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玲瓏骰只為一人安

見狀, 謝憐不由自主伸出手去, 想要摸摸它,道:“這是怎么了……”

花城卻微一側身, 避開他的手, 還在刀柄上狠狠拍了一掌, 道:“沒怎么。別理它。”

令諸天仙神聞風喪膽的詛咒之刃彎刀厄命被他一掌打得一響,抖得更厲害了。這時, 謝憐又聽風信在通靈陣里道:“花城為什么能在仙京用縮地千里?!這門到底要怎么才能打開?!”

師青玄道:“南陽將軍!我我我!我大概知道怎么開, 之前我跟太子殿下出公務的時候吃了花城這招不少苦,你先拿兩個骰子在門口丟一下, 再打開門試試看。”

謝憐想起來了, 方才, 他可不正是無意間在大殿里擲了兩個骰子玩兒嗎?他和師青玄在地龍洞和野人精前奪命狂奔的狼狽仍歷歷在目,若是真讓他們也打開了門,不知又要遇到多少危機,忙道:“且住!千萬別!小心啊!”

然而, 他的聲音并沒有傳進通靈陣里。恐怕是在仙京時沒空及時補充法力, 現下法力枯竭, 只能聽,不能說了。而且就算能說,大概也已經遲了,風信似乎二話不說就照師青玄所說的做了,從何得知的呢?因為下一刻,風信在通靈陣里就突破然破口大罵了起來。他一激動就罵人, 一罵人就格外不堪入耳,為凈視聽在此不做轉述。眾神官可都密切關注著這事呢,忙問道:“將軍,你怎么啦!”

慕情的聲音傳來,也是極為愕然:“這什么地方???”看來他也和風信一道進了門。師青玄道:“你們小心啊!擲出來的點數不同到的地方也就不同,你們擲出了幾??”

慕情道:“他丟了個四!”

謝憐聽風信罵聲里還帶著一絲極難覺察的慌亂和恐懼,擔心他們遇到了極危險的境地。他聲音傳不進通靈陣里,卻想起這個法術的主人就在眼前,顧不得別的,忙問道:“三郎,骰子擲出四點后打開門看到的是什么?”

花城道:“隨機。擲骰子的人覺得什么地方最恐怖,打開門就會到什么地方。”

話音剛落,只聽慕情冷冷地道:“讓你搶著丟,丟出個女浴來!給我我來!”

聽到“女浴”,謝憐一把捂住了臉。

風信慣來是對女人敬而遠之的,談之色變,猶如洪水猛獸,對他來說,女浴堂,果真就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地方了,比什么虎穴龍潭都深不可測。聽上去慕情成功搶到了骰子,謝憐松了一口氣,然而,不出片刻,兩人又是一陣怒叫。師青玄崩潰地道:“兩位將軍,你們這次看到的是什么東西啊?”

那邊卻無人應答,只傳來“咕咚咕咚”的一陣奇怪聲音,仿佛兩人都沉進了水里。眾人屏息凝神,半晌,風信突然呸了好幾口,仿佛破出了水面,在吐什么東西,大喝道:“黑沼巨鱷!”

原來,兩人前腳才落荒而逃逃出熱氣騰騰的女澡堂,慕情丟了這一把,后腳便一腳踩進了沼澤迷地。泥沼瞬間沒過了腰,淹過了口,勉力沖出后,又有數十條奇長無比的鱷魚精團團圍了上來。這些鱷魚精條條長逾四丈,常年食人,都修出了人手人腿,劃動起來,畫面令人窒息,看得兩人惡心不已,半身陷在沼澤里一身黑泥地狂打鱷怪,打來打去,風信無法忍受地道:“還是我來,把骰子給我!你不也沒有丟對!”

慕情卻是從來不肯認輸的,轟出一道白光,道:“鱷怪好,鱷怪哪有女浴傷風敗俗,誰知道你還會再擲出個什么。給我!”

風信怒道:“他媽的,我剛才不是已經給你了?!骰子呢?!”

兩人完全忘記了神識都還連著通靈陣呢,都嫌棄是對方手氣不好,又開始砰砰乓乓對打起來,骰子也不知丟哪里去了。眾神官在通靈陣里聽他們即時對罵,看熱鬧不嫌事大,精彩精彩,太精彩了,兩位將軍終于撕破臉皮不端著了,忍笑忍得要瘋,有的甚至在自己的神殿里便狂捶起了寶座,恨不得到親臨現場去吶喊助威。

雖然風信與慕情運氣似乎都不太好,但他們都是武神之尊,這些山野精怪什么的頂多只會給他們添一些麻煩,使他們無法追擊,倒也不算是大危機。謝憐只盼著他們早些放棄、早些解脫,同時略感慶幸,方才的點數丟得妙,沒丟出妖怪,一丟就丟出了花城,邊走邊道:“那骰子我方才丟出了一個兩點,是不是只要投出兩點,就能見到你?”

剛說完,立刻發覺這個問法聽上去有點怪,聽起來仿佛他十分想見花城,微覺不妥。花城卻道:“不是。”

謝憐感覺到了一絲尷尬,搔了搔臉頰,道:“哦,原來不是。那我弄錯了。”

花城走在他前方,道:“如果你想見我,不管丟出幾點,你都能見到我。”

聞言,謝憐喉間一動,連要說的話也忘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