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山鎖古廟倒掛尸林

扶搖注意到有個小螢縮在人群里,皺眉道:“怎么這里還有女人?”

他語氣雖不火爆,但也無甚善意,小螢聽了低下了頭。謝憐道:“她怕出事,上來看看。”

扶搖問旁人:“你們是跟她一起上來的嗎?”

眾人先是猶疑,后道:“不記得了。”“說不清。”“不對,我們上來的時候沒有她吧!”“我反正沒看到。”“我也沒看到。”

小螢忙道:“因為我是偷偷跟來的……”小彭頭立馬道:“你為什么要偷偷跟上來?你是不是心虛?你是不是鬼新郎假扮的?”

此言一出,小螢四周霎時空出了一大片,她手忙腳亂地擺手,道:“不是……不是,我是小螢,我是真的!”她對謝憐道:“公子,我們才見過的!我給你上胭脂,給你梳妝打扮過的……”

謝憐:“……”

眾人都盯過來看他,有人開始竊竊私語,他零星聽見了“喜好”“異于常人”“不敢相信”等字眼,咳了兩聲,道:“這,任務需求。任務需求。南風扶搖,你們……”

他一轉頭,這才發覺,南風與扶搖也一直目光詭異地盯著他,而且腳下很克制地與他拉開了一點距離。

謝憐被他們這種目光看得渾身毛毛,道:“……你們有沒有什么想說的。”

他哪里知道,姑娘家的點妝筆是何等鬼斧神工,直教他修眉化秀眉,面若敷玉粉,胭脂點絳唇。若是不開口,那就是個溫柔婉轉的美貌大姑娘。導致這兩人看著他就心頭巨震,難以置信,懷疑人生,渾身不自在。臉還是那張臉,但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跟什么人說話了。扶搖問南風:“你有什么想說的。”

南風馬上搖頭:“我沒什么想說的。”

“……”謝憐道,“你們還是說點什么罷。”

這時,人群中道:“咦?這是間明光廟?”“這山里居然還有一間明光廟?稀奇了,我還從沒見過。”

眾人紛紛看起了稀奇。謝憐卻忽道:“對,明光廟。”

南風聽出他語氣有異,道:“怎么了?”

謝憐道:“北方明明是明光將軍的地盤,他香火又不是不旺,法力也不是不強,但是,為什么與君山山下卻只有南陽廟?”

那官老爺向神武大帝祈福,倒是很好理解,因為神武大帝乃千年第一武神,地位高于明光將軍,自然是越往上頭求越保險。可明光將軍與南陽將軍地位平等,相差無幾,真要論起來,這位明光將軍可是有九千宮觀的,比南陽還多一千,實在想不出來,為何非要舍近求遠。他又道:“照理說,就算與君山里的這一間明光廟被那鬼新郎鳩占鵲巢,旁人找不到它,但明明可以再建一間明光廟,為什么卻要建別的武神廟?”

扶搖了悟,道:“一定還有別的原因。”

謝憐道:“是,一定有別的原因,讓與君山一帶的人選擇再也不建明光廟。你們誰再借我點法力,我怕是得去問問……”

這時,有人嚷嚷道:“好多新娘啊!”

一聽這聲音是從廟里傳來的,謝憐猛地轉身。他讓這群人好好待在廟前的空地上,他們竟是置若罔聞,跑進廟里了!

南風喝道:“情況危險,不要亂跑!”

那小彭頭卻道:“大家伙兒別聽他們的,他們不敢動咱們的!咱們是良民,他們還敢真殺了不成?大家都起來,起來起來!”

他竟是吃準了這三人不會當真把他們攔腰打折,肆無忌憚起來了。南風指節咔咔作響,看樣子在憋罵。可身為南陽殿的殿中武官,他還真不能隨意打折哪個凡人的手腳,教哪個監察的神官發現了去告上一狀,那可是不好玩兒的。小彭頭又嘿嘿冷笑:“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們打什么主意。不就是想騙我們不動,獨占功勞,好自個兒去拿懸賞?”

他如此煽動,竟有半數的人都蠢蠢欲動起來,跟著他跑進了廟里。扶搖拂袖漠然道:“隨他們去吧。這群刁民。”竟是厭惡至極,不想管了。而明光廟中,又是一聲慘叫:“這些都是死人啊!”

小彭頭也大驚,道:“都死了?!”“都死了!”“邪門兒了,怎么這個像是死了幾十年還沒爛??”沒兩下,他馬上又想開了:“死了也沒事。把新娘子的尸體運下山去,她們家里人還不得出錢買?”

謝憐目光漸漸沉了下來。而眾人一想,是這個道理。有人唏噓,有人嘀咕,有人又高興起來。謝憐站到廟門口,道:“各位還是先出來吧。這殿后常年無風尸氣沉淀,尋常人吸入體內是要出事的。”

這話聽起來很有道理,眾人正不知該不該聽,小螢小聲道:“大家不要這樣了吧?這里這么危險,要不還是先聽這位公子的,出去坐好吧……”

可這群人連謝憐幾人的話都不聽,哪里會聽她的?沒人理。小螢也不氣餒,又說了幾遍。小彭頭還教他們:“大家伙兒緊著新鮮的尸體挑,太老的尸體她們家里人都不知道在不在世上了,就別費那個勁扛下去了。”居然還有幾人夸他精明能干。謝憐聽了真是哭笑不得,見有人動手動腳,道:“別揭蓋頭!那蓋頭能阻隔尸氣和陽氣。你們人多陽氣太旺,若是給它們吸進去,難保不會發生點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