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遺紅珠無意惹紅眼 3

只見前方站著四五個白衣道人, 每個人都提著一個籃子, 似乎是來采果子道。可現在他們非但沒有圍著果樹,反而似乎圍著什么人。雖然隔得遠, 以兩人耳力, 卻是能將爭執內容清晰地收入耳中。一名青年道人道:“怪不得我覺得最近林子里看到的果子少了, 原來是有人整天都蹲在這兒偷果子呢。”

一個輕輕的聲音道:“太蒼山上的果林,只要是觀中弟子, 人人都可以摘采, 何來‘偷’之說?況且,林中果樹成百上千, 以我一人之力, 也不會讓果子變少。”

這聲音正是慕情, 看他從人群中露出的一角衣物,看來已脫下了妖魔的黑衣,換上了平日里穿的樸素道袍。那道人哼了一聲,道:“要是只是你一個人的份, 當然也不會少多少啦, 但你不光摘你一個人的份, 你還要偷偷帶下山去給別人吃,撿這小便宜,這就很無恥了。”

謝憐明白了。又是看慕情不順眼道同門在找茬了。

慕情家貧,母親山下京城中過得十分拮據,以前只能給人做點針線活度日,后來眼睛壞了針線活也做不了, 便只能等著兒子從山上帶些雜役的工錢下來養家了。有時他會摘采一些太蒼山上的果子帶下山給母親嘗嘗鮮,這事也沒什么大不了,因為并沒有規定不許這么做,但說起來還是有些不體面。拿到臺面上來諷刺,就更令人難堪了。慕情的聲音帶上了一絲寒氣,道:“祝師兄,我素日與你交際并無多,你卻三番兩次針對于我,昨日也是你不讓我進四象宮向國師們通報消息,不知我究竟是何處惹到了你?”

那祝姓青年正是侍奉國師的四象宮小道,一聽他提這事便來氣,道:“你自己沒用心傳話險些誤了大事,反倒責怪起我來了?只怪你昨日遮遮掩掩道弄得別人還以為你圖謀不軌,要是你早直說了干什么去的,至于這樣嗎?害得今日險些太子殿下道大事,我方才還被國師叫去一通好念!”說著把手里籃子扔了,招呼了其他人就要圍上去。謝憐看不下去了,道:“且住!”

那幾名道人一聽聲音,吃了一驚,回頭一看,道:“太子殿下!”

謝憐和風信走了上來,那邊慕情已經被那名祝師兄拎住了領子卡在樹上,還沒打起來。若真打起來,慕情便是以一對二十也一定穩占上風,可是,若他想在皇極觀立足,就絕對不能打起來。

謝憐微笑道:“各位師兄師弟,這是在做什么?”

那祝師兄是個相貌還算體面道白面青年,平素頗為仰慕太子殿下,聞言一愣,連忙把慕情丟開了,道:“這,這,我們……”

謝憐繼續微笑,道:“雖然不知各位是因何爭執,不過,慕情是我近侍,他做什么,一般都是出于我的授意。我竟不知讓他過來采點果子,卻好像犯了什么罪責?”

幾名道人連連鞠躬,道:“沒有,沒有!原來是殿下您讓他來的,是我們誤會啦!”那邊慕情靠著一棵樹,聽他說是他讓自己來的,先是一怔,隨即理了理衣領,低頭不說話。那幾名道人冷汗連連,忙不迭地謝憐和慕情道歉,最后終于匆匆攜了籃子,逃出櫻桃林。謝憐看到慕情帶來對籃子被丟在一旁,彎腰撿起來遞給他,道:“要幫忙嗎?”

慕情沒接籃子,只是抬頭,神色復雜地盯著他道臉看了一陣,半晌,道:“太子殿下。”

謝憐道:“什么?”

慕情道:“你為什么總在這種時候出現?”

謝憐:“?”

風信卻不快了,道:“你這話什么意思?這種時候出來幫你救場還不好嗎?”

慕情看他一眼,接過籃子。這時,風信梗著脖子,硬邦邦地道:“你聽好了,剛才的事,算我不對。我沒針對你,就是隨口一說。你也不用東想西想,懷疑這個懷疑那個。除了太子殿下別人的事我不關心,也沒那個興趣嚼舌根。言盡于此,你少鬧別扭!”

“噗!”謝憐本來覺得他語氣太沖,可聽到最后,莫名好笑。慕情也瞪風信,謝憐則擺手道:“好了,好了。風信都說的是實話。都把剛才那段切掉吧,什么都沒發生。”

須臾,慕情悶悶地道:“那紅珊瑚珠子,我回頭再找找。說不定掉街上了。”

謝憐心想不好表現得太不在乎,便道:“好吧,那你有空的話就辛苦你了。不過如果掉街上了,那估計就被人撿走了。”

慕情仿佛沒什么別的好說了,把掉在地上的幾串櫻桃都撿進了籃子里。他本來也沒采幾串,這就準備往林子外走,謝憐卻抬頭望到許多鮮艷欲滴的紅櫻桃,隨手采了幾串放到他籃子里。

慕情微微一怔,謝憐道:“你下次摘果子帶給你娘親,就說是奉我的令來采的,那就沒人會說什么了。國師讓我這幾天回一趟皇宮,我打算明天就走,不然你也明天下山看看?今天就先回去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