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24章 曖花憐夜陷罪人坑

他越是如此誘導, 謝憐越是覺得危險, 道:“大家都退開,不要靠近它, 也不要理它說的話。”

眾人忙不迭聽他的, 慌亂散開。那張土埋面一邊嘿嘿發笑, 一邊道:“唉,你們這又是何必, 我也是個人, 我不會害你們的。”

誰知,正在此時, 異變突生, 一名商人大概想著無論如何還是得拿些藥草回去救人, 偷偷往前走了幾步,彎腰想去撿地上那一把方才被嚇得丟掉的善月草,那土埋面的眼珠子骨碌碌轉過去,雙目中閃過一道精光。

謝憐心道糟糕, 沖過去道:“別撿!回來!”然而, 已經遲了, 土埋面突然一張嘴,一條鮮紅的東西從他口中哧溜滑出。

好長的舌頭!

謝憐一把拎住那商人的后領,連連倒退,可那土埋面口里飛出的東西卻是奇長無比,嗤的一聲便從那商人的一只耳朵躥了進去!

謝憐感覺手下軀體一陣劇烈的顫動,那商人四肢抽動不止, 發出一聲短促的慘叫,雙膝跪地。那條長舌卻飛速從他耳朵里掏出了一大塊血淋淋的東西,縮回了土埋面的口中。那土面埋邊嚼邊笑,嚼得滿嘴鮮血淋漓,笑得幾乎要掀翻這破爛皇宮的屋頂,尖叫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吃好吃好吃,好吃好吃好吃!好吃好吃!!餓死我了,餓死我了!”

這聲音既尖且銳,那雙眼球布滿血絲,惡心至極,實在是惡心至極!

這人在這里埋了五十多年,已經被這個妖國同化,徹底變成別的東西了。謝憐松開提著那商人后領的右手,整條手臂都在發抖,正要一掌劈了這惡心東西,忽聽那土埋面又尖叫道:“將軍!將軍!他們在這里!他們在這里!”

只聽一聲比野獸更兇猛的嗥叫,一道黑影從天而降,重重落在謝憐面前。

這道黑影落地的那一刻,幾乎整片地面都被踏得一陣震顫。而等到他緩緩站起,眾人都被籠罩在他投射下的巨大陰影之中。

這個“人”,實在是太過高大了。

他臉色黝黑如鐵,五官兇悍粗獷,仿佛是一張獸類的面孔。胸口肩頭披著護甲,長逾九尺,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是一頭直立行走的巨狼。而在他身后,不斷有一個、兩個、三個……十多個“人”從皇宮的屋頂之上跳落下來。

這些“人”個個人高馬大,身材相仿,肩頭都扛著一條生著密密利齒的狼牙棒,有種狼群化人的錯覺。他們落下之后,把花園內的幾人重重包圍起來,猶如一圈巨大的鐵塔。

半月士兵!

這些士兵周身散發著陣陣黑氣,當然早已不是活人了。謝憐渾身緊繃,若邪蓄勢待發。

然而,那些半月士兵看到他們之后,卻并未立即撲上來廝殺,而是發出震天的狂笑,相互用異族語言高聲叫喊起來。那語音好生怪異,發音刁鉆,舌頭卷得厲害,正是半月國的語言。

雖說過了兩百年,謝憐的半月語已經忘得是七七八八,但方才在那將軍冢也算是和三郎一起復習過了,加上這幾名士兵聲若洪鐘,且吐字粗魯,詞匯簡單,倒也不難聽懂。他聽到所有的半月士兵喊那第一個半月人為“將軍”,交談中穿插著“押走”、“暫時不殺”等詞,深吸了一口氣,低聲道:“大家都別慌,這些半月人暫時不會殺人,似乎要把我們帶到另一個地方。千萬別輕舉妄動,我不能保證打得過他們,見機行事。”

這些士兵一看就極難以對付,個個都皮糙肉厚,即便他有若邪在手,絞死一個怕是都得花費不小的力氣,更何況一次來了幾十個?眼下還有幾個普通人也在場,既然這群半月士兵說“暫時不殺”,謝憐又沒把握能一次將敵人盡數制服,同時還要護得旁人周全,也只能暫時靜觀其變了。

三郎不語。而其他人原本就沒有什么主張,就算是想輕舉妄動,也不知該怎么輕舉妄動,含淚點頭。只有那土埋面兀自尖叫:“將軍!將軍!你放我走吧!我幫你把敵人留下了,你放我回家去吧!我想回去啊!”

他見到了這群半月士兵,神情極為激動,一邊尖叫,一邊嗚嗚咽咽,喊話中還夾雜著一些半生不熟的半月詞匯,應當是他在這里做肥料的五六十年里胡亂學的。那名被稱為“將軍”的九尺半月人見這邊土里有一個東西在不斷扭動尖叫,仿佛也覺得很是惡心,一個狼牙棒錘下去,數根銳利的尖刺扎穿了土埋面的腦袋。他再一提,尖刺就嵌著那土埋面的面門,把他連根拔起,從土里帶了出來,實現了他“放我出去”的愿望。

然而,跟在這土埋面的脖子下面破土而出的,根本不是人的身體,而是一具森森的白骨!

幾名商人見此恐怖景象,嚇得大叫。而那土埋面的腦袋從狼牙棒的尖刺上脫落,滿臉是血,看到自己的身體,似乎也被嚇住了,道:“這是什么?這是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