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神武殿太子見太子

謝憐知道, 這一定是花城留下來的東西。他拿在手里, 琢磨了片刻,心想:“這是什么?”

謝憐為太子時, 在仙樂國皇宮之中長大。仙樂國原本便喜愛美麗珍貴之物, 追捧成風, 皇宮更是富麗非凡,黃金為柱, 玉石為階, 奇珍異寶數不勝數,王公貴族出身的孩童們常常是把各色寶石當成彈珠子打著玩兒, 見慣了寶貝。謝憐瞧這枚指環, 倒像是金剛石打磨而成的。然而, 指環形狀優美,技藝再精絕的能工巧匠怕是也打磨不出這般渾然天成的漂亮,而且,比之他見過的所有金剛石都要晶瑩剔透, 更加璀璨明亮, 使人見之著迷, 倒教他也說不準,這到底是什么東西了。

不過,就算說不準到底是什么,反正肯定是十分貴重和要緊的事物。而且,既然是戴在他脖子上,那就不會是對方無意間遺落的, 多半是花城離去之前所贈的信物了。收到信物,謝憐有些出乎意外,微微一笑,決意將它收好,下次見面再問那少年,送這個給他是什么意思。他只有一間小破道觀,沒有藏寶之處,想了想,最穩妥的法子還是貼身而藏,于是,還是把這條極細的銀鏈子重新戴上了。

連續往與君山和半月關跑了兩趟,回來后,謝憐在菩薺觀里癱了好幾天,若不是時不時有熱情過頭的村民捧著一些吃不完的饅頭粥點過來上供,怕是他這幾天就是一直都要這么干癱著了。緩過來后,他才漸漸地重新開始干活。如此過了數日,一天,靈文忽然通知他:趕緊上天。

聽她語氣,似乎大事不妙,謝憐多少也猜到一些,心里早有了準備,問道:“怎么了?是半月關的事嗎?”

靈文道:“不錯,你回仙京后直接來神武殿吧。”

聽到神武殿,謝憐一怔,心知,君吾回來了。

大從他第三次飛升后,還一直沒有見過君吾。因為身為第一武神,整年整月整日里不是閉關便是外出巡界,再要么就是去鎮山鎮海,自然是無緣得見了。如此說來,這一趟是非走不可了,于是,謝憐沒歇幾天,又登了仙京。

仙京有一條主干道,神武大街。雖然人間也為紀念君吾修建過很多條神武大街,但如之前所說,人間的許多事物都只是對天界事物的模仿和投影,因此,只有天上仙京的這一條,才是真正的神武大街。沿著這條寬闊的大街,謝憐朝天宮走去。各路仙神的神殿都聚集在天宮之內,成群成城,各展千秋。這邊雕梁畫棟,那邊小橋流水。四下仙風飄飄,足下云氣彌漫。一路上,他遇到不少行色匆匆的神官,然而,沒有一個敢搭理他。

其實在以往,謝憐走在天宮里,也是沒什么人搭理的,只是,那時候的“沒人搭理”,指的是各位仙僚不會上來和他并行,也不會主動和他閑聊,但基本的點個頭打個招呼的禮貌還是有的。現在,那就當真是假裝沒看到他了,仿佛多看一眼就會惹禍上身,在他前面的就走快,在他后面的就走慢,只恨不能離得丈八尺遠。謝憐早已習以為常,并不覺得有什么,畢竟他剛剛才把一位炙手可熱的新貴小裴將軍給扯了下去,人家不走遠點才是奇怪了。誰知,走著走著,忽聽有人在他身后喊道:“太子殿下!”

聞聲,謝憐一奇,心想這時還敢喊他,實是勇氣可嘉。可回頭一看,叫太子殿下的那名小神官卻是匆匆越過了他,向前方另一人奔去,邊奔邊道:“哎喲我的太子殿下!您去神武殿議事,怎么能把腰牌也忘了,這還怎么過去!”

謝憐這才反應過來。

難怪了,這一聲“太子殿下”,并不是在叫他。上天庭里,原本就有好幾位太子殿下,叫混了也不是什么奇事。

然而,當他一眼掃過去,掃到前方那另一位太子殿下身上時,卻又是微微一愣。

那青年劍眉星目,面帶笑容。這笑容跟上天庭其他神官的笑容都不同,乃是一種毫無心機的開懷笑意,使得他那張分明很英俊的面龐帶上了一種稚氣。如果換一位刻薄一點的神官,比如慕情,讓他來評價,大概就會說這是傻氣。他一身戎裝,英挺至極,然而,他這身戎裝在身,穿出的卻并非沙場將士的殺伐之氣,而是一派明亮開闊的王族貴氣,

謝憐駐足停步,盯著前方那青年看。而前方兩人覺察到他駐足,也回頭看他。那小神官一見是他,立即變了臉色。謝憐淺淺一點頭,對那青年微笑道:“你好啊,太子殿下。”

那位太子殿下明顯也是個平日不關心事的,不識得他的臉,見有人招呼,立即笑得燦爛爛的,大聲回道:“你好啊!”

他身旁的小神官悄悄推了一把他,道:“走吧,走吧,殿下,還要去神武殿議事呢。”

那青年卻是毫無自覺,根本沒反應過來下屬為什么突然狂推,奇怪道:“你做什么推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