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黑國師血洗鎏金宴

謝憐沒有回答, 瞳孔微微收縮。

圍觀的神官們有的懵里懵懂, 四下悄聲問“什么國師?國師是誰?”有的心思細密,卻是立即理了出來:郎千秋是永安國的太子, 與他同代的永安國國師, 便是妖道雙師中的另一位, 芳心國師。而此刻,郎千秋抓著謝憐, 喊他“國師”, 這豈非是在說……謝憐便是那位禍國妖道——芳心國師?!

可是,謝憐乃是仙樂國的太子, 仙樂國便是被永安國所滅, 他又怎么會去做永安國的國師?諸位神官都感覺到, 今天走的這一遭,怕是要撞上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了,盡皆屏息凝神,盯著神武殿中心幾人。郎千秋仍是死死抓著謝憐, 胸口急劇起伏幾下, 勉強道:“你……我分明親手殺的你, 親手封你入棺,你……原來你?!”

他喘了一口氣,才道:“國師,你真是神通廣大啊!”

泰華殿下在上天庭中是出了名的開朗和樂,一貫沒有心機,也從不為難人, 更從沒有露出過這樣的神色,似悲似憤,似仇似恨,仿佛只要謝憐答一個“是”,他立刻就要撲上去。風信距離二人站得最近,望著謝憐,震驚之色不可掩飾。而慕情卻是目光顫動,克制的震驚之中還有隱隱的激動。師青玄放平明儀,道:“千秋你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如果太子殿下就是那芳心國師,你怎么會到現在才認出來?”

這時,一旁一個男子道:“青玄,這就是你不知道了。那傳說中的芳心國師一貫性情孤高,神秘冷傲,從來不以真容示人,一向都帶著一張白銀面具。泰華殿下應該從前就沒見過他真容吧。”

說話這人抱著手臂,遠遠立于一側,正是裴茗。師青玄見了他就不快,一甩拂塵,張口便駁:“既然如此,就是說從來沒人見過芳心國師長什么樣了。裴將軍何必一副已經確定仙樂殿下就是芳心國師的口氣?”

他和謝憐行動時奇態百出,惹人發笑,而一到上天庭,卻是換了個模樣,十分自矜,一舉一動都很注意形象,頗具風范。正在此時,殿后繞出一個雪白的身影。除了中心幾人,原本在大殿中嗡嗡亂談的數為神官連忙各自站好了位置,躬身道:“帝君。”

君吾微一舉手,各位又挺直了腰桿。君吾徑自走來,查看明儀片刻,道:“先將地師安置好。”

于是,四名藥師神官上來扶起明儀,帶了下去。師青玄似乎也想跟著下去看看,但再看看神武殿內這情形,還是放心不下,站定不走。君吾與謝憐擦肩而過,在他右手臂上拍了一下。方才鮮血還順著謝憐的袖子滴滴下落,這一拍之后,立即止住。君吾負手回到上方寶座,這才道:“說說吧,又怎么了。泰華做什么扯著仙樂不松手,仙樂又是為什么低著頭?”

他一來,在場所有人都安心了。郎千秋又望了一眼謝憐,見他還是一語不發,而現下四面都是神官,不怕他逃走,便緩緩松了手,轉向君吾,躬身道:“帝君,此人數百年前,化名芳心,坐上了我永安的國師之位,殺我親族,禍我國家。我……我要與他決戰,請帝君今日做個見證!”

神武殿中,就算是沒聽過芳心國師的也趕緊地通靈去查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芳心國師,乃是永安國太子郎千秋的救命恩人與授業恩師。他之所以會被列為妖道雙師之一,是因為鎏金宴血洗永安皇室的著名事跡。

這鎏金宴,最初乃是風行于仙樂貴族的一種宴會,因宴會上所用的酒器、食器、樂器皆為精美至極的金器,奢華無比,故名此。永安建國后,一開始是昭告天下,信誓旦旦地道必將杜絕前朝奢靡風氣,絕不重蹈覆舟,只一心一意為民分憂解難。然而過了幾十年,什么都學到了,還是照舊那一套。

在永安太子十七歲生辰的那個晚上,皇宮內舉辦了一場鎏金宴。而芳心國師,就是在這一場鎏金宴中,手持一劍,殺盡了在場所有的永安皇族。黃金杯翻,血紅如酒,場面極為殘忍。只有姍姍來遲的郎千秋逃過一劫,卻也險些被滅口。

這一場驚變之后,永安皇室元氣大傷,若非郎千秋一貫頗得民心,又竭心費力,動亂不可避免。好容易穩定了局勢,永安皇室召集天下奇人異士追殺逃竄的兇手,最后,終于將之拿下,郎千秋親手殺死了一代妖道芳心國師,并將其尸體封進棺槨,重重釘上,鎮壓入土。

郎千秋死死盯著謝憐,顫聲道:“你為何要那么做,我一直不明白。你說你是看不得我們坐在這個位置上,我從來不信,我根本不覺得你是想篡位。現在我終于知道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了。”

眾位神官都是瞠目結舌,紛紛暗自嘀咕,或是私下通靈:“這是報復!”

“可不是報復?仙樂國滅了,他就要把永安國也給滅了。永安人殺了他的父皇母后,所以他也要殺了永安太子的父皇母后,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