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衣紅勝楓膚白若雪

那群白衣人項上無首,身穿囚服,每個人都抱著一顆頭顱,似乎是一群被斬首的囚犯。他們朝牛車慢慢走來,臂彎里的頭顱還在兀自呶呶不休。謝憐低聲囑咐另外兩人,道:“待會兒他們走近的時候,都千萬別出聲。”

三郎卻是看了一眼那懸在空中的若邪,歪頭問道:“這位哥哥,你竟還是一位奇人異士呢?”

他語氣饒有興趣,謝憐道:“還好。奇人異士說不上,略會一點。他們現在看不到我們,待會兒走近了,萬一出聲就難說了。”

那趕車的老大爺看到白綾自飛、無頭人行,已是目瞪口呆,聞言大驚,連連搖頭:“不行不行!我怕是憋不住。”

“……”謝憐道,“那,得罪了。”說完飛速出手,在他背后一點,那老大爺登時歪在車上,昏睡過去。這下,終于不用擔心他嚇得大叫被發現了。謝憐輕輕接住他,將他放上牛車,轉過身,對三郎道:“沒事的。別緊張。”

天色已暗,看不清三郎的表情了,只能看出他點了點頭,謝憐便坐到車前,拿起繩子,輕聲哄那牛。這群囚衣鬼走了過來,想要過去,卻感覺路中央有一個什么東西擋著,都粗聲粗氣地道:“真是奇了怪了!怎么過不去!”

“真的!過不去!見鬼了!”

“他媽的,咱們自己不就是鬼嗎,能見什么鬼!”

謝憐好不容易哄好了牛,與這群無頭的囚衣鬼擦身而過,聽他們抱著頭顱吵吵嚷嚷,只覺得十分好笑。那群鬼魂還有諸多抱怨:“那個,你是不是拿錯了?我怎么感覺你懷里抱的那個才是我的頭?”

“你這頭的切口怎么這么不整齊?”

“唉,那個劊子手是個新手,砍了五六刀才給我砍下來,我都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你家里人沒給他打點錢吧!下次記得事先打點一下,一刀給個痛快!”

“哪來的下次!”

……

七月十五中元節,乃是鬼界的第一大節日。這一天,鬼門大開,平日里潛伏于黑暗中的妖魔鬼怪們全都涌了出來,大肆狂歡,生人須得回避。尤其是在這天的晚上,閉門不出是最好的選擇。一出門,撞上點什么的機會可比平日大多了。謝憐一向是喝涼水都塞牙,穿道袍也見鬼,此刻就撞個了正著。只見四面八方都漂浮著綠幽幽的鬼火,許多鬼魂追著那鬼火跑,還有一些面無表情、喃喃自語的壽衣鬼魂蹲在一個圈子之前,伸手去接后人們燒給他們的紙錢、元寶等供品。這一派景象,可謂是群魔亂舞。謝憐從中穿行,心里正想著今后出門一定要看黃歷,忽然感覺身后有異動。他回頭看了一眼,便見那少年坐到了他身后。

謝憐道:“你沒事吧?”

三郎一手支著他下頷,道:“有事啊。我害怕。”

“……”雖說當真是完全聽不出他聲音里有半分害怕的感覺,謝憐還是安慰道:“不用害怕。你在我身后,不會有東西傷得到你。”

那少年笑笑,不說話。謝憐忽然發現,他竟是在盯著自己看。須臾,終于反應過來,這少年盯的,是他頸項之間的咒枷。

這咒枷猶如一個黑色項圈套在人脖子上,根本藏不住,而且容易使人產生一些不好的聯想。謝憐正想說話,這時,那老黃牛拉著牛車,來到了一條岔路口。謝憐一看,兩條黑漆漆的山路在此分岔,立即拉住了牛的繩子。

這岔路口,可得萬分小心了。

中元節這一天,有時候,人們走著走著,便會發現,面前出現了一條平時并不存在的路。這樣的路,生人是不能走的。一旦走錯,走到了鬼界的地盤里,再想回來,可就困難了。

謝憐初來乍到,分不清這兩條山路該走哪條,想起方才在鎮上除了收了一大包破爛,還買了些雜物,其中就有簽筒,心道我來算上一卦,于是又從包袱里翻出簽筒,拿在手里嘩啦啦的搖著,邊搖邊對三郎解釋道:“第一根左,第二根右,哪條路簽好,我們走哪條。”用了一點法力,默念三遍,筒里掉出兩根簽。他拿起一看,沉默了。

下下簽,大兇!

兩根簽都是下下簽,也就是說,兩條路都是大兇,豈不是走哪條都是死?

謝憐無奈,對簽筒道:“筒啊筒,今日你我初次見面,何至于如此絕情?再來一次,給我一點面子吧。”

于是,他改為雙手持筒,又是一陣搖。再搖出兩根,拿起來一看,依然全都是下下簽,大兇!

謝憐決定不再浪費法力,這時,一旁的三郎忽然道:“我來試試?”

反正試不試也沒差,謝憐便把簽筒遞給了他。三郎單手接過,隨意搖了搖,掉出兩支,拿起來,看都不看就遞給他。謝憐接過來一看,竟然兩支都是上上簽。

謝憐略是驚奇。因為,衰到他這個地步,似乎經常連旁人的手氣也被他帶衰了,不知是不是真的如此,反正以往常常被這么抱怨就是了。而這少年竟是分毫不受他影響,直接搖了兩個上上簽出來,他由衷地贊嘆道:“朋友,你的運氣很不錯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