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遺紅珠無意惹紅眼 4

謝憐奇道:“有什么不能給我喝的?”

皇后捏了那小玉杯, 倒出一點摁在帕子上, 往臉上點拭了幾下,道:“前些日子太蒼山上獻進來一批鮮果, 我不愛吃櫻桃, 不過有個方子說是能搗了漿敷臉, 就榨了點弄著玩兒,沒什么用, 正準備叫人倒了, 哪是能給人喝的?”

謝憐聽了笑笑,卻忽然想起昨日之事。慕情的母親一年吃不了幾次櫻桃, 慕情在太蒼山上采個櫻桃還要被人戳戳點點, 難免有些感慨, 怕慕情聽了不好受,便笑著轉移了話題,道:“那有什么是能給我吃的嗎?”

皇后笑道:“你這話說的,教外人聽了還以為我餓著了你, 其實是你從小就挑嘴, 我養不肥。上山這么久瘦成這樣, 今天娘叫你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許挑三揀四。”

母子二人說了一陣,皇后問到祭天游上出的意外,頗為擔憂:“聽國師之意,這事似乎挺大的,還不知該如何是好?你會受責罰嗎?”

謝憐尚未回答, 戚容已搶著道:“哼,這事又不是太子表哥的錯,從城墻上掉下來的又不是他。就算要罰,也該罰那個小不死的。”

謝憐心想:“小不死是什么。”他還沒糾正戚容,皇后便已笑了出來。恰巧這時她注意到殿外二人,道:“風信旁邊那個孩子是誰?倒是頭一回見你身邊多了個人。”

于是,謝憐欣然道:“這是慕情,昨日便是他在臺上扮演妖魔。”

聞言,戚容雙眉微微一豎。皇后則道:“咦?讓他上來看看。風信也進來吧。”

于是,風信和慕情便進來殿中,半跪在皇后面前。皇后端詳慕情一陣,對謝憐道:“我昨日瞧見他打得不錯,倒是個體面的孩子,看這面相,活像個斯文宰相,沒想到用起刀來,勢頭那般的兇。”

謝憐莞爾:“是吧?我也覺得他很不錯。”

這時,戚容卻涼颼颼地道:“哦?昨天那個妖魔就是他嗎?”

謝憐一聽,心知不妙,果然,下一刻,戚容突然暴起,奪過小幾上那只玉杯,劈頭蓋臉往慕情頭上潑去,道:“這是賞你的!”

謝憐眼疾手快打落了他的手,這才沒讓他潑到慕情臉上去,一把將他拎起,道:“戚容,你干什么!”

戚容給他提了起來,還在張牙舞爪,道:“表哥,我是幫你教訓這個不安分的下人!昨天你沒趕來的時候,他一個人在那兒演得可高興了,一個勁兒地出風頭呢。一個什么玩意兒,當自己是祭天游的主角嗎?還想翻天了!”

皇后簡直呆了,道:“容啊,你……你這是做什么?”慕情沒被澆到頭,卻是被澆到了衣服,但因皇后沒有叫他起來,仍是跪在地上,面色白得陰沉。謝憐把戚容遞給風信,道:“別讓他打人。”風信單手制住了戚容,戚容卻對他連踢帶打,啐道:“你是什么東西,這么大狗膽,也敢隨便用你的手碰我!”

謝憐頭痛不已,道:“戚容,你最近是越來越胡鬧了!”又對皇后道:“母后,忘了說件事兒,您把他的金車收了吧。”

戚容一驚,大叫道:“不要不要!憑什么!那是姨母送我的生辰禮!”

謝憐道:“是什么也得收。方才在大街上險些鬧出事來,在你不能好好駕駛之前,還是別碰了。”

皇后“啊”了一聲,道:“險些鬧出事?鬧出什么事?”

謝憐便把戚容駕車的狂態轉述了一遍,戚容氣得眼眶發紅,道:“太子表哥冤枉我!我分明一個人也沒撞到!”

謝憐啼笑皆非,道:“那是因為有人拽住你了!”

戚容一下子從謝憐手上掙出來,氣鼓鼓地跑出棲鳳宮去,皇后喊了好幾聲也不回來,只好無奈道:“我明天再去跟他說收了車的事吧。唉,這孩子許久就想要一輛車了,前些日子他過生辰,我看他當真想要得緊,便送了他,誰知會這樣?早知我就不送了。”

謝憐道:“他干什么非要一輛車?”

皇后道:“說是這樣就能隨時去太蒼山,接你回宮了。”

想到他終歸是對自己一片好意,謝憐默然。片刻,他道:“您還是給他找一位老師,好好給他收一收性子吧,再這么下去,可是萬萬不行的。”

皇后嘆道:“哪里有什么老師治的了他呢?他素來只聽你的話,難不成,要他跟你一起上山去修身養性?國師又死活不肯收他為徒。”

謝憐想想都覺得好笑又可怕,搖了搖頭,道:“戚容那個性子,若是入了皇極觀,只怕整座太蒼山都要雞犬不寧了。”

母子二人對這個問題都很頭痛,想不出法子,暫且擱置。傍晚,謝憐見完了父母,短敘一番,便要離開皇宮了。

人人皆知,太子殿下一心沉迷修道,自從上太蒼山入皇極觀,與父母總是聚少離多。對此,國主倒是不多說什么,皇后卻總依依不舍。離了皇宮,謝憐便在皇城中隨意走走,順便依照昨日所說,陪慕情回了一趟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