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恚南陽拳打刁玄真

鏗鏘一句, 再無轉圜余地。

郎千秋沉聲道:“你承認了, 那很好。”

早便說過,上天庭中, 手沾鮮血的神官, 數不勝數。然而, 說實話,還真沒幾個因為這些陳年血債鬧成這樣的。

究其原因, 第一, 旁的神官手上所沾的鮮血,都是凡人的, 而且, 這些凡人沒有一個郎千秋這樣爭氣的后人飛了天, 以神官之尊向兇手問責。第二,飛升之后,對不堪歷史都是能掩則掩,掖掖藏好了, 少有撕到明面上來的。鬧成這樣, 也難得的難看了。

而既然撕到明面上了, 接下來諸位最關心的,就是該如何收場了。之前裴宿有裴將軍力保,最后也逃不了被流放凡間,而謝憐可是沒什么靠山的。如今,恐怕就只看君吾還念不念舊情,有沒有保他的心了。

但是, 各位神官那頭一直弄不明白,君吾對謝憐究竟是怎么個態度。仙樂太子頭一回飛升那陣,自然是青睞有加;可第二次飛升,兩人打了一場,謝憐還是捅了君吾好幾劍才被拿下的;這第三次飛升,兩人相處卻頗為平和,好像都忘了先前的事兒,實在是教人琢磨不透。因此,數雙耳朵都豎了起來,等聽上方那位如何發落。

誰知,不等君吾發落,謝憐卻先出聲了。他道:“仙樂有個不情之請。”

君吾道:“你說。”

謝憐道:“請帝君去我仙籍,貶我下凡。”

聞言,有些神官吃了一驚,倒是略感佩服。畢竟誰都不想被貶,飛升多不容易?辛辛苦苦爬到這么高,一下子摔下來,想想也怕死了,敢這么直接對君吾說請您貶了我吧,他們反正是做不到。但也有些神官不以為意,畢竟已經鬧到這一步了,以進為退說不定比抵死不認好,而且謝憐都被貶兩次了,再貶個第三次,對他來說應該沒什么大不了,貶著貶著也該他習慣了。

郎千秋卻道:“你不需要自貶,你飛升是你的本事。我只想跟你決戰一場。”

謝憐道:“我不想跟你打。”

郎千秋道:“為什么?你從前也不是沒跟我打過。這一戰不論生死,從此了結!”

謝憐淡聲道:“不為什么。跟我打,你必死無疑。”

他這一句輕描淡寫,卻激起四周一片輕微的抽氣之聲。不少非武神的神官心想:你一個連法力都沒有的破爛神,怎好意思對郎千秋堂堂一位東方武神說你跟我打必死無疑?未免也太狂妄了。說得好像他被貶是讓著郎千秋不跟他一般見識似的,真是胡吹大氣。然而,郎千秋卻一點也不覺得他所言夸張,只認真地道:“我說了,生死不論!我也不需要你讓我。”

謝憐卻不應他,對君吾道:“請帝君貶我下界。”

郎千秋要抓他回應,師青玄卻趕緊地道:“且慢!諸位,我以為此事存疑。”

君吾道:“風師說來。”

師青玄道:“諸位仙僚似乎都認為仙樂殿下是為報復才化名芳心,血洗永安皇室。但他若是要報復,又為何獨獨放過了身為永安太子的泰華殿下?照理說,一個復仇者最想手刃的,不就應該是這位太子殿下嗎?”

這一節原先也不是沒人想到,但都覺得沒必要主動發聲,此時風師帶頭說了,才有幾人跟著點頭。師青玄又道:“我與謝憐此人雖相交無多時,但我親眼看到他為救泰華殿下正面迎擊彎刀厄命。千秋,”他轉向郎千秋,道,“若是對你永安皇室有恨,又怎會甘冒奇險給你擋刀?”

聽到“正面迎擊彎刀厄命”,風信與慕情都凜了神色。郎千秋不語,聽到有細小的聲音嘀咕“說不定是因為心虛愧疚”,師青玄馬上又高聲補了一句蓋過去,道:“所以!我以為此事存疑!”

這時,裴茗嘆了口氣,道:“真是羨慕。”

師青玄一甩拂塵,不愉道:“裴將軍有話直說。”

裴茗扶劍端立,笑道:“我說羨慕,就是在直說。我羨慕仙樂殿下,能得風師大人一力擔保,仗義執言。我們小裴就沒這個福分了。我說他那事存疑,卻硬是被駁了回去,怎能不羨慕?”

師青玄道:“裴將軍你不要混淆視聽。小裴的事能一樣嗎?我是親眼見他惡行,也是親耳聽他承認了的。”

裴茗道:“那今日豈不也是一樣?泰華殿下親眼見他惡行,也親耳聽仙樂殿下承認了,又有什么不同之處?”

師青玄大怒,待要再跟他理論,謝憐抓住他,道:“風師大人,多謝你,我承你的情。不過不必了。”

師青玄一時半會兒也沒想到該怎么駁斥裴茗,指了指他,一口氣憋住了。這時,君吾總算發話了。他淡聲道:“諸位稍安勿躁。”

他發聲也并不如何洪亮,平和得很,然而,神武殿上每一位神官都聽得清清楚楚,忙又站好。待大殿安靜下來,君吾道:“泰華,你行事素來是有些沖動的。遇事不可一味猛沖,須得冷靜聆聽,再做定奪。”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