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曖花憐夜陷罪人坑 4

國師跳下來之后, 用半月語道:“刻磨, 怎么回事?”

她一開口,這聲音和謝憐想象的差距頗大。的確聽起來是冷冷的, 但卻很小, 仿佛是一個悶悶不樂的小孩在自言自語, 并不是那種冷酷而有力的嗓音。若不是謝憐耳力還算不錯,可能根本就聽不清。刻磨道:“怎么回事?他們全死了!”

國師道:“怎么會全死了?”

刻磨道:“還不是因為你把他們都推了下來, 關在這個見鬼的地方!”

國師道:“誰在這里?還有一個人。”

其實, 此時坑底除了刻磨以外,應該是還有兩個“人”, 然而, 三郎沒有呼吸和心跳, 那半月國師捕捉不到絲毫他存在的痕跡,方才在上面也是混亂一片,根本記不清誰掉下來了誰跑了,因此, 她以為只有謝憐一個。刻磨道:“就是他們殺了我的士兵, 你現在高興了嗎?你想殺的, 終于全都死光了!”

國師那邊沉默一陣,半晌,黑暗中忽然燃起一道火光,映出一個掌心托著一團小小火焰的黑衣少女。

這少女看上去竟是只有十五六歲的模樣,雙眼黑黑的,倒不是不漂亮, 只是一副很不快樂的樣子,額頭和嘴角都帶著瘀青,在火光下看得分明。那捧火的手掌似在顫抖,帶得掌心的火焰也不住顫抖。若不是提前確認了,任誰也想不到,半月國師,居然是這樣一個蒼白的小姑娘。

那火焰除了照亮了她自己,還照亮了她的四周。她腳邊,全都是身穿鎧甲的半月士兵的尸體。

謝憐忍不住往旁邊看了一眼。

因為那國師托起的火焰非常小,并沒有照亮罪人坑底的全貌,他們依舊隱沒在黑暗之中,然而,借著那遠遠的一點火光,他能看到身旁一個紅衣身影。雖然看不真切,但離他眼睛格外近的地方,還是能看個隱約,不知是不是錯覺,三郎原先已經比他高了,然而,現在的他,似乎更高了一些。

謝憐的目光緩緩向上移去,來到這少年的喉間,停頓了一下,然后繼續往上,停留在形狀優美的下頜上。

三郎的上半張臉依舊隱沒在黑暗中,而謝憐覺得,這下半張臉,也似乎和之前有著微妙不同。雖是一樣的俊美,但線條輪廓似乎更明晰了些。

也許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這張臉微微一側,轉了過來,唇角淺淺一彎。

那一彎的弧度極為惑人,兩人已經離得很近了,然而,如果想要看清三郎上半張臉,就必須離得更近,不知不覺間,謝憐又朝他走近了一步,這時,只聽遠處刻磨一聲悲鳴,想來是親眼見到這幅慘狀,大受刺激。謝憐回過頭去,那國師聽他大叫,神情卻是木木的,半晌,道:“好,終于解脫了。”

刻磨正在悲痛,聞言大怒:“好什么好?你是什么意思?!”

這憤怒完全不似作偽,看來他果然是恨極了這國師。國師道:“都解脫了。”

她轉向黑暗中的謝憐,道:“是你們殺的嗎?”

這一句,竟然是十分標準的漢話,也并非質問的口氣。謝憐道:“這是個……意外。”

國師又問:“你們是誰?”

謝憐道:“我是天庭的一位神官,這位是我的朋友。”

刻磨聽不懂,但能聽出他們不是在吵架,警惕地道:“你們在說什么?”

國師的目光緩緩掃過謝憐,在三郎身上留駐片刻,隨即收起,道:“從來沒有神官到這里來過。我以為你們早就不管這里了。”

謝憐原本以為會與這半月國師斗上一場,誰知,她竟是無比消沉,毫無斗志,略感意外。她又問道:“你們出去嗎?”

這對話可以說是怪異了,但謝憐還是心平氣和地與她交流,道:“想出去。可這四周設了陣,沒法出去。”

那國師聽了,走到罪人坑的一面高墻面前,伸手在墻面上點劃了一陣,回過頭來,道:“我打開了。”

“……”

這也太好說話了。

謝憐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正在此時,上方傳來一人的聲音,遠遠地道:“下面有沒有人?”

是扶搖的聲音。

謝憐似乎聽到身旁的三郎嘖了一聲,他立即抬頭,果然看到一個黑衣的人影在朝下望,他喊道:“扶搖!我在下面!”

喊完,他還招了招手,扶搖在上面道:“怎么還真在下面?下面有什么?”

謝憐道:“這……下面有很多東西,要不然你自己看看吧。”

扶搖似乎也覺得聽他說不如自己看,于是“轟”的一聲,放了一團大火球,向下擲去。霎時,整個罪人坑底被團火光照得亮如白晝,謝憐終于看清了,他站的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

四面八方包圍著他的,是堆成了高峰的尸山血海,無數半月士兵的尸體重重疊疊堆積著,黝黑的臉孔與手臂,雪亮的鎧甲,紫紅的血。而謝憐足下所立之處,是整個罪人坑底唯一一片沒有尸體的空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