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縮地千里風沙迷行

謝憐卻道:“雖然都是野史傳聞,不過,半月國應該是的確存在的。”

三郎道:“哦?”

謝憐心想,總不能告訴他,兩百多年前那半月國還沒出來個什么妖道的時候,自己曾在那里收過破爛吧。這時,南風已在地上畫好了一個層層疊疊的陣法,起了身,道:“好了。什么時候出發?”

于是,謝憐迅速收拾了個包袱,來到門前,道:“就現在吧。”

他將手放在門上,道:“天官賜福,百無禁忌!”輕輕一推。

推開門時,門外已不見那一片小山坡和村莊,取而代之的,是一條空蕩蕩的大街。

這大街雖道路寬闊,卻是寥寥無人,半晌才能看到一兩個行人。不是因為現下天色暗了,而是因為,西北之地,人口稀少,本來如此,再加上靠近戈壁,就算是白天,估計路上行人也不會太多。謝憐從屋中走出來,反手關了門,再回頭一看,他哪里是從菩薺觀出來的?身后的,分明是一間小客棧。這一步,只怕是跨出了千里之遠。這便是縮地術的神奇之處了。

幾個路人路過,嘀嘀咕咕瞅著他們,甚是戒備。這時,只聽三郎在他身后道:“據古籍載,月沉之時,向著北極星的方向一直走,就會看到半月國。哥哥,你看。”他指天道,“北斗星。”

謝憐仰頭看看,笑道:“北斗星,好亮啊。”

三郎來到他身邊,與他并肩,望了他一眼,也抬起頭,笑道:“是啊。西北的夜空,不知怎的,似乎比中原更疏朗些。”

謝憐表示贊同。他們在這邊一本正經地討論夜空和星星,后面兩位小神官則簡直匪夷所思。南風道:“怎么他也在這里?!”

三郎無辜地道:“哦,我看這奇門遁甲,很是神奇,所以順便跟過來參觀一下。”

南風怒道:“參觀?你以為我們去游玩的嗎?!”

謝憐揉揉眉心,道:“算了,跟過來就跟過來了,他又不吃你們干糧,我帶的應該夠了。三郎,跟緊我,不要走丟了啊。”

三郎有點乖地道:“好。”

“這是吃誰的干糧的問題嗎?!”

“唉,南風,大晚上的,大家都睡了。辦正事辦正事,不要在意那么多了嘛。走啦走啦。”

……

四人順著北斗星的指引,朝北方直行。走了一夜,一路的城鎮和綠意漸漸稀少,而路面上沙石漸漸增多,等到腳下踏的再也不是泥土時,這才進入了戈壁。運用縮地術,雖然可以一步千里,但是跨越的距離越遠,消耗的法力越大,下一次啟用此術的時間間隔也越長。南風用了這一次,起碼有四個時辰不能再用。而且既然南風已消耗了一波法力,出于戰力的預期考慮,謝憐也不會讓扶搖也再用一次,為了以防萬一,總得有個人的法力是充沛的。

荒漠之地,晝夜溫差極大,夜晚冷意津骨,倒是還好,但到了白天,卻又全然是另一派感受了。此處的天空極為干凈,天高云疏,但是,日光也極為猛烈。一行人走著走著,越走越像是在深入一個巨大的蒸籠,地心里冒出騰騰的熱氣,仿佛走上一天,就可以把活人蒸熟。

謝憐靠風向和一些縮在巖石腳下的植被辯方向,擔心有人跟不上,走一段便回頭看看。南風與扶搖非是凡人,自不用說,三郎卻是讓他看得笑了。

烈日當空照,那少年把紅衣外袍脫了下來,懶懶散散地遮著太陽,神色慵懶中帶點厭倦。他皮膚白皙,發絲漆黑,紅衣這么一遮,遮在臉上,眉眼更顯絕色。謝憐把斗笠摘了下來,舉手往他頭上一扣,道:“這個借你。”

三郎一愣,片晌,笑道:“不必了。”又把斗笠遞還給他。謝憐也不跟他多相互推辭,既然不需,也沒再勉強,道:“有需要再找我要。”扶了扶斗笠,繼續前行。

再行得一陣,一行人看到前方黃沙之中有一座灰色的小樓,走近一看,似乎是一件廢棄多年的客棧。謝憐抬頭望了望天,算著已過午時了,馬上就到未時,怕是一天之中最炎熱難捱的時辰,而且他們已經走了一夜,是時候修整了,于是領著其余三人進去,看到樓里有一張方桌,便圍著坐下了。謝憐從背后簡易的行囊里拿出水壺,遞給三郎,道:“要嗎?”

三郎點頭,接過,喝了一口,謝憐這才拿回來喝。他仰頭咽下幾口清水,喉結上下滾動,喉間陣陣涼意涌過,暢快極了。三郎在一旁,一手支腮,似盯非盯,過了一會兒,忽然道:“還有嗎?”

謝憐拭了一下唇角沾到的一點清水,微微濕潤,點點頭,再次遞出水壺。三郎正要去接,這時,一只手格開了謝憐拿著水壺的手。

扶搖道:“且慢。”

眾人望他,只見扶搖緩緩從袖中取出了另一只水壺,放在桌上,推了過去,道:“我這里也有。請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