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曖花憐夜陷罪人坑 5

扶搖皺眉道:“她為什么一直跟你說對不起?是不是發生過什么。”

三郎開口, 卻是比他問的更近了一步, 道:“刻磨說,半月國師是在一場暴亂之后才去了中原。這場暴亂, 和你有關系嗎?”

經他提醒, 又回憶了一下那石碑的內容, 謝憐這才隱約想起一些,道:“這……”

半月伏在地上道:“是為了救我。”

眾人望她, 她低聲道:“花將軍是為了救我, 所以才沖了進去,被踩扁了。”

“……”

聽到她說“被踩扁了”, 謝憐瞬間又回想起那種千人踩百人踏的感覺, 另外兩人也神情莫測地盯著他, 連忙打住,道:“沒有扁,真的沒有扁。”

扶搖也不知是哪里不得意了,陰陽怪氣地道:“哦, 當真是舍己為人。”

謝憐馬上擺手, 道:“不敢當不敢當。這可真完全不是。”他揉了揉太陽穴, 道,“具體我也記不太清楚了,好像當時有幾個小孩在玩,我本來只是想順手把他們抱走,然后馬上逃跑。誰知道來不及撤,回頭就撞上兩邊打起來了。”

扶搖道:“既然如此, 你怎么能連這種事都記不清楚了?”

謝憐無語片刻,道:“你也不看看我都幾百歲了。十年就可以遇到許多事了,不可能每一件都記得清清楚楚的。而且很多事還是忘掉比較好。與其記住幾百年前被砍了幾百刀踩幾百腳,還不如去記昨天吃到了一個很好吃的肉包,不是嗎。”

半月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謝憐回過頭,嘆了口氣,道:“半月啊。”

他不知該用什么語氣來對這個少女說話,斟酌了片刻,緩緩地道:“你要是因為這個跟我說對不起,完全沒必要,救你是我自己選的,你沒有錯。你要說對不起的話,可能應該對別人說。”

半月沉默了。

謝憐道:“我不知道你為什么開門引軍屠城,我也不知道你為什么放蝎尾蛇出去咬人。不過……”

頓了頓,他道:“不過,可能是我對你的印象還停留在兩百年前,我總覺得你不是會做這種事的孩子。所以,你愿意跟我說說究竟怎么回事嗎?”

聽了這句,半月對著他磕了幾個頭,終于從地上直起身子來。

淚水順著她的眼睛往下滑落,道:“開門都是我不好。但是,花將軍,我不是故意放蛇的。”

謝憐一怔,道:“什么?”

半月道:“我法力弱了,蛇不聽我的話了。”

聞言,扶搖臉露不耐之色,翻了個白眼,道:“這話我聽得多了。誰被抓了之后不是這么說的。就算你說不是故意的,也沒有任何用。”

半月快速抹了把臉,抹去臉上淚水,道:“是真的花將軍。我沒有撒謊。但是那些過關的人的確都是蝎尾蛇咬的,還是我的錯,你們抓我吧。”

她果然伸出雙手,全然的伏誅之態,扶搖立即從袖中甩出一道捆仙索,捆住了她和刻磨,道:“好了,此行目的達到,可以結束了。”

謝憐卻覺得,恐怕還沒有結束,低頭思索。這時,一旁的三郎道:“她沒必要撒謊。”

謝憐點了點頭,同意他的看法,對半月道:“你現在是完全召動不了蝎尾蛇了嗎?”

半月搖了搖頭,道:“我能召動,它們大多數時候聽我的話,但是有時候就不聽了。我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謝憐想了想,道:“你把蛇召出來,給我們看看吧。”

半月終于起了身,點點頭。不多時,一條紫紅色的蝎尾蛇從一具尸體下方游了出來,揚起上身,盤在尸堆之上,無聲地對眾人吐起了信子。

謝憐正要仔細看看那蛇,卻見半月微微睜大了眼睛,神色異樣。見狀,謝憐心頭一沉,心道:“不對。”

果然,那條蝎尾蛇吐完了信子,突然牙口大開,猛地一彈,朝他襲來!

這蛇的襲擊雖然突然,但謝憐早有防備,看得分明,正要出手抓它,誰知,他手還沒碰到,就聽“砰”的一聲,像是什么東西炸開的聲音。再定睛一看,那蛇已經軟綿綿的跌落在地,從頭到腳、由內而外地爆開了花,并且,爆得極有分寸,沒有任何毒液飛濺出來。謝憐立即想起進入半月國之前,也有一條蝎尾蛇是這樣死去的,是誰做的,不言而喻,他還沒抬眼去望三郎,就見一只連著紅衣的箭袖伸了過來,攔在他面前,把他和半月隔了開來。而那邊扶搖也冷聲道:“果然,她騙你。”

半月見了那蛇,已是臉色不好,聞言猛地抬頭,道:“我沒有。我說了,有的不聽我的話,剛才那條就是。”

扶搖全然不信,道:“誰知究竟是不聽你的話還是聽了你的話?”

半月道:“它根本就不是我召來的。”

謝憐正要說話,卻見又有兩條深紫紅色的蝎尾蛇從尸體之下鉆了出來,耀武揚威一般地沖他們吐著信子。隨即,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尸山之中,從各個角落,竟是游出了無數蝎尾蛇!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