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白風師平地起風沙

他這最后一句, 當真是極為難聽, 謝憐有意無意朝前走了一步,攔在了三郎面前。見狀, 扶搖顏色更厲, 道:“太子殿下, 你還記不記得,自己什么身份?”

謝憐緩緩地道:“我是什么身份, 我比旁人都要清楚。”

扶搖道:“那你怎么到現在還敢站在他旁邊?!”

謝憐誠實地道:“因為……站在他旁邊就沒有蛇會來咬。”

“……”

聽到這個回答, 三郎“撲哧”一下,笑出了聲。扶搖的臉則是更青了, 道:“你……”

青著青著, 他的臉忽然變成了純黑色。不光是他的臉, 謝憐整個視線都變成了純黑色。

原來,扶搖方才打出的那一道烈焰屏障,以及他在坑底施放的火焰,忽然之間, 盡數熄滅了!

謝憐聽到三郎哈哈笑了兩聲, 道:“廢物!”, 便將他肩頭一攬。隨即,謝憐聽到二人上方傳來一陣急促而激烈的“砰砰”之聲,仿佛暴雨打在傘面之上。

不消說,必然是那一陣紫紅的蛇雨再也沒有了攔截的屏障,瘋狂下落起來,而這一把傘撐在上方, 將蛇雨盡數擋下,謝憐聞到一陣極為濃郁的血腥味,待要動作,三郎卻道:“別動。沒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敢過來。”

他語氣篤定,前一句低且柔,后一句卻是帶上了一些傲慢。謝憐本也不擔心,但聽到那邊傳來扶搖的怒喝,似乎是被蛇雨澆了個滿頭,道:“三郎!”

三郎立刻道:“不要。”

謝憐哭笑不得,道:“你怎知我要說什么?”

三郎道:“你盡可放心好了。他死不了。”

這時,兩人側前方傳來一聲吼叫,道:“你好歹毒!要我死就趕緊讓它們咬我一口給個痛快,這樣算怎么回事?”

半月道:“不是我!”想來是刻磨被砸醒了,發現自己正浸在無數條滑溜溜的蛇流之中,認定是半月做的好事,便吼了起來。謝憐道:“扶搖,你還能點火嗎?再點火!”

扶搖咬牙切齒地道:“你旁邊那個東西,正在壓制我的法術,不讓我點火!”

謝憐心中一沉,三郎道:“我沒有。”

謝憐道:“我知道你沒有。就是因為這樣才不對。半月和刻磨都被坤線索鎖住了不能施法,我法力用完了,而你又沒有壓制他,這不就說明,這坑底還有第六個人?!”

扶搖道:“哪有什么第六人,根本沒人從上面下來過!我看你是鬼迷了心竅……”

這時,只聽半月道:“是誰?”

謝憐道:“半月你怎么了?可是有人到你那邊去了?”

半月道:“有人……”一句未完,她的聲音便消失了,不知是被封了口還是失去知覺,謝憐又道:“半月怎么了?”

扶搖還在與那陣蛇纏斗,短暫的白光在一片漆黑中一波接著一波爆炸,他道:“小心她使詐誘你靠近!”

若是換個情形,謝憐也會覺得多半有詐,然而這半月關在上天庭諸位之中諱莫若深,靈文又多加叮囑,事情絕沒有那么簡單,偏生在這當口上出了事,若這坑底當真多出了一個人,只怕,就是來封口的!

謝憐道:“不一定。先救她!”說著便要沖進那蛇雨之中去,卻聽三郎在他耳邊道:“好!”

謝憐只覺一只手攬著他的肩,瞬間帶著他飚了出去,猛然醒悟,這少年竟是一手撐傘,一手攬他,前進攻擊。黑暗之中,銀光閃爍,叮叮當當,突然,一聲刺耳的刀劍相擊聲劃破眾人耳朵。

三郎“哦?”了一聲,道:“當真有著第六人。有趣。”

不知他是如何操控武器、操控的什么武器,但是,此時此刻,他所操控的武器,確實和一人正面交鋒了!

對方一語不發,謝憐聽到利劍破風之聲,想來是又出擊了。時不時有炫目的火花在黑暗中亮起,然而都是轉瞬即逝,照不亮對方面孔。謝憐側耳細聽戰局,卻感覺手腕上的若邪越纏越緊,他只得低頭道:“不要害怕,你放松一點,放松一點。”待若邪放松了一些,又揚聲道:“半月,你還醒著嗎?能回話嗎?”

那邊無人回話。扶搖道:“也許你們正在打的人就是她。”

謝憐道:“不,在打的這個不是半月!”

同樣是在黑暗中對戰,打刻磨時,三郎輕輕松松猶如戲耍對方,這一場,卻稍微認真了一點。對方武力極為了得,運用兵器得心應手,而半月身材瘦小,光看手臂也知道力量和武器非她所長,因此絕不可能是她在和三郎打斗。扶搖卻嗤道:“這種出賣自己國家的人,和女鬼宣姬毫無分別,你究竟是為什么還相信她?”

謝憐道:“扶搖,你能不能別突然這么急躁?你……等等,你剛才說什么?”

扶搖又是一掌,轟飛了數條蝎尾蛇,道:“我說你究竟是為什么這么相信她?就跟相信你旁邊那個東西一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