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曖花憐夜陷罪人坑 3

謝憐越想越覺得這事紛亂復雜, 道:“將軍, 那半月國師是為何要開門引軍屠城?”

不料,刻磨卻道:“你們殺死了我的兄弟, 我不回答你們, 我要跟你們打!”

三郎道:“是我殺的, 他沒動手。你可以回答他,然后跟我打。”

“……”

謝憐心想, 這可真是有道理得完全都沒法兒反駁了。刻磨怒道:“你們都是那賤人找來的幫手, 都是一樣的!”

謝憐立刻道:“刻磨將軍,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我們原本就是為了鏟除半月國師才到這戈壁里來的, 怎么會是她請來的幫手??”

一聽他說是為了鏟除半月國師而來, 刻磨那邊陷入了沉默, 過了一陣,又道:“如果你們不是她派來的,你們為什么要殺死我的這些兄弟?!只有她才會想這么做!”

謝憐給他講道理:“這不是因為你把我們扔下來了,我們才不得已自保嗎?”

刻磨大怒道:“胡說八道!我根本沒有要扔你們!我剛剛明明抓住你了, 明明是你們自己非要往下跳的!”

“……”

這話真的沒法接了。謝憐差點給他繞進去, 只得道:“那個, 咳,就算我們沒被扔下來,也會有其他人被扔下來,總不能就眼睜睜看著這種事發生。你們這可是在吃人啊。”

刻磨似乎想起來就恨,道:“吃人也是被那賤人害的!”

看來,他對那半月國師當真是恨得深沉。謝憐道:“將軍, 眼下咱們都被困在這坑底,你還是先別罵了,想想辦法看怎么出去吧。那半月國師究竟是怎么回事?”

刻磨冷冷地道:“你們兩個這么狡猾卑鄙,一起打我,我打不過,但是我不會再回答你們任何問題了。”

謝憐便有點郁悶,揉了揉眉心,道:“我只抽了你一下。真的就一下。”

他倒是不介意被人說卑鄙狡猾什么的。若是情況危急,別說二打一了,讓他帶著一百個圍毆一個他都沒什么拉不下臉的,誰還跟你一對一。可是方才,三郎明明是抱著個人都穩占上風的,也說了讓謝憐別出手,結果刻磨卻仿佛覺得單打獨斗便能勝過他一樣,謝憐實在是替他郁悶。三郎卻不怎么郁悶,欣然道:“嗯,是我打的。你有什么意見?”

刻磨仍是犟著,道:“你們兩個剛才合起來打我一個,現在又合起來說我一個。太卑鄙了。我不會回答你們的。”

他極不配合,但謝憐也不著急,看這刻磨的性格,話應該還比較好套,慢慢來,沒問題的。然而,三郎卻是沒什么耐心,他在一旁閑閑地道:“為了你的兄弟,你還是回答他比較好。”

刻磨道:“他們已經被你殺死了,你不要想用他們來威脅我。”

三郎道:“是死了,可尸體還在啊。”

刻磨似乎趴不住了,警惕地道:“你想怎么樣?”

三郎笑道:“那要問你了,你想怎么樣?”

光是聽聲音,謝憐已經能想象出他說這話時瞇起眼睛的模樣:“你是想要他們來世安康,還是要他們出生便是一灘血漿?”

刻磨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他說的是什么意思,整個人仿佛都要爆炸了,吼道:“你?!”

半月國人極重喪葬禮儀,他們相信,死者逝去時,尸體是什么樣子,他們來世就會是什么樣子。比如,若是死時少了一條胳膊,那么來世出生便會是一個獨臂天殘。若是這坑底的尸體當真被碾為一灘血漿,這來世豈不是還不如沒有?

從這刻磨將軍方才的態度和舉動來看,他是一個非常純正的半月人,這些風俗理念必然深入其心,而他更是極重這些“兄弟”,用這個來威脅他,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果然,刻磨在黑暗的另一端憋了一會兒氣,強抑憤怒,半晌,終于無奈地道:“你不要動我兄弟們的尸體!他們都是英勇的好士兵,在這罪人坑底下呆了這么多年,已經是很不幸,今天被你殺了,不知道算不算是解脫。但他們的尸體,絕再不應該受這樣的侮辱。”

頓了頓,他又道:“你們當真是來殺那賤人的?”

謝憐溫聲道:“絕無欺瞞。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那半月國師的事跡外人知之甚少,想要對付也無從下手。但刻磨將軍你既曾與她共事,應當能為我們指點一二。”

也許是因為有著共同的敵人半月國師,使他生出同仇敵愾之心,又或許是因為墜入了爬不上去的深淵,坐在手下士兵們的尸山之上,心灰意冷,刻磨似乎暫時收起了對兇手的攻擊之意,道:“你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開門放中原人進來滅國?因為她就是要跟我們作對。她恨我們!她恨半月國!”

謝憐道:“什么叫做半月國師……”

刻磨糾正道:“妖道!”

看來,他不愿再承認那黑衣少女是本國的國師,謝憐道:“好,妖道。什么叫她恨你們?她既恨你們,又是如何坐上了國師之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