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神武大街驚鴻一瞥 2

這孩子大約不過七八歲, 當真是又瘦又小的一只。從那么高的地方摔下來, 小小的身體在他手臂里瑟瑟發抖,像是什么動物剛出生的幼崽。然而, 那滿頭扎得亂七八糟的繃帶縫隙里, 露出一只極大的黑眼睛, 眼里倒映出了一個雪白的影子,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仿佛什么別的都看不到了。

只聽四面八方一陣又一陣倒抽冷氣之聲, 謝憐微微抬起頭,一顆心卻驀地下沉了。因為, 他眼角余光忽然掃到, 前方不遠處的地面上, 落著一個金色的事物。

遮住他臉的黃金面具,掉下來了。

謝憐落在神武大街中央,儀仗隊在他身后數丈,尚未游行到此處。驚變突生, 武士們的穩健的步伐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打亂, 散花的玉女們也面露惶恐之色, 金車停滯,幾匹高大的白馬揚蹄嘶鳴,笙簫管弦中倏起幾絲不和諧的亂彈。有人走,有人留,未能迅速統一步伐,場面似乎就要控制不住。大街兩側的人群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高樓上的仙樂國主卻是一下站了起來,望著兒子的身影,神色關切而凝重。

他一站,其余的王公貴族還哪里敢坐?紛紛起立惶惶然。國師的屁股才剛剛把凳子坐熱,這下又涼了,正急速思考要不要立刻五體投地跪下自責,戚容卻已跳上了欄桿,擼起了袖子,怒聲道:“又怎么了?怎么回事?隊伍怎么亂了?這群廢物都在干什么?你們吃白飯的嗎連個馬都拉不住?!”

皇后面色蒼白,雙眉輕蹙,趕緊又讓人去拉他下來。眼看著人群開始隱隱騷動,一場大亂便要暴發,正在此時,謝憐霍然起身。

平日里,尊貴的太子殿下都是深藏于皇宮之中,或是隱于皇家道場靜修,幾乎沒有什么機會在百姓之前拋頭露面。這算是破天荒的頭一遭,由是,眾人不由自主都被他吸引,望了過去。這一望,又都不由自主微微屏息。只見那少年長眉秀目,俊美已極,一身榮光,耀眼奪目,使人不敢逼視。他一手抱著那孩子,另一手持劍緩緩舉起,指向華臺之上。

那妖魔原本在臺上俯瞰下方事態,見此舉動,頓了片刻,忽地足底一點。

人群一陣驚呼,妖魔的身影如同一道黑云,掠過半空,飛到方才長刀脫出、釘入的柱子上,握住刀柄,將它帶著裂縫迸石拔出,再翻身一躍,落到了大街中央,武者之前。

見他瞬間就懂了自己意思,過來配合,謝憐低低贊了一聲:“好慕情!”

這下,悅神武者和妖魔都下了臺。一黑一白,一刀一劍,終于再次對上了陣,眾人熱血上涌,也再一次沸騰起來。高樓上,貴族們的面色也齊齊舒緩,總算是好看些了。

妖魔作勢要斬武者懷中抱著的幼童,雙手握刀,長刀一橫,向謝憐劈去。兩人裝模作樣地拆了幾下,打著打著,重新飛身回到華臺上。風信趁眾人注意力轉移,從大街上一滾而過,抓了面具,再沖進儀仗陣里低聲喝道:“陣腳別亂!都別亂!就當什么事都沒發生繼續走!走完這一圈再回宮!”

儀仗陣中數人連忙收斂心神,回歸各自位置,重新振作。而那邊,一回臺上,慕情攻勢更猛,謝憐“鐺鐺”接了數刀,這時,卻聽懷中孩子“啊”了一聲,想來是被裹挾于刀光劍氣之中,嚇得厲害。謝憐左手抱緊了他,沉聲道:“別害怕!”

聞言,那幼童抓緊了他胸口的衣物。謝憐一手抱了個孩子,另一手使劍,游刃有余。拆了一陣,他覺得懷里那孩子又顫顫舉起了手,死死抱住了他的肩,仿佛抱著一根救命稻草,又道:“沒事,不會有東西傷得到你的。”

說完,他低喝一聲:“慕情!”

對面的妖魔微不可查地一點頭,謝憐一劍挺出。

于是,萬眾矚目之前,悅神武者終于將妖魔一劍穿心,當場誅殺!

慕情帶著妖魔面具,捂著“傷口”,踉蹌著后退幾步,掙扎片刻,終于“砰”的一聲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戚容在樓上哈哈大笑,拍掌道:“死啦!死啦!太子表哥殺死妖魔鬼怪啦!”

與此同時,浩浩蕩蕩的祭天游隊伍繼續行進,駛向皇宮,已經收了尾,準備進入宮門道了。由于補救及時,情節又刺激,方才出了那樣一個意外插曲,百姓們非但沒有抱怨,反而熱情更高。無數人大喊著“殿下”、高呼著“天神”,跟在華臺后,成千上萬,一齊朝皇宮涌去。幾位將士不得不派出更多幾倍的武士和士兵去攔截這些過于亢奮的百姓。然而,終究是沒能攔住,人潮沖破了防線,蜂擁而上。

仙樂國主在高樓上道:“衛兵!武士!”

恰在此時,整個儀仗隊的數百人已全數進入了宮門道,朱紅的大門在華臺身后軋軋關上,招展的彩旗不再飄搖。百姓們撲了個空,撲到門上,拍門聲和歡呼聲都震天巨響。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