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菩薺觀詭談半月關

在屋內另外二人的注視下,那道人拿起水碗,佝僂著腰,慢慢喝了下去。那樣子非但不像是久旱逢甘霖,反倒像是有些遲疑戒備。

在他喝下去的同時,謝憐耳中聽到了清晰的“咕咚”、“咕咚”之聲,仿佛是往一個空罐子里灌水的聲音。

剎那間,他心下雪亮,一把握住了對方的手,道:“別喝了。”

那道人手一抖,驚疑不定地望他,謝憐微笑道:“喝了也沒用,不是嗎?”

那道人聞言臉色一變,另一只手抽出腰間鐵劍向他迎面刺來。謝憐立定不動,舉手一彈,“鐺”的一聲,輕輕彈開了劍鋒。那道人見他依然緊握著自己那只手,咬牙猛地一抽。謝憐只覺那條手臂忽然一癟,仿佛漏氣的球兒一般徹底癟了下去,從他掌中哧溜掙脫。那道人一掙脫出來,便向門口逃去。謝憐也不著急,在這種無外界阻撓之力的地方,這道人便是再逃出十丈,若邪也能把他拖回來。誰知,他剛剛抬了抬手腕,一道銳利至極的破風之聲便從他身邊穿過。

那聲音猶如有人從他身后射出了一支利箭,直接把那道人穿腹而過,釘在了門上。謝憐定睛一瞧,那竟是一根竹筷。

他回頭一看,三郎好整以暇地從桌邊站起,與他擦肩而過,把竹筷拔了出來,在他面前晃了兩下,道:“臟了。待會兒丟。”

而那道人受此重創,竟是完全沒有呼痛之聲,無聲無息地倚著門慢慢滑了下來。從他腹中汩汩流出的,不是鮮血,而是清水。

正是他方才喝下去的那碗水。

兩人都在這道人旁半蹲了下來,謝憐在他創口處按了按,感覺這個傷口猶如一個鼓囊囊的氣球上被扎破的洞,往外颼颼地漏著涼氣,而這個道人的“尸體”也在漸漸發生變化。方才看他,分明是條大漢,現在卻仿佛整個人都縮小了一圈,面容和四肢都有些萎縮,并且還在不斷縮小,看起來倒像是個小老頭了。

謝憐道:“是個空殼。”

有些妖魔鬼怪,自身無法幻化出完美的人形,便會想另外一個法子:制造空殼。

他們會用一些十分逼真的材料,精心制作一副人的假皮囊。這樣的皮囊,往往會參考真實的活人,有的時候甚至是直接拿人的皮囊做成的,掌紋、指紋、頭發自然完美無缺。而且,這種空殼,只要他們自己不穿上這層皮,就不會沾染鬼氣,也就不會害怕那些辟邪符咒。這也是為何門上的符咒沒有把這名道人擋在外面的原因。

不過,這樣的空殼往往也很容易被識破,因為他們畢竟是空心的假人,如果沒有人穿這層皮,就只能按照操縱者的指令行事。而且這指令不能太復雜,只能是簡單的、重復的、預先設置好的事情。所以,它們的神態舉止通常都較為呆滯,不太像活人,比如,它們會反復重復一兩句話,做同一件事,或者自問自答,答非所問,和人多說幾句話就露餡了。然而,對于如何甄別空殼,謝憐有個更為實用的方法:讓他們喝一碗水或吃個東西就行了。畢竟殼子是空心的,沒有五臟六腑,他們吃東西或者喝水時,就猶如往一個空罐子里丟東西或者灌水一樣,能聽到清晰的回聲,和活人進食飲水的聲音是完全不同的。

那道人的尸體已經徹底癟了下去,差不多已經是一攤軟趴趴的皮了。三郎用那根竹筷壓在他皮膚上點了兩下,丟了筷子,道:“這殼子有點意思。”

謝憐知道這少年指的是什么。這名道人的神情舉止,他們都是在在了眼里的,豈止逼真,根本就是個活人,與他交流,對答如流,可見操縱者法力驚人。謝憐看他一眼,道:“三郎,看來你對這種異術也是頗有涉獵。”

三郎笑道:“不多。”

這個空殼特地找上門來,向他告知半月關之事,無論是真是假,目的都是為了引他去半月關,為求穩妥,還須得上通靈陣問問。謝憐掐指一算,算出剩下的法力還足以支撐他再用幾回,這便捏了個訣兒,上了通靈陣。

一入陣,里面竟是難得的熱鬧,并且不是因為忙于公務而熱鬧,似乎是大家在玩兒什么游戲,嘻嘻哈哈笑成一片。謝憐正頗感驚奇,只聽靈文道:“殿下回來了?這幾日在下面過得怎么樣啊?”

謝憐道:“還好還好。大家這是在做什么?這么高興。”

靈文道:“風師大人回來了,正在散功德,殿下不去搶一搶么?”

果然,謝憐聽到陣內數位神官正在聲嘶力竭地喊:“一百功德!搶到了!”“為什么我這個只有一功德……”“一千!一千!啊!謝謝風師大人!!!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心想這莫非是天上掉錢大家正在撿?雖然他的功德箱里是空空如也,但一來他不知要怎么搶,二來其余諸位神官都是彼此相熟的,搶一搶玩鬧無所謂,他突然插進去就有些奇怪了,于是也不在意,自顧自問道:“諸位,半月關這個地方你們知道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