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借運道夜探極樂坊

那紅衣人腰懸一把修長的銀色彎刀, 正是花城。他邊走邊道:“哥哥, 你可叫我好找。”

他原先出去時是什么樣,回來時也是什么樣, 只是原先掛在他腰間的那把彎刀已經出鞘, 和刀鞘一起懸于鮮紅的衣擺上, 走起路來叮叮當當,極是囂張。而厄命刀柄上那只銀色的眼睛已經閉上了。謝憐松了口氣, 頓了頓, 緩緩地道:“我本想去看看螢,誰知你這屋子太大, 走岔路了。”

他原本是想告訴花城方才所遇之事的, 可話到嘴邊, 卻轉了一道,咽了下去。

那面具人行蹤詭異,自是為了掩人耳目,然而, 掩的究竟是誰的耳目?旁人的?花城的?還是……他的?

謝憐還沒忘記, 他此來鬼市, 是為了探查那名失蹤的神官的下落。一切蹊蹺線索均不能放過,因此,決定暫不打草驚蛇,先想辦法進這道門去看看。若是與此事無關,當立即告知花城他這名屬下的異動;而若是與此事有關……

他兀自思量著,花城則一邊帶著他往回走, 一邊道:“你若還想見那少年,我自會派人把他送上來,只消回極樂殿等著便是了。”

大抵是因為心中有事瞞著對方,謝憐對花城說話的口氣,不由自主地更軟和了,道:“你這么快便把事情處理完了?”

花城嘴角帶了點不屑,道:“處理完了。不過又是一群廢物在丟人現眼罷了。”

一聽他說“廢物”,口氣十分熟悉,謝憐猜測道:“青鬼戚容?”

花城笑道:“不錯。我不是說了嗎,誰也惦記著我這地方呢。戚容想鬼市不是一年兩年了,可偏生他最多也只能想想,眼紅得緊,所以時常派些跟他一樣的廢物來搗亂。見怪不怪咯。”

二人邊走邊說,這一回,謝憐仔仔細細地記了路。回到極樂殿,不多時,螢果然又被兩名女郎送了上來。

經過一番梳洗整理,他換上了干凈的衣物和雪白的繃帶,雖然仍是密密地纏著頭臉,但也有些煥然一新的意思。這么看來,這少年分明四肢修長,秀骨清癯,本該是個極好的苗子。然而,如今的他,卻是一副勾腰垂首、不敢抬頭的畏縮模樣,謝憐忍不住心中難過。

他拉著那少年坐下,道:“小螢姑娘臨終之前那幾句,算是有意將你托付于我,我也算是答應了她。不過,我還是得問問你本人的意愿。從今往后,你可愿意隨我修行?”

那少年愣愣看著他,似乎不怎么敢相信,有人肯帶他修行。謝憐又道:“我那邊雖然條件不算得好,但保你不必再東躲西藏、偷食挨打還是沒問題的。”

他說這話時,卻沒發現一旁的花城乜著眼睛,冷冷地盯著那少年,目光里盡是審視的意味。

螢一雙眼睛里又是遲疑,又是期待。謝憐知道他一時半會兒可能還是不太敢信,心想還是多說說話,慢慢來,拍了拍他的肩,想了想,溫聲道:“你記著小螢姑娘,給自己取名叫做‘螢’,這很好,不過還差了一個姓。永安國國姓為郎,不若今后你便得一個新姓名,叫做郎螢?”

這一問,那少年倒是緩緩點頭了。點著頭,便從他腹中傳來一陣咕咕之聲,他仿佛窘迫,立刻把頭埋下。謝憐見狀,倍是感傷:“這孩子大概已有幾百歲了,也不知是何機緣巧合,化為活鬼,留在了這世上。也不知究竟是在給他續命,還是在教他受罪。”正想再給他找找有沒有什么吃的,卻見極樂殿外涌入許多曼妙女郎。

這些自然是花城安排上來的。每名女郎手中都托著一只玉盤,玉盤中是各色佳肴、美釀、鮮果、小點。她們玉步纖纖,走馬燈一般繞著大殿走過,每一個經過墨玉榻時,便將手中的玉盤奉上,置于桌上。郎螢光是看著,卻不敢動手,謝憐便推了幾個盤子到他面前,他這才慢慢拿著吃起來。

看著這少年,謝憐腦海中忽然浮現一幕。也是一個臉上都纏滿了繃帶的少年,渾身臟兮兮的,蹲在地上,手里抱著一個供盤,低頭偷偷吃著盤子里的果點。

這是他許多年以前見到的一幕了。大概是因為和面前這一幕有些相似之處,才讓他在此刻又記起來。謝憐輕輕搖了搖頭,似乎想把這畫面從腦海中驅逐。正在此時,一名身穿紫色紗衣的窈窕女郎送上了酒盞。花城舉手,給他斟了一盞,道:“喝一杯?”

謝憐方才心中有事,分了神,隨手接過便往口里送。甫一入口,才知是酒,目光轉了回來。誰知,這一轉,剛好看到花城背后,那送酒的女郎對他拋了個媚眼。

他當場就噴了:“噗——”

還好他那一口酒已經咽了下去,什么都沒噴出,只是把自己嗆到了,咳嗽不止。郎螢也被他嚇了一跳,手里的糕點掉到桌上,謝憐邊咳邊對他道:“沒事。沒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