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12章 紅衣鬼火燒文武廟

那少年的臉上,的確如他原先所想,是一片嚴重燒傷的傷疤。然而,在這連片的血紅傷疤之下,隱約能看到,三四張小小的人臉。

那幾張人臉不過都幼兒掌心大小,歪歪扭扭分布在他臉頰、額頭上。因為被烈火燎過,每張小臉的五官都劇烈地皺縮著,仿佛在痛苦地尖叫。這些尖叫的詭異小人臉擠在他一張原本正常的人臉上,當真是比任何鬼都要恐怖!

看到這張臉的那一瞬,謝憐如同墜入了一個噩夢。巨大的恐懼使他整個人都麻木了,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時候站了起來,他也不知道,自己臉上露出了什么樣的表情,但一定非常可怕。那少年磨磨蹭蹭解下繃帶,原本便惴惴不安,在看到他這種反應之后,他也倒退了兩步,似是知道謝憐無法接受這張臉,像是在保護自己,他猛地捂住了那張恐怖的臉,從地上蹦起,大叫一聲,朝樹林深處逃去。

謝憐這才回過神來,道:“等等!!!”

他邊追邊道:“等等!回來!”

可他畢竟是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而那少年熟悉山中路程,又習慣在黑暗中潛逃躲避,不消片刻便逃得無影無蹤,任他怎么叫也不肯出來。旁邊無人一同尋找,他偏生又法力枯竭,沒法通靈傳音,他在山中一陣飛奔,竟是搜尋了小半個時辰也無果。冷風一吹,他清醒了些,知道一個人沒頭蒼蠅般亂撞也不是辦法,強自鎮定,心道:“也許他會回去帶走小螢姑娘的尸體。”便先折回明光廟前,卻是一怔。

只見許多位黑衣人已聚在廟后的樹林里,神情嚴肅,正在將那被倒掛的四十多具尸體小心地放下來。樹林前有一個長挑的身影抱著雙手,正在監看,轉頭是一張清麗又冷淡的少年面容,正是扶搖。看來他是回去了一趟,帶了一波玄真殿的神官們下來幫忙。

謝憐正要開口,身后一陣足音,南風也送完那幫村民,返了回來。他見此情形,瞟了一眼扶搖,道:“你不是自己跑了嗎?”

這話說得大不中聽,扶搖挑眉不悅。謝憐不想他們在這節骨眼上又生口角,道:“是我讓他回去搬救兵的。”

南風嗤道:“那救兵呢?我以為起碼得請你們家將軍親自下來。”

扶搖淡淡地道:“我回去時已聽說小裴將軍趕下來了,便沒去找我們將軍。況且,就算我去找,他那么忙,也不一定有空下來。”

說實話,依照謝憐對慕情的了解,他便是有空也不會愿意親自下來的。但他眼下根本沒空多想了,略為疲倦地道:“你們先不要吵,先幫個忙,一起找那繃帶少年吧。”

南風皺眉道:“他方才不是跟你在一起,守著那女孩兒的尸體嗎?”

謝憐道:“我讓他把繃帶拿下來,他被我嚇跑了。”

扶搖嘴角一勾,道:“不至于吧。你這女裝也沒可怕到那種地步。”

謝憐嘆道:“怪我當時呆住了沒反應過來。小螢姑娘死了,他原本就大受刺激,又以為我被他的臉嚇到,可能受不了這種打擊,便跑了。”

扶搖皺了皺鼻子,道:“他當真丑到這種程度?”

謝憐道:“不是丑不丑的問題。他……有人面疫。”

聽到那三個字,南風與扶搖的動作和神情都瞬間僵硬。

他們總算知道為什么方才謝憐會呆住了。

八百年前,仙樂古國皇城被一場瘟疫席卷而過,終至滅國。那種瘟疫,患病之人,身上會先浮現一個個小小的腫塊,腫塊越來越大,越來越硬,微微發痛。然后便會發現,這個腫塊開始慢慢有些凹凸不平,三個凹陷,一個凸起,就好像是……眼睛、嘴巴和鼻子。然后五官越來越清晰,最終,長成一個類似人臉的形狀。而如果放任不理,身上就會長出越來越多的人臉。據說,有的人臉,長到最后,長成了型,還會開口說話,甚至尖叫。

而這種瘟疫的名字,就叫做人面疫!

扶搖臉色變了又變,抱著的雙手也放了下來,道:“怎么可能!這種東西幾百年前就被撲滅了,絕對不可能再出現。”

謝憐只說了一句話:“我沒看錯。”

南風與扶搖俱是無法反駁。謝憐說出的這句話,沒有人可以反駁。

謝憐道:“他臉上還有火燒過的痕跡,可能是想把這些壞死的人臉燒掉。”

患人面瘡者,許多人第一反應就是拿刀子把這恐怖的東西割掉,或者用火把它燒死,為此就算割肉斷骨也再所不惜。南風沉聲道:“那他恐怕就不是普通人了,或許也已經在這世上活了幾百年了。先不說別的,他身上的疫病會傳染嗎?”

雖是頭痛欲裂,但這個問題謝憐還是冷靜下來想過的,肯定地道:“不會。人面疫傳染力極強。若那少年身上的疫毒還能傳染,他在與君山藏了這么久,應該整個這一帶都被他傳染了才對。他那疫毒應該是已經……治好了。只是,之前留下的疤痕卻消不掉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