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鬼娶親太子上花轎

給,或是不給?

謝憐不動聲色,尚未考慮好,是該繼續這般我自巋然八風不動地坐下去,還是該佯作驚慌失措的新嫁娘怯怯地往后躲去,那只手的主人卻頗有耐心,也頗有風度,他不動,他也不動,似乎就這么等著他的答復。

半晌,鬼使神差地,謝憐伸出了手。

他站起身來,要去撩開簾子下轎,對方卻已先一步,為他挑起了紅簾。來人握住了他的手,卻并未握得太緊,仿佛是怕捏痛了他,竟是給人一種小心翼翼的錯覺。

謝憐低著頭,由他牽著,慢慢出了轎子,眼下瞥見腳下橫著一匹被若邪綾絞死的狼尸,心念微轉,腳下微微一絆,一聲驚喘,向前倒去。

來人立刻反手一扶,接住了他。

這一扶,謝憐也是反手一握,只覺摸到了什么冷冰冰的事物,原來,來人手上戴著一雙銀護腕。

這護腕華麗精致,花紋古拙,其上雕著楓葉、蝴蝶、猙獰的猛獸,頗為神秘,也不似中原之物,倒像是異族的古物。堪堪扣住這人手腕,顯得精煉利落。

冰冷的銀,蒼白的手,毫無生氣,卻有幾分殺氣與邪氣。

他那一摔乃是裝模作樣,有心試探,若邪綾一直都在喜服寬大的袖子下緩緩纏繞著,蓄勢待發。然而,來人卻只是牽著他手,引著他往前走。

謝憐一來蓋著蓋頭識路不清,二來有心拖延時間,因此,故意走得極慢,而對方竟也配合著他的步伐,走得極慢,另一只手還不時過來牽一牽他,仿佛是怕他再摔倒。盡管謝憐心中是十二萬分的警惕,被這般對待,也忍不住想:“若這當真是一位新郎,倒也真是溫柔體貼到極致了。”

這時,他忽然聽到了一個極為輕靈的叮叮之聲。兩人每走一步,那聲音便清凌凌地響一響。正當他在琢磨這是什么聲音時,四下忽然傳來陣陣野獸壓抑的低哮。

野狼!

謝憐身形微動,若邪綾忽地在他腕上一收。

誰知,他還沒有任何動作,那牽著他的人卻在他手背上輕輕拍了兩下,仿佛是在安撫,讓他不要擔心。這兩下,輕得簡直可以說是溫柔了,謝憐微微一怔,而那陣陣低哮已經壓了下去。再一細聽,他忽然發現,這些野狼,并不是在低哮,而是在嗚咽。

那分明是一種野獸恐懼到了極致、動彈不得、垂死掙扎時的嗚咽。

他對來者何人的好奇,愈加強烈了。直想掀了蓋頭,看一眼再說,可也心知如此不妥,只能透過紅蓋頭下方的縫隙,管中窺豹。所見的,是一片紅衣的下擺。而紅衣之下,一雙黑皮靴,正在不緊不慢地走著。

那雙小黑皮靴收得緊緊,往上是一雙修長筆直的小腿,走起路來,煞是好看。黑靴側面掛著兩條細碎的銀鏈,每走一步,銀鏈搖動,發出清脆的叮叮聲響,煞是好聽。

這腳步漫不經心,帶著輕快,更像是個少年。然而,他每一步卻都又成竹在胸,好像沒有任何人能阻礙他的步伐。誰若敢擋他的路,誰就等著被他碾得粉碎。如此,倒是教謝憐說不準,這到底是位什么樣的人物了。

正當他兀自思量之際,忽然,地上一樣白森森的東西闖入了他的眼簾。

那是一顆頭骨蓋。

謝憐腳下凝滯了片刻。

他一眼便看出來,這顆頭骨的擺放方式有問題。這分明是某個陣法的一角,若是觸動了它,怕是整個陣法都會瞬間向這一點發動攻擊。但看那少年步伐,似乎壓根沒注意到那里有個東西。他正在想要不要出聲提醒,只聞“喀啦”一聲慘不忍聽的脆響,就見這少年一腳下去,頃刻便把這顆頭骨蓋踩得粉碎。

然后,他仿佛什么都沒感覺到一般,漠然地踩著這堆齏粉走過去了。

謝憐:“……”

他居然,就這么一腳,把整個陣法,踩成了一堆廢粉……

這時,那少年腳下一頓。謝憐心中一動,心想他是不是該有所動作了,那少年卻只停留了片刻,便繼續引他前行。走了兩步,上方忽然一陣“滴滴答答”之聲,仿佛點點雨珠打在傘面之上。原來,方才,那少年是撐起了一把傘,擋在二人頭上。

雖然不合時宜,謝憐心中也忍不住贊了一聲他真體貼,但心里還是頗為奇怪:“下雨了嗎?”

魆魆黑山,莽莽野林。遠遠群山深處,狼群對月長嗥。不知是不是因為方才在山中進行了一場廝殺,冷冷的空氣中,還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斯情斯景,詭魅至極。但那少年一手牽他,一手撐傘,緩緩前行,卻是無端一派妖艷的風月無邊,款款繾綣。

那陣奇異的雨來得奇,去得也奇,不一會兒,那雨珠打傘的滴滴之音便消失了。而那少年也駐足立定,似乎收起了傘,同時,終于收了手,向他走近了一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