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神武殿太子見太子 3

他雙膝尚未落地, 君吾一伸手, 便托住了他的手肘,沒讓他這一跪成真, 嘆道:“仙樂。”

謝憐又站直了, 垂首道:“對不起。”

君吾看他, 道:“你這算是知錯了?”

謝憐道:“知錯。”

君吾道:“那你說說,知的是什么錯?”

謝憐不語。君吾搖了搖頭, 道:“量你也不知道。”

他微一側首, 示意謝憐跟他走,兩人一齊往神武殿后緩緩步去。君吾負手在前, 邊走邊道:“仙樂現在是長大了。”

他這么說, 謝憐自然是沒敢接話。君吾又道:“你飛上來這么多天, 一次也沒有來神武殿報到過。若是換個人這么不敬,靈文殿就可以直接去問責了。”

謝憐第三次飛升后,一直沒敢去神武殿見君吾,就是不知道該用什么表情來面對這位帝君, 索性拖著。可是, 他方才那一聲“對不起”, 指的當然不是這個。君吾自然也心知肚明,又道:“你這一聲對不起,若還是為過去的事道歉,那便算了,我不收。你自己說過的,當忘則忘。”

謝憐苦笑道:“這怎么能忘。”

君吾淡聲道:“那就往前看吧, 還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你。”

謝憐揉了揉眉心,道:“仙樂眼下不過一介破爛神,沒有法力,談不上被需要,只求不添亂就好了。”

君吾道:“何必自貶?之前兩次,不是都做得挺好的?”

謝憐道:“只是可能把裴將軍給得罪了。”

君吾道:“明光那邊沒事,你不用擔心。”可說到裴將軍,就不得不再提花城了。君吾轉身,道:“彎刀厄命,血雨探花。說吧,你這次下去,惹上什么人了?”

謝憐輕咳一聲,道:“帝君,我發誓我真的什么也沒做。只是有一天路上偶遇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小朋友,跟他處了一段日子,并沒多想。”

君吾點頭,道:“偶遇,小朋友,絕境鬼王。仙樂,你可知,方才若是明光追問下去,而你當著其他神官的面也說了這些,后果會是什么。”

謝憐無奈道:“仙樂知道。但事實就是如此,我說實話,旁人不信也沒有辦法。我也不敢當著別人的面說這實話,還要多謝帝君及時解圍了。”

君吾道:“我自然知道你不會和鬼界蓄意勾結。”

謝憐道:“多謝帝君信任。”

君吾卻道:“但若是如此,我這邊手頭的一件要緊事務,恐怕就不大好派你去了。”

謝憐道:“何事?”

此時,二人已來到神武殿后。前殿后殿,以一面高大的壁畫隔開,壁畫正面,繪的是聳立于云海之巔的金殿,白光萬丈,壁畫背面,則是一副萬里山川圖。

謝憐仰頭望去,這面巨幅地圖上嵌著許多細碎的明珠,仿若星辰,這些,都是人間神武殿的所在標識。有一粒明珠鑲嵌在此,便說明這里有一座神武廟。八百年前,君吾領著第一次飛升的謝憐來到這里時,那些星光還沒有這般密集,而地圖之上,閃爍的珠光幾乎均勻覆蓋了整個視野,美妙而震撼。

君吾站在山川圖之前,道:“七日前,有許多人親眼見到,東邊一座森林附近,突然沖天燃起一條火龍。”

聞言,謝憐神色凝重起來。

君吾一手負在背后,一手輕輕敲了敲圖上一處,道:“那火龍燒了兩炷香,這才熄滅。你知道,這代表什么嗎?”

謝憐道:“火龍嘯天之法,火焰雖強,但不傷人。這是在求救。”

君吾道:“不錯。求救,而且,是一位來自上天庭的神官在求救。”

謝憐道:“并且,是被逼到絕路之下的求救。”

因為這火龍嘯天之法,火焰極強,而又不能傷人,勢必會爆了那位神官的一部分法力,一個不小心,也許是整個人的法力都爆掉,直接隕落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恐怕沒人會用這種法子求救。既然它出現了,那么,就說明,有一位神官,已經身處萬不得已的危機之中了。

謝憐道:“上天庭里最近有哪位神官下落不明嗎?”

君吾道:“這次把各神官都召了回來,其實不光是為半月關之事,更主要的就是趁此機會清查各位神官的行蹤。除了常年不現身的幾位,如雨師,地師,其他的神官就算未能趕回來,也都回應了。”

沉吟片刻,謝憐道:“有沒有可能不是本屆的神官,而是往屆的哪位退隱的神官呢?”

君吾道:“若是如此,那范圍就大了。許多退隱的神官,已經杳無音訊多年,根本無法推斷遇險的是哪一位。”

恐怕靈文殿的各位文官們最近兩眼發黑腳底發虛地就是在忙這件事,那難怪無法抽身細查與君山那人面疫少年的下落了。謝憐道:“能逼得一位神官不得不爆體來求救,想必來對來頭也不小。這附近可有什么妖魔鬼怪的老巢或者聚集之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