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孰假孰真難解難分 3

謝憐喝道:“戚容你給我閉嘴!”

郎千秋猛地轉首, 道:“你為什么要他閉嘴?所以他說的才是真相?鎏金殿里你和安樂都動了手, 一個殺我所有親族,一個補刀我父皇, 你們全都在騙我?!”

謝憐道:“你別聽……”戚容搶白道:“當然都在騙你!你這么蠢, 不騙你騙誰?要不是給橫插一杠子, 你十二歲的時候仙樂人就能取了你狗命,還容得了你活這么大還飛升?”

郎千秋道:“十二歲?”他十二歲那年發生的一件大事, 就是被賊人劫走, 為謝憐救下。郎千秋道:“那年闖進皇宮的賊人是仙樂人派的??”

戚容道:“廢話!你以為有什么普通刺客可以當著幾百個皇家武士的面把他們的太子劫走,還不是我幫了安樂的忙?”

郎千秋點著頭, 道:“幫忙?好, 我明白了。所以, 所以朋友是假的。你們仙樂人,根本不在乎我們的示好,你們安樂王,根本居心不良, 沖著要我們的命來的。”

他又轉向謝憐, 道:“所以, 你說的也是假的。”

戚容佯作新奇,道:“來來來,快讓我聽聽我的圣人表哥跟你說了什么?”

郎千秋根本沒理他,只對謝憐道:“你說永安和仙樂本是一國,皇室有什么過節,跟百姓沒有關系。兩邊百姓原是一家, 在我們這一代手里可以有所改變。只要百姓好皇室姓什么都無所謂,兩邊可以化解冤仇,可以重新融合,也都是假的。全都是胡說八道,狗屁,謊話!”

謝憐最不想聽到的就是這種話,立即道:“沒有!不是假的。你好好想想,在你手里,不是真的有所改變了嗎?”

郎千秋收了話,胸口起伏滯住。謝憐道:“你不是做得很好嗎?后來仙樂遺民不是都很好地和永安人融合了嗎?后世紛爭也越來越少,怎么會是假的?”

半晌無言,郎千秋流淚道:“可是……可是我的父皇母后呢?永安和仙樂融合,原本是他們最大的心愿,所以才封你們族最后一人為安樂王。他們的心愿是完成了,可他們的下場又是什么?”

戚容啐道:“你這個遇事哭哭啼啼的鬼德性可真是跟我那圣人表哥當年如出一轍!你找咱們要你的老子老娘,我他媽還沒找你祖宗要老子老娘呢。什么心愿是兩邊融合所以給封安樂,說得好聽,安樂安樂,安在前樂在后,你當我看不出來這是你們永安狗寓意想踩在仙樂人頭上一輩子的意思?”

謝憐怒道:“戚容,你少犯病!”

郎千秋卻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死死盯住了戚容,道:“殺我親族,是你在背后指使?鎏金宴的事,你也有份?”

戚容嘻嘻地道:“對,我有份,安樂有份,你師父也有份,咱們三個仙樂人都有份。哈哈哈哈哈哈……”

誰知,他笑到一半,郎千秋重劍突然往下一斬。戚容嗷的一聲,整個人被斬為了兩截!

這場面十分血腥,戚容兩個半邊身體在地上打滾,他的上半身卻道:“不痛,不痛,一點都不痛,比起太子表哥的一掌,你可差遠了!哈哈哈哈哈哈!”

郎千秋不語,一把抓起他腦袋,提了起來。戚容還在出言譏諷,謝憐卻看出郎千秋神情有點不對勁了,道:“戚容你還要命就快少說兩句吧!”

他待人一貫溫和有禮,然而戚容此人完全不能用常理來對待,他深諳此理,所以每每對上他,謝憐都完全不想客氣,不由自主便粗魯起來。郎千秋拖著戚容的上半身,來到那口咕咚咕咚沸水翻騰的大鍋前,道:“你往常是用這口鍋吃人嗎?”

戚容被拖了一路,在地上劃出一條粗粗的血痕,道:“是了。你想怎么著?”

他剛答完,郎千秋便一松手。

“啊啊啊啊哈哈哈哈——”

不知戚容是在慘叫還是在大笑,被丟進那口大鍋中,登時燙得皮開肉綻。謝憐沒想到當真會出現這樣一幕,瞳孔驟然收縮,脫口道:“千秋!”

郎千秋厲聲道:“怎么了?青鬼戚容,吃了多少活人,不能教他也嘗嘗被煮熟的滋味嗎?他是我滅族仇人,我不能也讓他受受苦嗎?!”

當然能。所以,謝憐什么也沒法說,他沒有沒有任何立場說。然而,無論是作為凡間的一國太子,還是上天庭的東方武神,郎千秋從來不曾做過這種事。他一貫要殺便殺,不屑使用如此殘忍手段,這和謝憐所知的郎千秋,相差太大了。

戚容被他丟進沸水里,過得片刻,再撈起來時,已經不成人形,被煮成了一坨仿佛周身皮肉熔化了一般的東西,有些地方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甚為駭人。可他仿佛十分快意,還在桀桀大笑,道:“表哥,恭喜你!你看看你的好徒兒,翅膀硬了,會用酷刑,會折磨人啦!”

郎千秋又是一松手,戚容再次被投入滾水之中。這一次扔下去之后,仿佛連骨架子都被高湯熬化了,戚容再也沒浮上來,只剩下幾篇青衣殘片,漂浮在水面上。謝憐久久不見他身影,忍不住道:“戚容!”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