪嫁丫鬟。”

“……”

外邊兩人不約而同看了一眼對方,不知想象到什么畫面,俱是一陣惡寒。扶搖道:“你就當家中貧窮,沒錢買丫鬟,湊合著罷。”

謝憐道:“好罷。”

轎夫武官們聽他們一番插科打諢,皆是忍俊不禁,這么一來,心頭不滿之意倒是消散了不少,親近之意略多了幾分,轎子也穩當了起來。謝憐便又靠了回去,正襟危坐,閉目養神。

誰知,未過多久,一串小兒的笑聲突兀地響起在他耳邊。

咯咯桀桀,嘻嘻哈哈。

笑聲如漣漪般在山野之中擴散開來,空靈且詭異。然而,花轎并未停頓,照樣走得穩穩當當。甚至連南風與扶搖都沒出聲,似是沒發現任何異狀。

謝憐睜開了眼,低聲道:“南風,扶搖。”

南風在花轎左邊,問:“怎么了?”

謝憐道:“有東西來了。”

此時,這支“送親隊伍”已漸入與君山深處。

四野愈寂,就連木轎嘎吱作響之聲、踏碎殘枝枯葉之聲、轎夫們的呼吸之聲,在這一派寂靜之中,也顯得略微嘈雜了。

而那小兒的笑聲,還未消失。時而遠,仿佛在山林的更深處,時而近,仿佛就趴在轎子邊。

南風神色凝肅道:“我沒聽見任何聲音。”

扶搖也冷聲道:“我也沒有。”

其余的轎夫們,就更不可能有了。

謝憐道:“那即是說,它是故意只讓我一個人聽見的了。

八名武官本來自恃武藝高強,加之覺得鬼新郎娶親并無規律,今夜必定無功而返,并不如何畏懼,但不知怎的,忽然就想到了之前那四十名莫名失蹤的送親武官,有幾位的額角微微冒出了冷汗。謝憐覺察到有人腳步凝滯了,道:“別停。裝作什么事都沒有。”

南風揮手,示意他們繼續走。謝憐又道:“他在唱歌。”

扶搖問道:“在唱什么?”

細細聽辯那小兒的聲音,謝憐一字一句、一句一頓地道:“新嫁娘,新嫁娘,紅花轎上新嫁娘……”

在寂夜之中,他這略為遲緩的聲音一清二楚,分明是他在念,但那八名武官卻仿佛聽到了一個童稚的幼兒之聲,正在和他一起唱著這支古怪小謠,心下毛骨悚然。

謝憐繼續道:“淚汪汪,過山崗,蓋頭下莫……把笑揚……鬼新……鬼新郎嗎?還是什么?”

頓了頓,他道:“不行。它一直在笑,我聽不清了。”

南風皺眉道:“什么意思?”

謝憐道:“字面意思。就是讓坐在轎子里的新娘,只要哭,不要笑。”

南風道:“我是說這個東西跑來提醒你是什么意思。”

扶搖卻永遠有不同意見,道:“它未必就是在提醒,也有可能是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其實笑才能安然無恙,但它的目的就是騙人哭。難保以往的新娘不是就這么上了當的。”

謝憐道:“扶搖啊,普通的新娘子,在路上聽到這種聲音,怕是嚇都要嚇死了,哪里還笑得出來。而且,不管我哭還是笑,最壞的結果是什么?”

扶搖道:“被劫走。”

謝憐道:“我們今夜出行的目的,不就是這個嗎?”

扶搖鼻子里出了一聲,倒也沒再繼續反駁。謝憐道:“還有,有一件事,我覺得必須得告訴你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