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衣紅勝楓膚白若雪

他神色戲謔,卻莫名有一派無所不知的泰然自若。雖是個少年人的聲氣,嗓音卻比他這個年紀的男孩兒要略為低沉,甚是動聽。謝憐正襟危坐于牛車之上,思量片刻,道:“血雨探花,這一景聽起來仿佛很了不得,這位朋友,你能說說是怎么來的么?”

為表尊重,他還是沒有在朋友前面加一個“小”字。那少年坐得隨意,一條胳膊搭在支起的膝蓋上,整了整箭袖的袖口,漫不經心道:“沒什么大不了的來頭。只不過是他有一次端了另一只鬼的老巢,漫山下了血雨,走人的時候看到路邊一朵花,被血雨打得凄慘,就偏了偏傘,擋了一下。”

謝憐想象了一下那副景象,只覺血雨腥風之中,莫名一派風雅繾綣。他又想起那紅衣鬼火燒三十三神廟的傳說,笑道:“這位花城經常到處打架嗎?”

那少年答:“也沒有經常,看心情吧。”

謝憐問:“他生前是什么樣的人?”

那少年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謝憐問:“他長什么樣?”

這一句問出,那少年抬眼看看他,歪了歪頭,站了起來,到謝憐身邊,并排坐下,反問道:“你覺得,他應該是什么樣子?”

如此近看,更覺這少年俊美得驚人,而且,是一種隱隱帶著攻擊之意的俊美,如利劍出鞘,奪目至極,竟令人不敢逼視。只與他相互凝視了片刻,謝憐便有點兒招架不住了,微微側首,道:“既是一只大鬼王,想來形態變幻多端,有許多不同的模樣。”

見他轉首,那少年挑起一邊眉,道:“嗯。不過,有時候他還是會用本來面目的。我們說的當然是本尊。”

不知是否錯覺,謝憐覺得兩人之間的距離似乎遠了點,于是又把臉轉了回來,道:“那我感覺,他本尊,可能便是如你一般的少年吧。”

聞言,那少年嘴角微彎,道:“為何?”

謝憐道:“不為何。你隨便說說,我也隨便想想。萬事隨便罷了。”

那少年哈哈笑了兩聲,道:“說不定呢?不過,他瞎了一只眼。”

他在自己右眼下點了點,道:“這只。”

這個說法倒是不稀奇。之前謝憐也略有耳聞。在某些傳說版本里,花城的右眼戴著一只黑色眼罩,遮住了他失去的那只眼睛。謝憐道:“那你可知,他那只眼睛是怎么回事?”

那少年道:“嗯,這個問題,很多人都想弄明白。”

旁人想知道是什么讓花城沒了一只右眼,其實便是想知道花城的弱點是什么。謝憐這么問,卻純粹是想知道而已。他還沒接話,那少年便道:“他自己挖的。”

謝憐一怔,道:“為何?”

那少年道:“發瘋。”

……瘋起來居然連自己的眼睛都挖,對這位血雨探花的紅衣鬼王,謝憐當真是越來越好奇了。他料想不會只是發瘋這么簡單,不過既然已經這么說了,想來也沒有更詳細的情形了。他繼續問道:“那花城可有什么弱點?”

這一句他根本沒指望這少年能回答,隨口一問罷了。若是花城的弱點如此輕易就能被人知道,那也不是花城了。誰知,那少年答得毫不遲疑,道:“骨灰。”

若是能拿到一只鬼的骨灰,便可驅策此鬼。鬼若不聽從驅策,將骨灰毀去,他便會神形俱滅,魂飛魄散,這倒是個常識。不過,這個常識放在花城身上,可能并沒有太大意義。謝憐笑道:“恐怕是沒有人能拿到他的骨灰的。所以,這個弱點便等同于沒有弱點了。”

那少年卻道:“不一定。有一種情形,鬼是會自己主動送出骨灰的。”

謝憐道:“像他約戰三十三神官那樣,作為賭注交出去嗎?”

那少年嗤道:“怎么會?”

盡管他沒說全,但謝憐也能聽出,他的意思大概是花城怎么可能會輸。他道:“鬼界有一個習俗。若是一只鬼選定了一個人,便會將自己的骨灰托付到那個人手里。”

那其實就等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付到另一個人手里了,如此情深,該是何等纏綿佳話啊。謝憐饒有興趣地道:“原來鬼界還有如此至情至性的習俗。”

那少年道:“有。但沒幾個敢做。”

謝憐料想也是如此。世上非但有妖魔誘騙人心,也會有人類欺瞞妖魔,一定會有許多利用和許多背叛。他道:“若是一片癡心付出,卻終至挫骨揚灰,確實令人痛心。”

那少年卻哈哈笑道:“怕什么?若是我,骨灰送出去,管他是想挫骨揚灰還是撒著玩兒?”

謝憐莞爾,忽然想起,兩人說了這么久,竟是都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道:“這位朋友,怎么稱呼?”

那少年舉起一手搭在眉上,遮住酒紅色的落日余暉,瞇起了眼,似乎不大喜歡日光。他道:“我么?我在家中排行第三,大家都叫我三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