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遺紅珠無意惹紅眼 5

謝憐哄道:“別怕, 沒事, 我只是想看一下你的傷。”那幼童卻越捂越緊,僅露出一只漆黑的大眼睛, 流露出一陣惶恐之色。但這惶恐又不像是害怕被他打, 倒像只是怕被他發現什么。

看著這小半邊臉蛋和一只眼睛, 謝憐忽然覺得在哪里見過這個孩子,微微瞇眼。見他臉色極為難看, 戚容道:“太子表哥, 這小不死昨天壞了你的大典,我幫你出氣。放心吧, 我留了分寸, 死不了的。”

果然, 他抱在懷里的這個孩子,就是昨天上元祭天游途中,從城樓上掉下來的那個幼童!

難怪謝憐越看他越眼熟,這小孩兒甚至連衣服都沒換, 仍是昨天那身, 只是因為經過拳打腳踢和拖地疾行, 比昨天更臟了,完全看不出來是同一件,更看不出來是同一人。謝憐忍無可忍地道:“誰告訴你我要出氣的???關這孩子什么事?又不是他的錯!”

戚容卻是振振有詞,道:“當然是他的錯。要不是他,你怎么會被國師責罵?”

這一波鬧得厲害,四周圍觀的行人越聚越多, 竊竊私語。恰巧,這時慕情也走了上來,戚容揚鞭指他,神色不服中帶著一絲戾氣,道:“還有你這個下人。這人一看就知道不安分守己,若是你現在不好好治治,將來他遲早要翻天踩到你這個主人的頭上。我幫你教訓他,你反倒護著他,告我的狀。現在姨父姨母把我逮著一頓好念,還沒收了我的金車。表哥,那是我的生辰禮!我盼了兩年多的!”

慕情不陰不陽地掃了戚容一眼。謝憐氣極反笑,道:“我不需要你這樣為我好。你究竟是在給我出氣,還是在給你自己出氣?”

“……”戚容道:“表哥,你為什么對我說這種話?那我向著你,我又做錯什么了嗎?”

謝憐跟他說不通,道:“戚容,你聽好了,從今往后,你不許再動這個孩子一下。一根手指也不許,聽到沒有!”

這時,謝憐脖子忽然一緊。他正在氣頭上,微微一怔,低頭一看,只見那幼童把臉埋在他懷里,兩只手緊緊圈住了他的脖子。謝憐感覺他顫得厲害,以為他哪里疼,忙道:“怎么了?”

那幼童身上混著泥土、灰沙、鮮血,骯臟不堪,盡數沾到了謝憐的白衣之上,謝憐卻渾不在意,輕輕拍了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撫,沉聲道:“沒事。我現在帶你去看大夫。”

那幼童不答話,卻是將他圈得更緊了。死死地不放,仿佛抱著一根救命稻草。戚容看謝憐全然不領他的情,一心向著外人,又見那小孩兒把血糊糊泥滾滾的玩意兒都蹭到了謝憐身上,怒火燒心,馬鞭一揚,就要往那小孩兒后腦上抽下。風信一直站在一旁,此間忽然一腳飛出,正踢中戚容手臂。

“咔擦”一記,戚容大叫一聲,馬鞭墜地,右手手臂以一個不正常的角度彎折了,軟軟垂下。而他還一臉不可置信,良久才緩緩抬起了頭,盯著風信,一字一句地道:“你、竟然、敢打折我的手臂!”

這一句,森寒透骨。風信踢完了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么,臉色微變。慕情的臉卻變得比他厲害多了。

平日里他們背地怎么討厭戚容,那是一回事。但作為侍衛,一時失手,打折了皇親國戚的手臂,那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方才謝憐雖然雙手都抱著那幼童,身后都是圍觀的行人,不好閃避,但他若要閃避,也是輕而易舉的事。只是戚容來勢洶洶,時常突然暴起,風信出手太快來不及細想,現下更是局面混亂,沒趕上阻攔,也顧不得這么多了。他前胸衣物都已經被鮮血浸染透,怕再拖下去這孩子就要死了,謝憐當機立斷,提了一口氣,朗聲道:“各位,今日在場者若被卷入,有何損失,暫且記下,之后我會一并負責,絕不推諉!”

隨即,他對風信慕情道:“先救孩子。把戚容帶走,別讓他繼續在外面亂來!”說完,抱著那幼童便轉身往皇宮的方向沖。風信得令,神色恢復常態,一把提起憤怒的戚容,跟在他身后往皇宮沖去。宮門道前的士兵們看到太子殿下才離去一個時辰便又風火一般地沖了回來,雖然奇怪,但自然不敢阻攔。于是,謝憐一路趕到了御醫處,讓風信和慕情押著戚容守在外面,自己進去了。

太子殿下難得回宮,難得發令,御醫們自然是要火速趕到。謝憐把那幼童放到了椅子上,道:“有勞各位了。這孩子方才被好幾個成人毆打過,又被人裝進麻袋里,在地上拖了一路,勞煩先幫我看看他頭傷著沒,這是最要緊的。”

幾名御醫雖然從沒看到那位皇室貴族抱了個臟兮兮的野娃娃就沖進來讓他們醫治的,卻也知道讓他們做什么做什么便是了,諾諾應是。一人道:“小朋友,先把手放下來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