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遺紅珠無意惹紅眼

這時, 跪在謝憐身后的風信沉聲道:“殿下的確是前日就說過了。”

眾人望他, 風信道:“近日殿下一直苦思祭天游事宜,昨日突發奇想, 想到要從城樓跳下, 擬天人之姿降臨, 其他安排都不需要變動。但當時殿下尚在溫習儀式流程,脫不開身, 于是便讓慕情代為轉告國師, 詢問此舉可行不可行。”

他一抬頭,目中微含怒意, 道:“慕情回來告訴殿下他已經通知國師了, 所以殿下才以為國師已經允許, 今日便這么做了。哪里料到國師卻是一無所知,還險些壞了大事?”

眾道面面相覷。國師道:“有誰聽說了此事?”

其余三位副國師連連搖頭,都道沒有。國師轉向他,一臉愁云滿面變為慍怒, 道:“慕情, 你這是故意知情不報?”

他言語神情, 分明已認定是慕情在其中搞鬼。謝憐望了一眼身旁一語不發跪立的單薄少年,思忖片刻,開口道:“國師,我想,這其中應該是有什么誤會。”

聞言,慕情緩緩望了他一眼, 目色幽黑。謝憐道:“若是刻意隱瞞不報,事后稍一對質,詭計便被拆穿了,是誰的責任,誰也逃脫不了。慕情絕非短視的蠢材,不至于出此下策。況且悅神武者缺席,對同臺的妖魔武者又有何益處?還望國師先聽他辯解,再下定論。”

說完,他側首道:“慕情說吧,怎么回事。”

慕情垂下了眼簾,輕聲道:“殿下昨日交待我的事情,我是說過的。”

國師皺眉道:“你說過沒說過,我們還不清楚嗎?你什么時候說過?”

慕情道:“昨日,做完晚課后半個時辰,四位國師在四象宮休息的時候,弟子在窗外通報的。”

國師轉頭問其余三位同僚,疑惑道:“昨日做完晚課后?那時候我們在干什么?”

剛問完,他就想起來了,臉上不由自主帶了幾分尷尬的綠色。而三位副國師也是咳嗽了幾聲,含含糊糊地道:“也沒干什么。無非就……休息,就是休息嘛。”

見幾位國師支支吾吾,眾人當即心中雪亮。

皇極觀中,人人靜修清行,基本上不能進行什么游戲,只有幾樣小小樂趣,聊作娛樂。其中,最受歡迎的,便是牌子戲。

也就是打牌了。而且,只能偷偷摸摸地打,不能教其他人看見。幾位國師常年在皇極觀憋得慌,深中其毒。只要他們一打牌,那必然是渾然忘我、如癡如醉、歇斯底里,什么外界的聲音都是聽不到的。若是慕情恰巧在那時候到窗外通報,又能被聽進去幾個字?

一位副國師道:“哦,那……可能是人太多,聲音太小,沒聽清。唔,沒聽清。”

國師則懷疑道:“你昨日當真去過了四象宮?”

慕情道:“千真萬確。”為證明,他便說了門外看守道人的衣著、形貌、口音,分毫不差,國師不得不信,隨即又皺眉道:“那你既然去了四象宮,可以讓門外道童通報一聲,或者進去細說,為何非要在窗外喊?也不求證我們是不是聽到了?”

慕情低聲道:“弟子并非沒有試過。弟子好言好語地請求門外守衛的那位師兄了,可不知為何,那位師兄一定要與我為難,既不放我進宮去通報,也不肯幫我傳信,甚至……出言嘲笑,驅我離去。”

頓了頓,他又道:“弟子別無他法,只好繞到四象宮另一側,在窗子外向各位國師通報。弟子說完之后,隱約聽到有位國師喊了聲‘知道了,退下退下’,弟子以為這就是同意了殿下的主意,于是便回去了。”

國師們緘口不言。

這打牌打得如火如荼之時,哪里會去聽人家在外面說了什么???聽到什么都會隨口喊一句“知道了”,實際上,怕是連聲音是從哪里發出來的都不知道!

謝憐蹙眉道:“居然還有這回事?哪個道童這般猖獗?對我派去的人如此無禮,膽子倒是不小。”

雖然謝憐平日與皇極觀眾道相處都甚為親和,幾乎從來不擺架子,但他畢竟貴為天子之后,皇子之尊,此刻雖是跪在神像前,卻毫無謙卑之態。一剎嚴肅,不怒自威。眾人噤若寒蟬,而國師們的臉色,則變得有些微妙。

謝憐道:“你昨天回來為何沒對我說這件事?”

慕情跪著轉身,對他拜下,淡聲道:“太子殿下,請您莫要追究那位師兄。我昨天回來沒向您提及此事,便是不希望鬧大。原也不是什么大事,若是您為我出面,反倒是傷了同門和氣。”

謝憐并不贊同,怫然道:“這是什么同門和氣?欺辱同門和用來出氣嗎?”

聞言,一旁國師們的臉色更微妙了。

發生這樣的事,其實歸根結底,是因為國師們不喜慕情。

他們不喜,身邊侍奉的道童們自然也懂得他們心意,再加上慕情本身也的確不怎么討喜,于是,同門們不給他行方便,諸般刁難非議,實為常態。這個金貴徒弟當然不是故意諷刺他們,但也確實扎了他們一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