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衣紅勝楓膚白若雪

當然,這話他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不過,也難怪南風與扶搖聽到銀蝶時時會臉色大變了,想來是跟著他們侍奉的兩位神官一起吃過那銀蝶之主的苦頭。

一名神官問道:“太子殿下,你遇到花城,他他他……他對你做了什么啊?”

這語氣,聽上去分明更像是在問“你是少了胳膊還是少了腿”。謝憐道:“也沒有做什么,只是……”說到這里,他竟是有些詞窮,思量著:“只是什么?總不能說,只是劫了我的花轎,牽著我走了一路吧。”無言片刻,只好道:“只是破了女鬼宣姬在與君山內設下的迷陣,把我帶進去了。”

眾位神官都是心下直犯嘀咕,沉吟不語。半晌才有神官問:“諸位,你們怎么看?”

光聽聲音謝憐都能想象各位神官連連搖頭攤手的模樣:

“沒有看法,完全沒有看法!”

“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怪滲人的。”

“花城到底想干什么,一向是誰都搞不懂的……”

雖說是被普及了一通花城是何等的混世魔王,可是,對這個人,謝憐卻并不覺得怎么恐怖。真要說起來,他覺得這次花城還算是幫了他。總而言之,他飛升回天界之后接到的第一樁祈福,應當算是就這樣完成了。

頭先早便說過,此次與君山之行的還愿功德全都算在他身上,雖然那位官老爺因為女兒之死過了許久才記起要還愿,帶著傷心還愿,也不免打了折扣,但七湊八湊,各種放水,八百八十八萬功德,也差不離了。謝憐無債一身輕,心頭晴空萬里,舒暢快美,精神煥發,決定好好做神。最好是能和各位神官成為半個朋友。上天庭的通靈陣雖然安靜,但忙起來也是呼喝連天,平時諸位神官心情好了,或者見到什么有趣的玩意兒,也在陣內說說,點到為止地調笑幾句。他雖然分不清誰是誰,但也默默聽著。不過總不能一直就這么不說話,于是,他聽久了,偶爾也忽然冒出來溫和地說一句:

“真的是非常有趣呢。”

“讀到一首很美的小詩,與諸君分享一下。”

“一個非常有效的治療腰腿疼痛的小秘訣,與諸君分享一下。”

令人遺憾的是,每次他發出這些精心挑選、并且很有益身心的內容,通靈陣內便會一陣沉默。到后來,靈文實在是忍不住了,私底下對他道:“殿下啊,你在通靈陣內發的這些,雖然都很好,不過,哪怕是比你大幾百歲的神官,也不會發的。”

謝憐便覺得有點郁悶。其實明明他也不算年紀最大的,但為何他在眾位神官里卻簡直如同一個跟不上年輕人話題的老年人?大概是脫離天界太久了,又一直孤陋寡聞,不關心外界事物,救不回來了,還是罷了罷了。他放棄了這事,便也不郁悶了。

但還有一個問題:到現在為止,人間還沒有誰為他新建過一座宮觀。也許有,但反正天界沒有搜索到,便沒有任何記錄在冊。須知連土地都好歹有個祠,他身為一名正經八百飛升,還飛升了三次的神官,到如今卻是沒有一座宮觀,也沒有一個信徒供奉,這可真是非常尷尬了。

不過,尷尬也只是其他神官在為他尷尬,謝憐自己仍是覺得也還好。并且他某日一時心血來潮,突發奇想道:“如果沒有人要供我,那我自己供自己應該也可以吧。”

諸位神官都不知該怎么回答。

誰他媽聽過哪個神官是自己供自己的!

做神做得凄慘到這個地步,還有什么滋味!

而謝憐早已習慣他一開口就冷場,覺得如此自娛自樂也不失為一件趣事,一旦做了決定,便又跳下了人間去。

這一次,他落地的地點是一個小山村,名叫菩薺村。

說是山村,其實就是一個小土坡。謝憐見這里青山綠水,稻田綿綿,風景秀美,心道:“這次可真是掉在了一個好地方。”再一看,小土坡上有一個歪歪斜斜的破屋子,四下問問,村民都說:“那屋子廢了,沒主人,偶爾有流浪漢進去睡一晚,隨意住。”這豈不正合他意?當下走近前去。

走近了他才發現,這小木屋遠看很破爛,近看更破爛。四方屋角四個柱子怕是腐朽了兩根,風一吹,整個屋子都嘎吱作響,懷疑隨時會倒。不過,這種程度依然在謝憐可接受范圍之內,進去看了看便收拾起來。

村民們一瞧,居然真的有人要在這里住下,很是驚奇,都湊過來看熱鬧。此地村民倒是都十分熱心,不光送了他一把掃帚,看他打掃得灰頭土臉,還送了他一筐新摘的菩薺。菩薺都削去了皮,一個個白白嫩嫩,甜美多汁。謝憐蹲在破屋門口吃完了,雙手合十甚是幸福,心里決定就叫此處菩薺觀。

菩薺觀里原本便有一張小桌,擦兩下就可以做供臺。謝憐一陣忙活,圍觀的村民看出這年輕人竟是要倒騰出一個小道觀來,更稀奇了,紛紛問道:“你這觀要供的是誰呀?”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