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極樂坊攜君問仙樂 2

不知是不是錯覺, 謝憐覺得, 花城的肩膀,似乎有那么一瞬間的僵硬。

須臾, 花城神色如常地道:“我說過的。下次再見你, 會用我原本的面目。”

謝憐莞爾, 拍了拍他的肩,由衷地道:“挺好的。”

既不調侃, 也不寬慰, 不多說一句,自然處之。花城笑笑, 這一次, 神色是真正地如常了。兩人走了幾步, 謝憐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還沒向花城確認,將胸口那條銀鏈子取了下來,道:“對了,這個, 是不是你留下來的?”

花城看了那指環一眼, 微笑道:“送給你的。”

謝憐道:“這是什么?”

花城道:“不是什么貴重東西, 你帶著好玩兒就行了。”

雖然他是這么說,謝憐卻知道,這東西必然沒那么簡單,道:“那就多謝三郎了。”

看到他把指環又戴了回去,花城目中有微光閃動。謝憐四下望望,道:“在賭坊聽你說要來極樂坊, 我還以為極樂坊是什么煙花之地。如此看來,倒像是一間歌舞樂坊。”

花城挑眉道:“哥哥這說的是什么話,我可是從來不去煙花之地的。”

這倒是教謝憐奇了,道:“當真?”

花城道:“自然當真。”

兩人走到墨玉塌邊,并排坐了,他又道:“這地方是我修著玩兒的,算是居所之一,有空來晃晃,沒空不管。”

謝憐道:“原來是你家。”

花城卻糾正道:“居所。不是家。”

閑談幾句,謝憐道:“三郎,有件事,可能要拜托你一下,不知你有沒有空。”

花城道:“什么事?在我的地方,有事直接說。”

沉吟片刻,謝憐道:“之前在與君山處理了些事,我遇到過一個少年,與我故國可能有些淵源。”

聽他說到“淵源”二字,花城的眼睛瞇了瞇,不語。謝憐繼續道:“但我當時處理不當,把他嚇跑了。后來我托人搜尋他的下落,始終沒能再見。方才在你這鬼市一通亂走,卻好像無意間遇到了。三郎是此處主人,不知道能不能請你幫我找一找?那少年臉上纏滿綁帶,剛剛從這極樂坊門前逃走。”

花城沒多說什么,站起身來低低說了幾句,似乎在和誰通靈。片刻,又坐了下來,笑道:“好了,等著吧。”

他是鬼市之主,自然比他行事方便。謝憐松了口氣,道:“真是又多謝你了。”

花城道:“這算什么。不過,你就這么丟下了郎千秋?”

謝憐心想,郎千秋若是在,直頭直腦的,還真難說又會鬧出什么來,還是之后再匯合吧。他隨口道:“方才在賭坊,泰華殿下可能給你添麻煩了,不好意思啦。”

花城臉上又出現了那種帶點輕蔑意味的笑容,道:“哪兒的話。他還不夠資格算什么麻煩。”

謝憐道:“泰華殿下也是天性如此,見到那種賭局,覺得非制止不可,這才一時沖動。”

花城淡聲道:“那是他見識太少。在讓自己多活十年和讓敵人少活十年里毫不猶豫地選擇后者,這就是人的恨意。”說完,又嗤笑一聲,抱起手臂,道:“郎千秋這種傻瓜也能飛升,真是天界無人。”

“……”

謝憐有點心虛地揉了揉眉心,心道:“話不能這么說啊,畢竟我一個收破爛的都能飛升……”

猶豫片刻,他還是道:“三郎,這么說的話,可能逾越了,但我還是多說一句。你那間賭坊,十分危險,怕是終有一天要出事的。”

這種賭兒賭女賭人壽命和暴斃的賭局,真是十分造孽了。而且,小打小鬧倒也罷了,萬一哪天賭得太大,天界遲早不能袖手旁觀。聞言,花城看了看他,道:“殿下,你問過郎千秋,為什么他要沖出去沒有?”

謝憐微微一怔,不知他為何忽然這么問。花城又道:“我猜,他肯定跟你說,如果他不做這件事,就沒有人會做這件事了。”

謝憐道:“你猜的很準,他的確是這么說的。”

花城道:“那么,我就是完全相反的情況。如果我不掌控這種地方,還是會有另一個人來掌控。與其掌控在別人手里,不如掌控在我的手里。”

謝憐明白了。

各有道路,他并不知鬼界是怎么個情況,本也不好多說。花城又道:“不過,還是多謝哥哥的關心了。”

正在此時,謝憐聽到門口傳來一個聲音。一名年輕男子道:“城主,那名繃帶少年,屬下已經找到了。”

謝憐向門口望去,只見一名戴著面具的黑衣青年站在極樂坊門口,珠簾之外,正微微躬身。而他手里抓的,正是那名衣衫襤褸的繃帶少年。

花城頭也不回,道:“帶過來。”

那黑衣青年便提著那少年走了進來,將他輕輕放在地上。那繃帶少年可能是知道跑不了了,被放下來后只是低頭。而謝憐無意間掃過那青年的手腕,忽然發現,這人手腕上,有一道黑色的咒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