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縮地千里風沙迷行

果然, 地面上那道紅影忽然離他近了不少, 未過多時,便來到了他伸手可及之處。

三郎竟是也被卷入暴風之中來了!

謝憐沖他喊道:“不要慌!”一張嘴便又吃一大口沙子, 但事到如今, 吃著吃著也吃習慣了。雖然他喊著讓三郎不要慌, 可實際上,他也覺得三郎根本就不會慌。果不其然, 那少年被卷入半空中后, 若邪迅速收起,拉近兩人距離, 謝憐看得分明, 他臉上半點慌亂的神色也沒有, 簡直給他本書他就可以立刻在沙塵之中安然地看起來,謝憐甚至有點懷疑他是不是故意被卷上來的。若邪在兩人腰上繞了幾圈,將他們綁在一起,謝憐又道:“再去!這次不要再抓人了!”

于是若邪再次飛出。這一次, 抓住的是……南風和扶搖!

謝憐身心俱疲, 對若邪道:“我讓你別抓人, 這個‘人’并不是指狹義上的人……好吧。”他沖下面大聲道:“南風扶搖!撐住!千萬撐住!”

地面上的南風與扶搖自然是想要撐住的,二人各自立定原地,奈何這風沙實在是太狂太猛,不一會兒,毫不意外的,又有兩道黑影也被這龍卷風卷了進去。

這下, 四個人都在空中飛速旋轉了,暗黃色的天地間,那龍卷風猶如一道歪歪斜斜的支天沙柱,而一條白綾連著四道人影在這條沙柱中旋轉不休,越轉越快,越升越高。謝憐一邊吃沙一邊道:“怎么你們也上來了!”

看到的除了沙還是沙,聽到的除了風還是風,他們不得不都用最大聲音相互嘶吼。扶搖一邊吃沙一邊呸道:“那要問你這條傻白綾了!”

謝憐雙手抓住那“傻白綾”,十分無奈地道:“若邪啊若邪,現在我們四個人全靠你了,這一次,你千萬不要再抓錯了,去吧!”

帶著悲壯的心情,他再次撒手。南風吼道:“別指望這玩意兒了!想點別的辦法吧!”這時,謝憐感覺手上又是一緊,精神一振,道:“等等,再給它一次機會!又抓住了!”

扶搖也吼道:“可別又是套住了個過路的!放過人家!”

別說,謝憐心中也擔心極了這個。他扯了扯若邪,另一端紋絲不動,這才心下一松,道:“不是的!那頭重得很,穩得很!”又道,“收!”

頂著那狂亂的龍卷風,若邪急速收短。四條人影急速遠離風柱,漸漸的,在漫天黃沙之中,謝憐看清了下方一個半圓的黑色輪廓。這輪廓極大,約莫有一座小廟那么大。若邪另一端套住的,就是這么個東西。而等到他們靠近地面,他終于看清了,那是一塊巨大的巖石。

在這種程度的風沙之中,這塊砂巖仿佛是一座堅實而沉默的堡壘,無疑是個極好的避風之所。

他們方才一路過來,明明并沒有見到這樣的一塊巖石,真不知那陣詭異的龍卷風把他們帶出了多遠。四人甫一落地,立刻繞到了巖石的背風面。一繞過去,謝憐便心中一亮,道:“這可真是天官賜福。”

原來,這塊巖石背風的一面,有一個洞。這洞足有二門之寬,高度則比一門要略矮些,但是成人一彎腰低頭,也足夠進去了。洞口并不規整,歪歪扭扭的,但也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可能是人工胡亂開鑿的。謝憐一進去,發現這塊巖石幾乎被挖成空心的了,洞內空間似乎不小,但里面較黑,他也沒有在里面四下探索,只在光照得到的地方先坐了,拍掉若邪身上的黃沙,纏回手腕。

南風和扶搖都在吐沙,口鼻眼耳都進了沙,更不消說衣服褶皺里了,脫下來一抖,沉沉的全是細碎的沙石。四人之中,看起來最安然無恙的還是三郎,彎腰進來之后就意思意思地撣了撣紅衣外的一點沙塵,沒了。除了他的黑發微微散亂,束歪了,那副愜意之態并未受任何影響。然而,他那黑發原本就是給謝憐束歪了的,再歪一點,也沒什么所謂了。

南風抹了兩把臉,破口就是一聲罵。謝憐倒掉斗笠里的沙子,道:“哎,真是沒想到,你們也會被吹上天。你們為什么不使個千斤墜?”

南風這才收了罵,道:“使了!沒用。”

扶搖一邊惡狠狠抖著外袍,一邊惡狠狠地道:“你以為這里是什么地方,這里是極西北的荒漠之地,又不是我家將軍的主場。”

南風則道:“北邊是裴家二將的地盤,西邊是權一真的地盤。方圓數百里,根本找不出一間南陽廟。”

須知人間尚且有一句俗語呢——強龍壓不過地頭蛇。所以,他們兩個身為東南武神和西南武神的神官副將,在不屬于自己的地盤上施法,法力發揮難免要受限制。謝憐看他們的模樣,都是十分憋屈氣惱,想來被一陣大風刮上天去轉圈圈落地不得這還是頭一遭,道:“真是苦了你們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