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戳鬼王太子求真容

謝憐仍是沒回頭, 道:“血雨探花?”

花城則道:“太子殿下。”

謝憐轉過身來, 莞爾道:“還是第一次聽到你這么叫我。”

那紅衣少年坐在席子上,支起一條腿, 道:“感覺如何?”

謝憐想了想, 終歸還是沒問他:“你為什么后來都不叫我哥哥了?”, 只道:“還好,還好。”

他道:“那日在與君山, 帶我走的新郎是你吧。”

花城唇角笑意愈深, 謝憐這才發現這句話似乎有歧義,連忙修改了一下, 又一本正經地道:“我是說, 在與君山偽裝新郎帶走我的那位是你吧?”

花城卻道:“我沒有偽裝新郎。”

真要這么說的話, 那倒也的確,當時那少年并沒有說自己是新郎云云,只是停在了花轎門前,然后伸出了手, 是謝憐自己跟他走的。謝憐道:“好吧。那, 你當時為什么會出現?”

花城道:“這個問題, 答案無非有兩種:第一,我是特地沖著太子殿下你去的;第二,路過,很閑。你覺得哪個比較可信?”

算了算他在自己身邊耗費的天數,謝憐由衷地道:“哪個比較可信不敢說,不過你好像真的很閑。”

他左手托著右手肘, 右手托著下巴,目光繞著花城打轉,點了點頭,道:“你,跟傳說中的,不太一樣。”

花城換了個姿勢,依舊是手托著腮,注視著他,道:“哦?那你是如何得知,我就是我的?”

謝憐滿腦子都是那血雨下的傘、那叮叮當的銀鏈、那冷冰冰的銀護腕,心想你又沒有很認真地在隱瞞,可到了口上,不知道怎么的就變了個樣。他一本正經地道:“你一身紅衣,又好像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畏懼,怎么試探都滴水不漏,必然是‘絕’及以上的境界。如此說來,除了那位令諸天仙神談之色變的‘血雨探花’,好像就想不到其他人選了。”

花城笑道:“你這么說的話,我可以當你是在夸我嗎?”

謝憐心道:“難道你沒聽出本來就是嗎?”

花城又道:“說了這么多,太子殿下為何不問我,接近你有什么目的?”

謝憐道:“如果你不想說,我問了,你會告訴我嗎?”

花城道:“那你可以趕走我呀。”

謝憐笑了,道:“你這么神通廣大,就算我現在趕走了你,你要真想做什么,不會換一張皮再來嗎?”

兩人正相視而笑,正在此時,一陣骨碌碌之聲忽然打破了菩薺觀里短暫的沉默。

二人朝聲音發出的方向望去,沒有人,只有一只黑色的小陶罐在地上滾動。

那正是養著半月的那只小陶罐,它原本被謝憐隨手放到了席子邊,卻不知何時自行倒下,滾到門口,被花城做的那扇木門攔住了,便一下一下地在門上撞。謝憐擔心它就這么把自己撞碎了,便上去打開了門。那小陶罐便一路骨碌碌滾到了門外的草地上。

謝憐跟在它后面,那只小陶罐滾到一片草地上,立了起來。分明只是一只罐子而已,卻給人一種它在仰望星空的錯覺。花城也從菩薺觀內走了出來,謝憐對著那陶罐道:“半月,你醒了嗎?”

幸虧得他們從戈壁回來時已入深夜,不然讓人看到謝憐深更半夜站在外面問一只罐子你怎么了,多半又要大驚小怪一番。

半晌,那小罐子里發出一個悶悶的少女聲音,道:“花將軍。”

謝憐在它旁邊坐了下來,道:“半月,你出來看星星啊?要不要出來看。”

花城站在一旁,倚著一棵樹,道:“她剛離開半月城,還是在里面多待一段時間比較好。”

聽到他給出的意見,謝憐覺得很有道理,畢竟半月之前在半月國待了兩百年,突然換了個地方,恐怕會難以適應,道:“那你還是在里面多呆一段時間吧,再養養好了。這里是我修行的地方,你不用擔心別的,那些什么將軍、士兵,都不用管了。”

那罐子晃了兩下,不知是想表達什么。頓了頓,謝憐還是覺得要和她說一下情況,斟酌了片刻,道:“半月,其實,不是你的蛇不聽話了,是小裴將軍偷偷學了你控蛇的法門。那些人都不是你的蛇咬的。”

半月悶聲道:“花將軍,當時我是不能動,但我都聽到了。”

聞言,謝憐一愣。這才知道,原來當時裴宿只是封了半月的行動能力,并沒封住她的知覺,道:“也好。”

想了想,他又道:“小裴將軍之所以這么做,可能還是不忍心看半月士兵受苦,想讓他們解脫,但是用錯了方法。”

“……”那罐子搖搖晃晃地道,“花將軍,裴宿哥哥會怎么樣啊?”

謝憐雙手籠袖,道:“不知道。不過,做了錯事,都是要接受一些懲罰的。”

沉默一陣,那罐子又晃了兩下,這下,謝憐總算看出來了,原來這樣晃,就是在點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