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縮地千里風沙迷行 4

“哇啊啊啊啊!!!!”

謝憐收回了手, 一陣無語。

他發現, 每當他在黑暗中看到或摸到個什么東西,面對如此悚然的一幕, 往往是他根本沒吭一聲, 對方就已經搶先大叫起來。

這花園的灌木草叢生得既高且密, 方才有個人就偷偷摸摸地躲在草叢里,被謝憐一把摸到了小腿。那腿飛速抽離, 前方草叢簌簌而動, 一人叫道:“別打別打,是我啊這位哥哥!”

謝憐定睛一看, 這可真是萬萬沒想到, 那叫著“別打別打”的人, 居然是那濃眉大眼的少年天生。天生看他認出自己,松了口氣。然而,看清了是他之后,謝憐卻并沒有松一口氣, 反而更警惕了, 舉起一臂攔在身前, 道:“你不是跟其他人一起留在原地照看受傷的人嗎?為什么會在這里?你當真是天生?”在這種情況下出現,更像是什么其他東西假變來冒充的。

天生忙道:“是我!真是我,不光我在,還有三個叔叔也跟我一起來的!他們就在里面,不信你看!”他朝宮殿里一指,果然, 不多時,破敗的大殿內跑出三個人來,正是方才那群商人中的幾個。他們見了謝憐,均是一怔,然后一臉尷尬。謝憐站起身來,拍了拍白衣下擺,道:“你們怎么回事?”

他這一問,這幾名商人都訕訕的沒做聲。半晌,天生訥訥道:“……幾位哥哥你們走了沒多久,鄭伯伯的毒就又發作了。他發得厲害,我們……也不知道你們什么時候回來,擔心你們找不著,或者回來晚了。阿昭哥說順著那條路走就能找到半月國,所以我們想著,多幾個人,也好找快點,就也過來了……”

說來說去,還是后悔了。怕謝憐他們找到善月草后帶著阿昭自己溜了,還是不放心,便也追上來了。而謝憐完全能夠想象,扶搖若是勸不住他們這心,可能也就干脆懶得阻攔了,從上次與君山的事就可以看出來,對于一意孤行不聽勸告奔著往死里去的人,扶搖根本不屑于挽回。謝憐可以理解他們,但也很無奈,揉了揉眉心,道:“你們膽子也太大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這座城里可能有什么,可能會發生什么,這樣也敢過來?”

想來天生也知道這么做擺明了就是不信任他們,有點愧疚,方才趴在草叢里沒敢發話,大概也是覺得尷尬,道:“對不起,人命關天,一著急,就……”

也沒辦法,人命的事,多長個心也是人之常情。而且肯為了旁人犯險境取藥草,也算得是有情義了。謝憐不好多說,嘆道:“你們進到這古城里來路上沒遇上什么,這真是你們運氣好。話說回來,你們怎么知道要到皇宮來找善月草?”

天生撓了撓頭,道:“我們也不知道要到哪里找。不過紅衣服哥哥講的那個故事不是說王后摘下的善月草嗎?王后都是不能隨便出皇宮吧,所以我就想著,能不能來皇宮碰碰運氣。”

謝憐笑了笑,心想這理由倒是跟他想到一塊兒去了。正在此時,一旁的三郎道:“找到了。”

他回頭一望,只見三郎邁著那兩條修長的腿走了過來。他手里拿著的,是一把還帶著一點根須的碧色葉子。

這葉子大約只有嬰兒手掌大小,根須極細,呈桃形,葉子尾巴尖尖的。不知怎的,謝憐覺得根本不用向阿昭確認,這一定就是那傳說中的善月草。還沒等他說什么,三郎已經把他受傷的那只手捉了起來。

那只手被蟄了一下,原本腫得嚇人,三郎為他吸毒之后,雖然毒素未清,但那腫脹卻消了許多。此刻,三郎一手托著他受傷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握著善月草,合攏五指,并不見他如何用力,再打開時,那葉子已碎為了一堆綠末。

他將這堆綠末細細涂在謝憐手背上,感覺到絲絲溫和的涼意從創口緩緩蔓延上來,謝憐道:“三郎,多謝你啦。”

三郎卻不答話。給他涂完藥草后,便放下了他的手。他這副態度,兩人之間又是這般氣氛,謝憐總覺得哪里有些怪異,但又不知該如何開口詢問,怎么問都覺得不大對勁。旁人卻完全不會關心這些,也體會不到微妙之處,天生急切地道:“哥哥,這草藥有用嗎?這草找對了嗎?”

謝憐回過神來,道:“好多了,應該是對的。”

聞言,其他人十分興奮,都道:“快,再找找。”不多時,阿昭也舉起了一把綠葉,道:“我這邊也找到了。”

他手上這一把善月草的葉子,比三郎方才找到的那可憐的一小片肥大許多,眾人一看,形狀特征都沒錯,都涌了過去,紛紛驚喜道:“這里有好大一片啊!”“好多!”“快多摘些。”“摘多了回去能賣嗎?”

他們忙著采草藥,謝憐回過頭來,看了看自己手背,斟酌片刻,對三郎道:“他們找的那片地方,方才你似乎找過,當時沒發現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