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17章 菩薺觀詭談半月關

村民們雖然壓根都不知道這觀里供的是哪路神仙,但紛紛強烈要求在此上一炷香,反正不管什么仙,統統都是仙,拜一拜總歸不會沒有什么壞處。謝憐原先預料的景象是門可羅雀,一年到頭都沒幾個人上門,所以他只意思意思了下,準備了幾小捆線香,誰知這么一來,頃刻之間便被瓜分完畢,小小一只香爐里密密麻麻插得亂七八糟,香氣彌漫,因為好久沒聞到這味兒了,謝憐還嗆了好幾口,便嗆邊道:“各位鄉親們,真的不能保佑財源廣進,真的,請千萬不要在此求財!后果無法預料……”“對不起,也不管姻緣的……”“不不不,也不能保佑生兒育女。”……

三郎也不管他那束歪的發了,就坐在功德箱旁,一手支頜,一手慢悠悠丟著菩薺吃。許多村女一見這少年,臉上飛成一片紅霞,對謝憐道:“那個,你有沒有……”

雖然不知道她們要說什么,但謝憐直覺必須馬上打住,立刻道:“沒有!”

好容易人散了,供桌上已堆了瓜果、蔬菜、甚至白米飯、面條等物。不管怎么說,總算得是一波供奉,謝憐把地上村民丟的雜物掃了出去。三郎也跟著他出去了,道:“香火不錯。”

謝憐邊掃邊搖頭道:“突發狀況,意料之外。正常情況應該十天半月都無人問津的。”

三郎道:“怎么會?”

謝憐望了他一眼,笑道:“想來,可能是沾了三郎的運氣吧。”

說著,他想起要換個門簾,便從袖中取出了一面新簾子,掛在了門上。退開兩步,端詳片刻,謝憐忽然注意到三郎駐足了,轉頭道:“怎么了?”

只見三郎盯著這道門簾,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順著他的目光望去,謝憐發現,他是在看那簾子上畫的符咒。

這道符是他之前順手畫的,其上符咒層層疊疊,氣勢森嚴,原本,是作辟邪之用,可以屏退外界邪物的入侵。但由于是謝憐本人的親筆,同時會不會也有霉運召來的功效,也未可知。不過,既然門都沒有,那還是在簾子上畫上這么一排符咒,比較保險。

眼見這少年在這道符咒之簾前定住不動,謝憐心中微動,道:“三郎?”

莫非畫了這道符,他就被攔在門外,不能進去了不成?

三郎看他一眼,笑了一下,道:“我離開一下。”

他輕飄飄丟下一句,這便轉身離去了。照理說,謝憐該追上去問一問的,但他又有種奇怪的感覺,覺得這少年既然已經說了是離開一下,那就應該不會離開太久,必然還會再回來,便先自行進觀去了。

謝憐在他昨晚走街串巷時收來的東西里東翻西翻,左手掏出一口鐵鍋,右手摸出一把菜刀,看了一下供桌上那堆瓜果蔬菜,起了身。

過了一炷香左右,菩薺觀外果然響起一陣足音。這足音不徐不疾,一聽便能想象出那少年人走路時從容不迫的模樣。

此時,謝憐手里拿的東西已經變成兩個盤子,他對著盤子里的東西左看右看,長嘆一聲,不想再看,于是出門一看,果然又見著了三郎。

那少年站在觀外,興許是因為日頭大曬,他把那紅衣脫了,隨意地綁在腰間,上身只穿一件白色輕衣,袖子挽起,顯得整個人很是干凈利落。他右腳踩在一面長方木板上,左手里轉著一把柴刀。那柴刀大概是從哪個村民家里借來的,看起來又鈍又重,在他手里卻使得輕松,且仿佛極為鋒利,時不時在那木板上削兩刀,猶如削皮。他一瞥眼,見謝憐出來了,道:“做個東西。”

謝憐過去一看,他竟是在做一面門扇。而且做得大小剛好,齊整美觀,削面十分光滑,手藝竟是極好。因為這少年似乎來頭不小,謝憐覺得他大抵是五谷不分四體不勤的類型,誰知他做事倒是利索得很,道:“辛苦你了,三郎。”

三郎一笑,不接話。隨手一丟柴刀,便給他裝上,敲了敲那門,對他道:“既要畫符,畫在門上,豈不更好?”

說完,便若無其事地掀開那簾子,進去了。

看來,那簾子上森嚴的符咒果然對他根本沒有任何威懾之力,三郎也壓根沒在意。

謝憐關上這扇新門,忍不住再打開,再關上,又打開,又關上,心說這門做的真好。如此開關幾次,忽然驚醒,覺得自己真是無聊。那頭三郎已經在屋里坐了下來。謝憐拋下那門,端出了一盤早上村民上供的饅頭,放在供桌上。

三郎看了一下饅頭,也并不言語,只是又低低發笑,仿佛看穿了什么。謝憐若無其事地又倒了兩碗水,正準備也坐下來,看到三郎挽起的袖子,手臂上有一小排刺青,刺著十分奇異的文字。三郎注意到他的目光,把袖子放了下來,笑道:“小時候刺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