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16章 衣紅勝楓膚白若雪

謝憐當場便怔了一怔。看那少年身形修長,卻是幫他拎著一大包破爛,還拎得如此泰然自若,直教他心里連聲道罪過罪過。三郎邁了幾步,已經走了出去,謝憐待要追上,忽然想起那趕車的老大爺還躺在車上,當下折回去又是伸手一點,把人弄醒,叮囑他今夜之事千萬不要說出去。那老大爺路上見了他的本事,說一哪里敢有二,連連點頭,拉著老黃趕緊回家了。

板車上剩下的東西只有一卷席子了,謝憐把它背起,再回頭看,三郎已經單手扛著那一大包亂七八糟的東西,悠悠地上了山坡。

到了那座歪歪扭扭的菩薺觀前,三郎一低頭,撲哧一笑,似乎瞧見了什么有趣的東西。謝憐走近才發現,他在看的是那個危房求捐款的牌子,輕咳一聲,道:“你看,就是這樣。所以我方才說,你可能住不慣。”

三郎道:“挺好的。”

以往,都是謝憐對別人說“還好還好”,今日真是第一次聽到別人這么對他說,還真難以形容是何感受。菩薺觀原先的木門早已朽爛,謝憐把它拆了換上了簾子,上前撩起,道:“進來吧。”三郎便跟在他身后,進去了。

這間小木屋里面的陳設一目了然,只有一條長方供桌,兩把小木凳,一只小蒲團,一個功德箱。謝憐接過三郎手里提的東西,把買回來的簽筒、香爐、紙筆等物擺上供桌,點起一支收破爛時人家順手塞的紅燭,屋子里霎時明亮起來。三郎隨手拿起簽筒,搖了搖,放下了,道:“所以,有床嗎?”

謝憐轉過身,默默把背上那卷席子放了下來,遞給他看。

三郎挑起一邊眉,道:“只有一張是嗎?”

謝憐從鎮上回來的路上才遇到這少年,自然是沒想到要提前多買一張。他道:“你若不介意,我們今晚可以擠一擠。”

三郎道:“也行。”

謝憐便拿了掃帚,把地又掃了一遍。三郎在觀內望了一圈,道:“哥哥,你這觀里,是不是少了點什么東西?”

謝憐掃完了地,正蹲在地上鋪席子,聽了這話,邊鋪邊道:“我想,除了信徒,應當再沒有什么少了的吧。”

三郎也蹲了下來,一手托腮,問道:“神像呢?”

經他提醒,謝憐這才猛地想起來,他居然當真忘掉了最重要的東西——神像!

沒有神像的觀,算什么觀?雖說是他本尊就在這里了,但總不能讓他每天自己坐到供臺上去吧。

思索片刻,謝憐便找到了解決方法,道:“方才買了紙筆,明天我畫一幅畫像掛上去吧。”

自己給自己畫像掛在自己的觀里,這事若是傳上天界,估計又會被笑十年了。但是,雕一尊神像既耗成本又費時間,相較之下,謝憐選擇被笑十年。孰料,三郎道:“畫畫?我會啊。要幫忙嗎?”

謝憐一怔,笑道:“那就先謝過你了。不過,你怕是不會畫仙樂太子像吧。”畢竟,他的畫像,幾乎全都在八百年前燒毀了,而無論如今幸存了多少,恐怕也沒有多少人看過。三郎卻道:“當然。我會。方才我們在車上,不是正說到這位太子殿下嗎?”

謝憐想起來了。的確如此,方才路上,他說“你應該沒聽過”,但三郎并沒有回答。眼下聽他這么說,略感驚奇。他鋪好了席子,直起身子,道:“莫非三郎你當真知道他?”

三郎坐在了席子上,道:“知道。”

這少年說話的神情和調調都十分有意思。他時常在笑,可真的很難分清,他那笑容里到底是真心實意,還是在嘲諷對方不值一提。謝憐一路聽他談天說地,對他的評價還是頗感興趣的,也在他旁邊坐了下來,道:“那,對于這位仙樂太子,三郎你又有什么看法?”

二人燈下對視,紅燭火光微顫。三郎背負燭光,一雙黑眸沉在陰影之中,看不清神色。

少頃,他道:“我覺得,君吾一定非常討厭他。”

謝憐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回答,一怔,道:“為何你會這么覺得?”

三郎道:“不然為什么會把他貶下去兩次?”

聞言,謝憐微微一笑,心想:“果真是孩子想法。”

他低了頭,一邊慢慢去解衣帶,一邊道:“這個和討厭不討厭并沒有關系吧。世上有許多事都并不能簡單地用討厭和喜歡來解釋的。”

三郎道:“哦。”

謝憐轉過身,除去了白靴,又道:“況且做錯了事就該接受懲罰,帝君只不過兩次都盡了職而已。”

三郎不置可否,道:“或許吧。”

謝憐這邊脫了外衣,疊好了準備放到供桌上,還想再說一點,一回頭,卻見三郎的目光凝落在他足上。

那目光十分奇異,說是冰冷,卻又覺得滾燙刺人;說是熾熱,卻又隱隱透著冷意。謝憐低頭一看,心下了然。這少年望的,是他右足腳踝上的一只黑色咒枷。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