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縮地千里風沙迷行 3

蝎尾!

然而, 這一蟄之后, 謝憐也掐中了它的尾巴,將這整條蝎尾蛇捉了個準, 手上一使力, 將它捏得昏死過去。他被蟄中了, 神色卻是一點未變,只把那昏過去的蛇拋在地上, 道:“大家都留心些, 附近可能還有蛇……”

話音未落,手腕一緊, 他抬頭一看, 卻是三郎抓住了他。謝憐微微一怔, 道:“三郎?”

他之所以這么問,是因為這少年此時臉上的表情,真是不太對勁,完全不知該如何用言語形容, 幾乎讓人有些不寒而栗。

他緊緊盯著謝憐手背上那一個細小的傷口, 這傷口原先當真是跟針扎的差不多, 然而毒發迅猛,手背立刻就是一片巨大的紫紅硬塊腫得老高,那一個細小的傷口也被撐得變成了刀口劃出來那么大。

三郎沉著面容,一聲不吭,抓過若邪就用它在謝憐手腕上打了個死緊的結,鎖住了毒血的倒涌。自兩人相識以來, 謝憐還從沒看過他這幅表情,正想說話,他又從一名商人腰間拔出一柄匕首。南風見狀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右手托出了一道掌心焰,三郎看也不看他,只將刀尖放在火上燎了燎,烤過了,回過頭,用匕首在謝憐手背上的創口處又輕又快地劃了一個十字,就要俯下來,謝憐忙道:“不必。蝎尾蛇的毒素厲害,吸了也沒用的,你當心自己中毒……”

那少年卻是不由分說,抓緊了他的手,將唇覆了上去。不知怎么的,謝憐覺得自己被他捉著的手臂微微發抖。

那邊,扶搖道:“你這也能被蟄中,真是有毒了。他根本不一定會被咬中,你去抓什么?簡直添亂。”

這倒是實話。事實上,現在謝憐想想三郎給蛇打結那副隨心所欲的氣勢,也覺得他不一定會被咬中,也許他根本就不把這條蝎尾蛇放在心上。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這少年當真沒注意到那條蛇,被咬了這么一口,豈不是再后悔也沒用?

他另一只完好的手擺了擺,道:“反正不痛也死不了,不要在意了。”

扶搖道:“你真的不痛?”

謝憐誠實地道:“真的。已經沒有感覺了。”

此話屬實。謝憐此人,因為十分背運,他走在深山里,十次里有八次都會踩中毒蛇或者驚醒毒蟲什么的,早被各式各樣的毒物咬過千百回,但也許是因為做過神官,就是一直非常頑強地不死,最多發發燒,燒個三天三夜,醒來后依舊沒事人一樣。而且他的痛覺也非常不敏感,任何疼痛都是痛著痛著就習慣了。他說完這一句,三郎終于抬起了頭。謝憐手背上的紅腫已消,而他唇邊一縷血色,目光極冷,視線往旁邊一移,移到了地上那條蝎尾蛇身上。只聽“砰”的一聲凄厲之響,那條紫紅色的蛇,生生爆成了紫紅色的一灘肉醬。

眾人見那蛇居然炸了,均嚇了一跳,但都不知道是誰做的,雖然那血漿沒濺到自己,但也甚是惶恐。只有天生還記著謝憐也被蟄了,急道:“這位哥哥,你也被蟄中了啊?你怎么辦啊?”

謝憐緊了緊腕上的繃帶,笑道:“好孩子,我沒事。還是照舊辦,接下來我們要進城去找善月草了。”

一名商人忙道:“你們去?那我們呢?我們是不是也要派個人去?”

謝憐道:“你們就不用了,那半月國故地怕是危險重重,多一個人多一份閃失。我們找到善月草之后,會在十二個時辰之內帶著它出來給你們的。”

幾名商人紛紛道:“這……這是真的嗎?!那可真是太感激了……”“這怎么好意思……”

然而,謝憐下一句一開口,他們神色就變了。謝憐道:“為了盡快找到半月古國,還想勞煩你們,暫時把這位小兄弟借給我們帶個路。”

他要借的,自然是阿昭。如果說方才商人們的臉上是感激和慶幸,現在便大多數是遲疑了。謝憐也清楚,他們必然是擔心自己帶著指路的人找到善月草就跑了,就算阿昭還有良心不跟他跑,還肯回來,那時間也是大大的耽擱了。但是,他們也確實不想去那“每逢過關,失蹤過半”的鬼地方,因此十分糾結。實乃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所以,謝憐又緊跟著加了一句:“但是也怕還會有別的東西來襲擊你們,所以,扶搖你留在這里照看他們。”

留了一個人在這里,算得上是一個他們一定會回來的保障了。眾商人終于都點了頭,道:“好吧。只要阿昭肯跟你們走。”

于是,謝憐轉向阿昭道:“小兄弟,你愿意幫個忙嗎?不愿意也沒事。”

阿昭點點頭,道:“可以。不過,其實半月古城也好找,順著這個方向走下去就到了。”

告別眾商人后,他走在最前面帶路,謝憐,三郎與南風緊跟在后面。走了一陣,謝憐開口問道:“阿昭,這一帶常有蝎尾蛇出沒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