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極樂化土芳心再臨

兩人一動不動, 一語不發。既沒有托一個掌心焰看個究竟, 也沒有率先出聲質問。不過,對方明顯是已經覺察他們的到來了, 因為, 他們駐足后, 從對面傳來了冷冰冰的一句。

一個男子沉聲道:“無可奉告。”

一聽這聲音,師青玄立即便燃起了一道掌心焰。謝憐沒想到他會突然點火, 根本來不及阻止。那火光明亮至極, 映出了一個黑衣男子的身影。

這黑衣男子低頭靠在道路盡頭的石壁上,一張臉慘白如紙, 黑發蓬亂, 但那一頭亂發中的雙眼卻是湛然有神, 仿佛兩道燃燒的寒冰。雖然盤足而坐,空氣中一股越發濃重的血腥味卻說明了他當真傷得極重,分明是被關押在此處的。他方才那句“無可奉告”,也大概是把他們當做了前來拷問的人。

師青玄看清了這男子的臉, 道:“是你!”

那男子似是也沒料到來人, 頓了片刻, 仿佛也想說一句“是你”,但終是忍住了。謝憐收起了方才暗中蓄力的若邪,道:“原來你們二位認識的。”

幾經波折終于在此處找到了人,師青玄面露欣慰之色,正要答話,誰知, 那男子斬釘截鐵地道:“不認識。”

師青玄聞言大怒,用折扇指他道:“認識我是什么很丟臉的事嗎?你這么說真不夠意思,明兄,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

那男子斷然拒絕,道:“我沒有會穿成這樣到處亂跑的朋友。”

“……”

師青玄還穿著那身紫色紗衣,當真是……不堪入目。謝憐聽了直想笑,心想:“原來真的會有人用‘某人最好的朋友’來定義自己。”不過,這大概也是師青玄這個人的特色了。再一想,“明兄”?五師之中,地師的名字豈非就叫做明儀?于是,謝憐道:“莫非這位就是地師大人?”

師青玄道:“就是他了。你也見過的。”

謝憐打量明儀,奇道:“見過嗎?”他似乎并不記得這么一號人物。師青玄道:“見過的。”

明儀卻道:“沒見過。”

師青玄道:“明明就見過的,上次在半月關。”

“……”

看著明儀由白轉為鐵青的臉色,謝憐終于記起來了。上次半月關一見,師青玄身邊不是還有一個黑衣女郎嗎!

當時花城便對他說,這位不是水師,但也肯定是風水雨地雷五師之一,果然不錯。原來師青玄不光熱衷于自己化女相,還熱衷于拖別人和他一起化女相。難怪那黑衣女郎臉色那么差,仿佛極為嫌惡。想起這次進入鬼市之前師青玄也是百般慫恿他“同樂”,謝憐不禁輕咳一聲,心道好險好險。

正了色,思緒拉回正事。君吾之前對他說過,上天庭有幾位神官是常年杳無音信的,其中就包括雨師、地師。謝憐道:“地師大人,那以火龍嘯天是你發的?”

明儀道:“是我。”

那么就是救對人了。謝憐一點頭,道:“地師大人恐怕傷勢不輕,我們先趕快離開,有話之后再說。”

師青玄二話不說,立即蹲下來把明儀背了,道:“那行,走吧!”

三人順原路返回,師青玄邊走邊道:“我說明兄,你不是很能打的嗎,咱們在半月關那兒分開的時候還見你好好的,短短幾天怎么給打成這樣了?你是怎么惹到花城的?”

他語氣中還有一點幸災樂禍,謝憐心道:“嗯,這可真是朋友的說話方式,果然是好朋友。”明儀卻是似乎受不了再聽到師青玄說話了,三個字迸出,道:“你閉嘴!”

師青玄問的這個問題卻也是謝憐想弄明白的。師青玄這個問法太欠打,只有熟人才能問,于是他換了措辭,道:“地師大人,花城他是為何要為難你?”

明儀倒是沒叫他閉嘴,但也沒答話。謝憐側首一看,他竟是已閉上了雙眼。想來是受困地下拷問數日,傷勢頗重,突見救兵,心下寬慰,終于可以休息一刻了。反正回到天界之后還能再談,也不急于一時,便也不叫醒他。

三人奔上臺階,謝憐摸出骰子,又是一丟。黑暗中不知丟出了幾點,只聽面前“喀”的一聲輕響,拉開了一條縫,光亮從這條縫里透出。謝憐推門,心中正想著:“不知趕不趕得上把郎螢也帶走?”豈料他一腳踩出,卻是踩了個空。

這一腳踩空,謝憐立即道:“別出來!”

他身子在空中翻了個翻,落在一個硬硬的什么東西上。正松了口氣,心想幸好不是落到什么刀山火海上,再一抬頭,卻覺得刀山火海可能還好一點。只見花城那張俊美異常的臉就在咫尺之處,挑著一邊眉,正在看著他。

這一次,石門打開,一腳踏空,他竟是直接掉到了花城身上!

這石門通往之處,乃是一間金碧輝煌的大屋。屋內四面墻壁上陳列著各式兵器,有刀,有劍,有矛,有盾,有鞭,有錘,竟像是一間兵器收藏庫。任是誰人,只要是男兒,身處這樣一件兵器庫,四面八方都被各式武器環繞,定然如置身天界,熱血沸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