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隔紅云賞花心堪憐

花城這句話雖飽含輕蔑之意, 極不客氣, 但他一開口,那男人任由旁人嘲笑, 也不敢多辯。領謝憐前來的小鬟道:“這位公子, 你今天可真是好運氣。”

謝憐目光未曾轉移, 道:“怎么說?”

小鬟道:“我們城主很少來這里玩兒的,就是這幾天, 忽然才來了興致, 這難道還運氣不好么?”

聽她語氣,顯是對這位“城主”極為傾慕, 極為推崇, 只要能見到他, 便是莫大的幸事了,謝憐忍不住微微一笑。

帷幔是輕紗,紅影綽綽。此等風光,一派旖旎。紅幕之前, 還站著幾名嬌艷的女郎, 執掌賭桌。謝憐原先打算就站在外面看看算了, 聽到花城的聲音之后,開始試著往里擠一擠,但還是沒有先做聲。他擠到里三層,終于看到了那個正在賭桌上下注的男人。

那是個活人。謝憐并不驚訝,早便說過,鬼市里不光有鬼, 還有不少人間有修為的方士,有時候,一些垂死之人,或心存死念者,也會誤闖入。這男人也戴著面具,露出的兩個眼睛爆滿血絲,紅得像要流血,嘴唇發白,仿佛許多天不見陽光,雖然是個活人,但比在場其他鬼還像個鬼。

他雙手緊緊壓著桌上一個黑木賭盅,憋了一陣,仿佛豁出去了,道:“可是……那為什么剛才那個人可以賭他的雙腿?”

帷幕前一名女郎笑道:“剛才那人是神行大盜,他一雙腿輕功了得,走南闖北,是他安身立命之本,所以那雙腿才值得做籌碼。你既不是匠人,也不是名醫,你的一只手,又算得了什么呢?”

那男人一咬牙,道:“那我……我賭我——女兒的十年壽命!”

聞言,謝憐一怔,心道:“天底下竟然真的會有父親賭自己孩子的壽命,這也行嗎?”

帷幕之后,花城卻是笑了一聲,道:“行。”

不知是不是錯覺,這一聲“行”里,謝憐聽出了一縷森寒之意。

他又心道:“三郎說他一貫運氣好,抽簽也都是上上簽,若是他跟這人賭,豈不是一定會贏走人家女兒十年的壽命?”

剛這么想,便聽長桌旁的女郎嬌聲叱道:“雙數為負,單數為勝。一經開盅,絕無反悔。請!”

原來,花城根本不會下場去賭。那男人一陣亂抖,雙手緊緊扒著賭盅,一陣猛搖,大堂里稍稍安靜了些,骰子在賭盅里亂撞的聲音顯得愈加清脆。良久,他的動作戛然而止,然后,便是一片死寂。

過了許久,這男人才很慢、很慢地撬起了賭盅的一角,從縫里偷看了一眼,那雙爆滿血絲的眼睛突然一瞪。

他猛地一掀木盅,欣喜若狂道:“單!單!單!我贏了!我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贏了!!!我贏了!!!!”

圍在長桌旁的眾人眾鬼想看到的可不是這樣的結果,均是“嘁”的一聲,拍桌起哄,大是不滿。一名女郎笑道:“恭喜。你的生意,馬上便會有好轉了。”

那男人大笑一陣,又叫道:“且慢!我還要賭。”

女郎道:“歡迎。這次你想要的是什么?”

那男人把臉一沉,道:“我想要,我想要跟我做同一行的那幾個對手,全都暴斃而亡!”

聞言,大堂內一片嘖嘖之聲。那女郎掩口笑道:“如果是這個的話,可比你方才所求的要更困難一些了。你不考慮求點別的?比如,讓你的生意更上一層樓?”

那男人卻雙目赤紅地道:“不!我就要賭這個。我就賭這個。”

那女郎道:“那么,若求的是這個,你女兒的十年壽命,這個籌碼,可能不夠。”

那男人道:“不夠就再加。我賭我女兒的二十年壽命,再加上……再加上她的姻緣!”

眾鬼嘩然,大笑道:“這個爹喪心病狂啦!賣女兒啦!”

“厲害了,厲害啦!”

那女郎道:“雙數為負,單數為勝。一經開盅,絕無反悔。請!”

那男人又開始哆哆嗦嗦地搖起了賭盅。若是他輸了,他的女兒便要掉了二十年壽命和好好的姻緣,自然是不好;但若是他勝了,難道就讓他那幾位同行真的全都暴斃而亡?但謝憐覺得,花城應該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但幾經猶豫,還是往前站了一點。他尚且在猶豫該不該出手,略施小計,這時,一人拉住了他。他回頭一看,竟是師青玄。

師青玄已恢復了男身,低聲道:“別沖動。”

謝憐也低聲道:“風師大人,你怎么又變回來了?”

師青玄道:“唉,一言難盡,那群大娘小妹,拖著我跑,說要給我介紹好店,我好不容易逃出來,怕又被她們逮到,只好先變回來了。她們把我拉到一個地方往臉上涂了很多東西,又拉又扯又拍又打的,你快看看我的臉,有沒有怎么樣?有沒有什么不對勁的?”

他把臉湊到謝憐面前,謝憐仔細看了看,實話實說道:“好像更加光滑白皙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