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神武大街驚鴻一瞥

這一劍刺出, 將妖魔穿心而過, 殺死在地上。

“伏魔降妖,天官賜福!”

神武大街兩側, 海浪一般的轟聲, 一波高過一波。朱紅的皇宮大門前, 圓場中,那兩名扮演天神與妖魔的道人向四周施了一圈禮, 躬身分向兩邊退下。這一出暖場的武斗看完, 百姓氣氛高漲,不光街道兩側擠得水泄不通, 連屋頂上都爬滿了大膽者, 拍手, 吶喊,喝彩,手舞足蹈,萬眾狂歡。

這般盛況, 當真是萬人空巷。仙樂國史上, 若要論哪一場上元祭天游稱得上空前絕后, 那么,一定便是今日了!

高臺之上,一排排錦衣玉容的王公貴族,無一不面帶得體的微笑,俯瞰下方。皇宮之內,數百人的長隊靜候在此。鐘聲大鳴, 國師捋了捋并不存在的長須,道:“開道武士!”

“在!”

“玉女!”

“在!”

“樂師!”

“在!”

“馬隊!”

“在!”

“妖魔!”

“在。”

“悅神武者!”

無人應答。國師眉頭一皺,發覺事情不對,轉頭道:“悅神武者?太子殿下呢?”

仍舊無人應答。而方才答話的“妖魔”頓了頓,取下了那張青面獠牙的面具,露出一張白皙清秀的面容。

這少年約莫十六七歲,膚色和唇色都很是淺淡,干干凈凈,一雙眼睛卻如一對黑曜石,明亮且閃爍不定,發絲柔軟,極細的幾縷散落在前額和面頰側,看上去安靜乖巧,和他手中那張猙獰的妖魔面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輕聲道:“太子殿下離開了。”

國師險些沒暈過去。

好歹是記著大事當前不能暈,撐住了,肝膽俱裂地道:“這?!這怎么就離開了?!殿下他什么時候離開的?馬上儀仗隊就要出宮門道了,華臺拉出去,只看到妖魔沒看到神仙,一人一口唾沫我這把老骨頭都游不出來了!慕情你怎么也不攔著?!”

慕情垂首道:“太子殿下臨走之前要我轉告,說不必擔心,一切程序照舊即可,他馬上便來。”

國師心急如焚,道:“這怎么能不擔心?什么叫馬上就來?馬上是什么時候?萬一沒趕上怎么辦?”

宮門道外,從大清早等到現在等了幾個時辰的百姓們早已按捺不住,高呼催促了。一名道人匆匆趕來,道:“國師大人,皇后那邊差人來問您,為何儀仗隊還不出發?吉時已經快要到了,再不出發,就過時辰了。”

聽罷,國師只恨不得此刻突然有叛軍打進城、搞砸了這場上元祭天游才好。

居然在這要命的關鍵時刻捅出簍子!

要是這捅婁子的換了個人,他早就大發雷霆了,提劍殺人都不奇怪,偏生這人是他最最得意的寶貝徒弟,還是別人家最最尊貴的寶貝兒子。打不得、罵不得、更是殺不得。與其殺他,不如自殺!

正在此時,一人穿過漆黑的宮門道,迎面奔進了皇宮,朗聲道:“國師大人,為何還不發令出門?時辰馬上就要過了,大家都在外面等急了!”

來人也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身姿筆挺,個頭極高,小麥膚色,背后背一把黑色長弓和雪白的羽箭筒。他嘴唇緊抿,眉頭緊蹙,年紀雖淺,目光卻堅毅。國師一見這少年,一把抓住他道:“風信!你家太子殿下呢!”

風信一怔,隨即像是明白了什么,眼中染上盛怒,怒視一旁慕情。而慕情已經一聲不吭地重新戴上了妖魔面具,不見其神。風信沉聲道:“現在沒空和您解釋了!馬上出發吧,太子殿下不會讓您失望的!”

沒辦法了。華臺拉出去沒有悅神武者是死,遲遲不出去壞了時辰也是死。國師絕望地一揮手,道:“奏樂,出發!”

得令,笙簫管弦一起,長隊最前列,一百名皇家武士齊聲高喝,邁開步伐,引領著浩浩蕩蕩的儀仗隊,出發了。

戰士在前,象征的是世路之中披荊斬棘。其后緊隨著的,皆是萬中選一的童貞少女,嫻靜貌美,素手攜籃,天女散花,零落成泥,碾作芳塵,清香如故。樂師們端坐黃金打造的金車之上。一出宮門道,便引得陣陣驚嘆,眾人爭相搶奪花朵。不過,這些縱是再華美、再鋪張、再隆重,都只不過是重頭戲前面的鋪墊罷了。華臺,最后的華臺,就要出來了。

十六匹金轡白馬拉動的華臺穿過幽深的宮門道,緩緩呈現在數萬人的眼前。臺上,一名黑衣妖魔,頭戴猙獰面具,將一把九尺斬馬刀橫于身前,沉沉地拉開了架勢。

國師的心一陣緊繃,盼望著出現奇跡。然而,奇跡并沒有出現。人群嘩然。高樓上,王公貴族們微微蹙眉,彼此相看,紛紛道:“怎么回事?悅神武者為何不在臺上?”

“太子殿下沒到場嗎?”

“憐哥哥呢?”

高樓中央,端坐著一名面容英俊的男子,以及一名膚色柔白、眉目溫雅的貴麗婦人,這便是仙樂國的國主與皇后了。沒見到應該出現的人,皇后面帶憂色地望了身旁的國主一眼。國主握住了她的手,以目光安撫,示意靜觀其變,不必擔心。可下方大街兩側的人潮卻沒人安撫,叫得更兇了,喊聲似要把房頂都掀翻。國師只恨沒勇氣當場自殺。然而,華臺之上的慕情卻是十分鎮定,對手不在,仍是一絲不茍,自顧自地完成他的任務,將那把長刀“鐺”的一聲,重重杵在地上,豎于身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