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隔紅云賞花心堪憐 2

紅紗幔只分開了淺淺一線。這個位置, 只有謝憐才能看見幕后之人, 大堂內其他人眾鬼都被他的身子擋住了,看不見, 當然, 也不敢亂看。那只左眼凝視著謝憐, 而謝憐也凝視著他,微微入了神。

花城這幅容貌, 不光是看上去像長大了幾歲, 身量也變得更高了。從前謝憐看他,勉強點也能平視, 現在看他, 卻是非要揚首不可了。

對視半晌, 花城緩緩地開口了。

他沉聲道:“你是要比大,還是要比小。”

這聲音低沉悅耳,謝憐這才稍稍回過神來。反正比大比小都一樣,并無區別, 于是, 他答道:“比大。”

花城道:“好。我先來。”

謝憐左手托著黑木賭盅的底盤, 右手壓著上方圓形的盅蓋。花城站在他對面,右手覆著他的左手,帶著輕輕晃了一下,然后,開盅。只見底盤之上,兩顆骰子, 一個六點,一個五點。

懸在上方的郎千秋看得清楚,見一搖就這么大,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十分驚奇地道:“怎么會這樣??”

花城微微松開了一點手,對謝憐道:“這樣搖,你試試。”

謝憐便學著他的樣子,搖了兩下。花城卻道:“不對。”

雖是在說謝憐做的不對,但語氣卻低柔至極,耐心至極。說著,花城再次托住了他下面那只手,左手也探了出來,覆在謝憐壓著蓋子的右手上方,低聲道:“是這樣。”

如此,謝憐兩手的手背便都被花城的手心覆住了。

肌膚相觸,溫涼如玉,那對華麗精致的銀護腕倒是冰冷如鐵,然而,花城的動作似乎小心翼翼的,沒讓它們碰到謝憐。他的雙手帶著謝憐的雙手,不緊不慢地搖著黑木賭盅。

一下、兩下、三下。

鐺鐺、鐺鐺、鐺鐺。

兩顆骰子骨碌碌,在黑木盅里滾動,纏綿相撞,響聲清脆。不過是如此微弱的震動,卻震得謝憐手心手背一陣絲絲發麻。而這一絲麻意,順著他手腕爬了上去,擴散開來。

搖著搖著,謝憐無意間抬起眼簾,掃了一眼,發現花城根本沒看賭盅,卻是一直在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唇角微翹。謝憐也忍不住對他微微一笑,隨即想起還有很多人人鬼鬼在上面下面看著,立即斂了笑容,低頭認真地學習花城擺弄出來的手勢,道:“這樣么?”

花城唇邊笑意更深,道:“嗯。對,是這樣。”

看謝憐滿懷希望地搖了幾把,他又道:“打開看看?”

謝憐便打了開來,只見底盤上兩個白白骰子,是兩個三點。

兩個三點,已經是破天荒的驚人戰果了,謝憐心頭仿佛有春風吹過,心想:“莫非我真的抓住訣竅了?”

不過,就算是戰果驚人,六點還是比十一點小。他輕輕咳了一聲,道:“不好意思,我輸了。”

花城卻道:“不要緊,這盤不算。我現在是在教你,再來。”

這一句出來,無論郎千秋亦或師青玄都是瞠目結舌。堂下眾鬼更是目瞪口呆,紛紛犯起了嘀咕:

“城主這是怎么了?我以為城主要給他好看來著,結果還真是在教他啊??”

“這盤還能不算的??還能這樣玩兒??”

“這把不算數,那什么時候才算數?”

“看來城主今天的心情是真的很好啊……”

花城一挑左邊眉,外邊女郎立刻道:“請諸位靜一靜。”

大堂內瞬間又安靜下來,只是雖然都不說話了,目光卻更加肆無忌憚了。花城笑了笑,又在他耳邊柔聲鼓勵道:“再來?”

大概是因為賭坊內人人鬼鬼太多了,謝憐莫名覺得臉頰表皮一層有點發熱,道:“好。”

骨碌碌、骨碌碌,又搖了兩把。這次,揭開一看,竟是兩個四點。

花城道:“怎么樣,是不是大了一點?”

雖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但謝憐還是點了點頭,道:“是……大了一點。”

花城道:“做得很好,繼續。”

他這般循循善誘,但不知為何,四周傳來了許多曖昧的嘁嘁笑聲,聽聲音,似乎都是女鬼。謝憐也搞不清楚,到底什么姿勢才是正確的了。他先開始還老老實實地在研究花城的手如何擺放、快慢又是如何把握,現在卻只是任由花城帶著,胡亂瞎搖一氣了。搖著搖著,有一個念頭越來越強烈,謝憐心想:“三郎莫不是在哄我……”

而郎千秋一直在上方看著,大概也跟他感受一樣,忍不住道:“你,你不要搖了。他分明就是在騙你,哪有什么正確的姿勢。他肯定作弊了!”

他如此大聲喊出來,師青玄再次捂住了臉。

底下眾鬼噓聲大起,一陣骰子雨沖郎千秋丟去,都嚷嚷道:“無知小兒,不要說話!”

“吵什么吵,大家伙兒正看到精彩處呢!”

“那位道長照我們城主教的姿勢來做,得到的結果一次比一次大可是實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