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戳鬼王太子求真容 2

只消這一刻空氣的凝結, 謝憐便知道了。這一句, 可能問得不太應該。

雖然這些日子來,兩人相處得頗為愉快, 但既然他未以真容相對, 揭示了身份也不褪去這一層皮相, 自然有其理由,不足為外人道。不等他回答, 謝憐旋即笑道:“我只是隨口說一句, 你別太放心上了。”

花城閉上眼,少頃, 微笑道:“日后有機會再給你看吧。”

若是別人來了這么一句, 那自然是隨口敷衍了, “日后有機會”就等于“別想了忘掉吧”。然而,既是花城說的,謝憐就覺得,他說日后就是日后, 一定會做到, 反而又起了幾分興趣, 莞爾道:“好。那就等你覺得可以了的時候,再給我看吧。現在就先休息吧。”

折騰到大半夜,他早就把做飯的念頭拋之腦后了,又躺到了席子上。花城也跟著躺下了。誰都沒有去糾結,為什么在各自都扯明了身份之后,一個神官和一只鬼, 還能躺在同一張破席子上,插科打諢,胡亂閑聊。

草席上沒有枕頭,花城枕著自己手臂,謝憐也學他枕著手臂,隨口道:“你們鬼界那邊看起來真的很清閑啊,都不用報到的嗎?”

花城不光枕著手臂,還支著腿,道:“報什么到?我們是各自為政,誰也管不著誰。”

原來鬼界都是一群混亂無組織的孤魂野鬼。謝憐也不奇怪,道:“原來如此,我還當你們也和上天庭一樣,是統一為事的。那這么說的話,你見過其他的鬼王嗎?”

花城道:“見過。”

謝憐道:“青鬼戚容也見過?”

花城道:“你是說那個品位低下的廢物嗎?”

謝憐心想:“這讓我怎么接?”好在也不需要他接,花城道:“打過個招呼,他跑了。”

謝憐直覺,這個“打招呼”,一定不是正常的打招呼,果然,花城悠然地道:“然后,就順便得了個‘血雨探花’的評語。”

“……”

原來之前他說,端了另一只鬼的老巢,說的就是青鬼戚容。而這“打招呼”,就是血洗的意思。謝憐心道這招呼真是不同凡響,摸摸下巴,道:“青鬼戚容同你有嫌隙么?”

花城道:“有。看他礙眼。”

謝憐哭笑不得,心想莫非你單挑三十三神官也是因為看他們礙眼?最終,還是沒問這個,只道:“上天庭有神官說他品位低下,還說鬼界都嫌棄他,莫非是當真如此。”

花城道:“當真。黑水也很嫌棄他。”

謝憐道:“黑水是誰?”隨即反應過來,道:“是‘黑水沉舟’那位嗎?”

花城道:“不錯。也叫黑水玄鬼。”

謝憐記起來了,這位黑水玄鬼,也是一“絕”,而青鬼戚容,只是‘近絕’。他饒有興趣地道:“你跟這位玄鬼很熟嗎?”

花城懶洋洋地道:“不熟。鬼界我本來就沒幾個熟的。”

謝憐倒是有點奇了,道:“是這樣嗎?我以為你的屬下應該很多。那可能我們在‘熟’的定義有點分歧吧。”

花城挑眉道:“不錯。在鬼界,不是‘絕’,沒有資格跟我說話。”

這是一句極為傲慢的話,然而被他說得理直氣壯,理所當然。謝憐微微一笑,道:“不熟你也都知道了。你們鬼界挺好的,籠統也就那么幾只大的。不像天界,上天庭的神官都記不住了,中天庭那些待飛升的,簡直一片汪洋。”可若次次都記不住人家名字,難免又要得罪人了。閑聊了一會兒,怕話題深入敏感之處,謝憐不再談二界之別,望了一眼緊閉的木門,道:“半月這孩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回來?”

想到方才那句振聾發聵的“我要拯救蒼生”,他腦海里有許多紛亂的畫面翻涌上來,又被他強行壓了下去。這時,卻聽花城道:“那句話真不錯。”

謝憐道:“什么?”

花城悠悠地道:“‘我要拯救蒼生。’”

“……”

謝憐如遭重擊。

他翻了個身,蜷成蝦米,簡直想用一雙手掩面,再多一雙手捂耳,呻吟道:“……三郎啊。”

花城似乎靠得更近了些,在他身后,一本正經地道:“嗯?這句話有什么問題嗎?”

他一直追問,謝憐拗不過他,又翻了回來,無奈道:“傻乎乎的。”

花城卻道:“怕什么。敢言蒼生,不管是要拯救蒼生,還是要屠盡蒼生,我都由衷佩服。前者比后者困難多了,我當然更加佩服。”

謝憐啼笑皆非地搖了搖頭,道:“敢言也要敢做,還要能做到才行啊。”

他捂住雙眼,躺平了身子,道:“哎,好吧,其實也沒什么,半月說的已經還好了。我年紀再小一點的時候,更傻的話都說過。”

花城笑道:“哦?什么樣的話,說來聽聽。”

恍神了片刻,謝憐一邊回憶著,一邊微微笑著道:“很多很多年以前,曾經有一個人,對我說自己活不下去了,問我到底他活著是為了什么,活著有什么意義。”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