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極樂坊攜君問仙樂

誰知, 謝憐尚未答話, 郎千秋聽了,卻道:“不行!”

師青玄道:“為什么不行?”

郎千秋認真地道:“仙樂殿下, 你是不是認識血雨探花?我聽你們這么說的話, 你和他算是朋友吧。”

謝憐點點頭。郎千秋道:“那當然不行了。雖然我覺得這鬼王不是什么好人, 但他給你放水,應該是因為把你當朋友。既然如此, 斷不可撒謊欺騙朋友。”

師青玄頭疼地道:“嗨呀千秋, 你真是個死腦筋!”

謝憐卻笑著點了點頭,道:“挺好的。泰華殿下說的。”

郎千秋笑道:“你也同意我, 是吧?”

師青玄道:“好什么好, 我們好歹有三個神官, 要是出來一趟空手而歸,傳回去肯定說我們比靈文殿效率還低,丟死人了。”

謝憐莞爾,正要說話, 卻聽身后傳來一陣鬼哭狼嚎之聲, 三人不禁齊齊回頭望去。只見小巷口外, 一群妖魔鬼怪追追打打著奔過去,嚷道:“那個小蒙面仔呢?那個小蒙面仔呢?”

謝憐見另外兩人神色警惕,道:“沒事,不是找我們的。”

話音剛落,一聲凄厲的大叫便劃破耳畔,尖銳地刺入他們耳中。

猛地聽到這一聲慘叫, 謝憐的心忽然一震,思緒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已經搶了出去。只見巷子外面一群奇形怪狀的妖魔鬼怪圍成一圈,紛紛叫道:“抓住啦!”

“再把他打死一次!”

“他媽的,這小渣滓偷了老子多少東西吃老子非從他身上一一刮下來不可!”

師青玄道:“太子殿下,你怎么了?”

謝憐沒有回答,一步一步地朝那邊走去。他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來,用力掀開外邊幾人,猛地一看——被壓在中間暴打的,是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看身量大約只有十五六歲,蜷成一團,縮在地上瑟瑟發抖。

雖然他緊緊抱著頭,但仍能看到,這少年的頭上亂七八糟地纏滿了數條繃帶,這些繃帶和他的頭發一樣,都已變得骯臟不堪。

這豈非正是那個謝憐在與君山匆匆見過一面,又消失無蹤、搜索無果的繃帶少年?

難怪數日以來,靈文殿都說搜索他的下落無果了,若是這少年逃進了鬼界的地盤,天界的靈文殿又如何能在人間搜索得到?

被謝憐扯開的幾只鬼一陣大怒,又把他扯了開去,一鬼去拽這少年頭上的繃帶,道:“這小雜碎怕是個比我還丑的丑八怪,這么怕人扯他臉上這些玩意兒……”

郎千秋怒道:“你們干什么!”上來便把那幾人又丟了開去。師青玄根本來不及阻止,只得摔扇子道:“千秋,說好的不會再沖動呢!”

這下,許多人都被郎千秋惹惱了,罵著“你又是個半路殺出來的什么玩意兒”紛紛朝他撲去。郎千秋道:“風師大人對不住,這是最后一次!”這便和他們乒乒乓乓地打了起來。師青玄無法,叫道:“呔!我再也不和你一起出巡了!”接下來,自然也只得加入戰局。偏生他們還不好施法暴露靈光,只能拳打腳踢。還有一小部分在毆打那少年,被謝憐掀開。他俯身想扶起那少年,道:“你還好吧?”

一聽到這個聲音,那少年肩頭一震,縮頭縮腦地看他。這一看,面朝謝憐,謝憐才發現,他正臉上纏著的繃帶全都被血浸污了,黑黑紅紅,甚是駭人。這副模樣,比上次他們分別時還可怕,從繃帶縫隙里露出的兩只大眼睛倒是黑白分明、清澈異常,然而,這雙漆黑的眼睛里映出了謝憐的倒影,卻滿是恐懼和膽怯。

謝憐扶著這少年的胳膊,道:“來,站起來。沒事了。”他卻忽的“啊”的一聲大叫,一把推開謝憐,跳起來就跑。

因這少年曾患有人免疫,與仙樂國必然脫不了關系,謝憐看到他就心頭巨震,心神難免有點恍惚,猝不及防被一把推開,連斗笠都摔地上了。他一怔,道:“等等!”

謝憐待要去追,方才被他掀開的那幾只惡鬼卻又糾纏上來。那少年往長街上逃,街上熙熙攘攘,他在群鬼中矮身鉆了幾下就快要消失。若邪難以在這種地方探出抓人。情急之下,謝憐道:“兩位大人,這邊交給你們了!”若邪倏出,將幾條惡鬼抽得飛向那兩人。他則矮身一抄,抄了斗笠,朝那少年逃跑的方向飛奔而去。

他在街上艱難地擠著前進,一路喊著:“借過!借過!”而那少年常年在人間藏匿躲閃,逃跑自然輕車熟路,一會兒能看到個腦袋,一會兒能看到個背影,一會兒又看不到了,竟是越來越遠。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謝憐只覺這個方向街上越來越熱鬧,人人鬼鬼摩肩接踵,擠得也越來越困難。正追著,忽然一大波人涌出,群鬼徹底將他和那少年沖散了。

眼看著紛紛擾擾的視線里,完全找不到那個小小的身影了,謝憐怔怔站在原地,出了神。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