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入鬼市太子逢鬼王

十分慚愧, 直到兩個時辰后, 謝憐抽了個空偷偷看了卷軸,這才終于大致捋清了這位風師的來頭。

天界五師, 均以稱號代替姓氏。比如, 地師飛升前, 在人間的本名叫做明儀,飛升后, 便被稱作“地師儀”。而風師飛升前本名叫做師青玄, 飛升后,則被稱為“風師青玄”。風師青玄, 人如其號, 性情如風, 喜歡結交朋友,且出手大方,不拘小節,在上天庭的人緣極好, 從他在通靈陣里一散就是十萬功德便可以看出來了。話說回來, 其兄乃是執掌人間財運的大神官, 自然是出手大方,不拘小節了。

不錯,風師青玄的哥哥,便是那位“水橫天”,水師無渡了。

一齊下了界,二人并肩而行, 邊走邊聊。謝憐抱著手臂,由衷地道:“裴氏二將一姓二飛升,在人間已算是奇談,而你們風水二師同登上天庭,真真是更奇了。”

須知,幾萬個人里,也不一定有一個人能飛升,裴茗和裴宿之間尚且隔了幾百年,裴宿還不是裴茗的直系后人,乃是裴茗兄弟那邊曾曾曾曾了不知道幾輩的孫,這水師無渡和風師青玄,卻是一對貨真價實的血親兄弟,這才是真正的一門二飛升,如何不奇?

師青玄卻笑道:“這有什么,我跟我哥哥長于同一地,拜于同一師,修于同一道,自然也飛升于同一世了。”

這一點,謝憐也在惡補卷軸的時候也了解過了。風水二師中,師無渡率先飛升,沒過多少年,師青玄也渡了天劫。人們經常把這二位神官放到一起供奉,同殿而拜,平起平坐,可見,這兩兄弟是真的感情極好了。想必,水師也就是三郎和南風所說的,裴茗不會動風師的原因。畢竟是水橫天的胞弟,又如何輕易惹得起?

到這里,謝憐忽又想起一節,想想,還是問了出來,道:“風師大人,在神武殿上,我聽裴將軍的話,他似乎和你哥哥頗有交情。你這次去告了小裴將軍,你哥哥會不會……”

師青玄道:“不會不會。我哥哥早就知道我看不慣裴茗了。”

謝憐道:“知道是一回事,做了什么又是另一回事。這會不會讓水師大人和裴將軍生出嫌隙?”

師青玄卻道:“生出嫌隙才好,我巴不得我哥別跟他混一起,早日脫離三毒瘤。”

謝憐一怔,道:“什么三毒瘤?”

師青玄驚道:“什么!你這也不知道?哎!好吧,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了。你聽聽就算了,這三毒瘤,便是上天庭里名聲比較差、但關系又比較好的幾個神官的一個諢稱。也就是明光、靈文和我哥。”

謝憐心想:“居然不是謝憐、謝憐、謝憐。”

師青玄搖了搖風師扇,又道:“就算我沒看不慣他,這次的事,本來便是小裴自己的過錯,裴茗想拉那半月國師頂罪,保住小裴,這事可不能讓他辦成。不管是人是神是鬼,總得為自己做過的事負責。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說到最后一句,他語氣頗為不屑。謝憐聽了,笑道:“風師大人真是俠義心腸。”

師青玄笑道:“你也不錯。我是隱約聽過一些半月關的傳聞,但一直沒空去細究,加上我哥罵了我幾頓,事情多了也忘了。那天聽你在通靈陣里問,想起有這么一茬便去看了看,誰知道你不光問了,人還去了。我就想,哎,這人不錯!”

這風師是個十分直爽有趣的性子,謝憐非常能理解,為什么他在上天庭會人緣極好了。未曾料想,這一遭飛升,居然能在上天庭結實這樣的神官,他不禁莞爾一笑。誰知,才一轉頭,再回過頭來看時,身邊的白衣道人又變成了一名白衣女冠。

這變得也太突然了,謝憐腳底險些一滑,道:“風師大人,你為何又突然變身?”

師青玄一撩長發,道:“哦,太子殿下,實不相瞞,我這個樣子,法力會比較強。”

原來,前面說到,風師和水師經常是被供在一起的。然而,也因此生出了一個奇怪的意外。也許是人們覺得,同一座神殿里,拜的二位神官都是男的,好像差了點什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貌似一男一女才不缺什么,于是,后來就有人干了件事,那就是把風師像雕成了女像。

給他改了女像不說,還要胡說八道,杜撰故事,說什么這風水二神官乃是一對兄妹,甚至還有版本說是一對夫妻。幾百年下來,以訛傳訛,衍生出許多千奇百怪的故事,二位神官一時興起找來一看,看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然而這種胡說八道的東西,竟也有不少人相信了,提到風師往往搞不清男女,一口一個“娘娘保佑我”。因此,師青玄也有個諢號,叫做“風師娘娘”。

雖然滑稽,不過,這樣的荒唐事跡也不在少,就說靈文,也有類似的經歷。這靈文雖然是一位女神官,但是,她從來不像其他仙子那般打扮得花枝招展,通常是一身皂黑,干練利落,整天都在靈文殿駕著一堆文官批卷軸批得狀如瘋狂。縱是有性格使然的成分,不過,也有別的原因。到人間隨便抓一個人來問:靈文真君是男是女?誰都會堅定地回答:男。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