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玲瓏骰只為一人安 2

見他要走, 郎千秋立刻道:“你站住!”

謝憐果真站住了。郎千秋咬了一陣牙, 道:“你……得給我一個交代。”

謝憐道:“你要什么交代?”

郎千秋道:“先代恩怨,國恨家仇, 你恨永安, 我不是不能懂。但是……”

他哽了好一會兒, 才能勉強說下去,顫聲道:“但是國師——我和我父皇母后, 對仙樂國的遺民, 不好嗎?我和很多仙樂人都是好朋友,我, 我一直, 竭盡我全力去保護他們了。”

他所說的, 句句屬實。

仙樂滅國后,許多舊國遺民都不曾忘記自己的身份,即便永安建國,開始統治, 這一部分人和他們的后代, 也還是以仙樂人自居, 時常與新朝國民沖突。

最初幾代永安皇族都以高強政策鎮壓,殘殺了不少負隅頑抗的仙樂遺民。反過來,也有不少仙樂人結盟,策劃暗殺永安的王公貴族,并且得手了數次,就這樣, 結怨越來越深。

可到了郎千秋和其父母這一代,對前朝遺民卻是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溫和態度。他們一直努力想要融合新朝國民和舊國遺民,甚至不顧反對聲音,考慮過封仙樂皇室的后裔為王這樣近乎荒唐的舉措,只為彰顯誠意,以禮相待。郎千秋本人更是從來不曾因這些前人遺恨而對仙樂人產生什么偏見。

當年的芳心國師極為神秘,從不曾自表身份,也就沒有人知道,這血洗鎏金宴的兇手到底是哪邊的人。但永安和仙樂結怨太深,這兩邊無論哪一邊出了事,都會認定另一邊是幕后黑手,僥幸逃過一劫的永安皇族和朝臣都認為,此事背后一定有仙樂遺民的勢力在操控,因此不少人進言,希望以此為由,徹底清繳永安國的仙樂遺民。然而,這些進言都被郎千秋一力否決了。

他的堅決,保下了無數無辜仙樂人的性命,使他們不至于遭飛來橫禍,莫名其妙被屠殺滿門。只是,如今再回想起來,當初做的有多好,現在就有多委屈。

不是覺得不值,而是覺得委屈。做對的事情,永遠不會不值,然而明明自己付出了善意,卻沒得到別人相應的善意,難免會委屈。

郎千秋眼眶赤紅,質問道:“國師,我是哪里做得不夠好嗎?我父母有哪里做錯了嗎?讓你一定要這樣對我?!”他越想越不甘心,在若邪的束縛下勉力仰起上半身,道:“你難道不覺得得給我們一個交代嗎?!”

謝憐道:“我給不出來。”

他答得干脆,把郎千秋一口氣噎了回去,道:“國師,你變了好多。從前的你不是這樣的。”

“……”謝憐指節揉了揉眉尖,道,“我記得很早以前我就對你說過了,你不要擅自在心里給我立一座神圣不可侵犯的豐碑,我并非是你想象中的那個樣子的。到最后失望的還是你自己。”

郎千秋躺回地上,喃喃地道:“……以前的你和現在的你,哪個才是真的你,我已經搞不懂了。”

謝憐道:“都是我。但是從前你只有十七歲,眼下你都這么大了,教給你的東西自然是不同了。”

郎千秋閉了嘴,忽然,道:“是不是因為你的十七歲是一道坎,所以你要把我的十七歲也變成一道坎?”

謝憐沒說話。

見他不答,郎千秋怒意上涌,憋足了氣,大吼道:“你若是存的這個心思,我就偏不如你的意!!”

聞言,謝憐雙目微微睜大了。

郎千秋站不起來,卻是目光星亮,語音鏗鏘,仿佛有白焰在他瞳中燃燒。他像是在賭氣,又像是在宣戰,厲聲道:“你如果想要我像你那樣變得滿心怨恨,我偏偏不!你要是想逼我跟你一樣自暴自棄,我也絕不。絕不!——無論你怎么對我!我都絕不會變成你那樣的!!!”

這一番豪言壯語,聽得謝憐整個人都要呆了。半晌,他才撲哧一下,終于笑出了聲。

郎千秋熱淚盈眶,一腔熱血,吼得正高,卻被這一聲笑扎漏了氣,登時一陣愕然與氣憤。謝憐卻是一邊大笑一邊拍掌,越笑越放肆,大聲道:“好!”

他已經不記得上次笑得這么開懷是什么時候的事了,好容易止住了,揉了揉眼睛,點點頭,道:“好。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你是絕不會變成我這樣的!”

花城一直抱著手臂,冷眼旁觀。謝憐這一句話音剛落,突然,面前爆開一陣紅色煙霧!

冷不防這么一炸,謝憐吃了一驚,以為是郎千秋使了什么怪招,急速避開,凝神戒備。然而,這一聲爆炸雖響,卻似乎沒什么殺傷力。只是待煙霧散去后,郎千秋原先躺的地方,人影消失不見,只剩下了一個站在原地左搖右擺的不倒翁。

這不倒翁腦袋和身子都圓溜溜,像個大葫蘆,長眉黑目,虎頭虎腦,憨態可掬,此刻正瞪著雙眼,氣鼓鼓的,背上背一把寬刃大劍,神氣極了,正是郎千秋那副模樣,卻變成了個娃娃愛不釋手的大玩具。謝憐收了笑容,道:“千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