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遺紅珠無意惹紅眼 6

見狀, 謝憐莫名覺得他好笑又可憐, 道:“這孩子的傷都能恢復嗎?”

一名御醫給那幼童的頭重新纏上了層層繃帶,道:“必然無礙。”

謝憐這才放下了心, 一點頭, 道:“有勞了。”

這時, 有宮人通報,國主陛下與皇后駕臨。眾御醫立即齊齊起身, 迎出去行禮。謝憐把那幼童抱上了床, 道:“你躺好,先休息。”想想, 這孩子怕生, 一會兒人多了說不定嚇著他, 又放下了床邊簾子,這才起身。

一眾侍從與宮人擁著國主與皇后步入殿中。皇后面色發白,道:“皇兒為何出宮后又匆匆返回?可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傷?”

謝憐道:“母親請放心,我沒受傷。受傷的是別人。”

這時, 戚容在角落喊道:“姨母, 救我!”

皇后這才發覺, 戚容竟然給風信牢牢抓著,押在一旁,不由吃了一驚。她一心著急兒子是否安好無恙,全沒注意別的,此刻見了方道:“容兒這是怎么回事?”

國主則眉頭一皺,道:“風信, 你為何像擒拿犯人一般拿著小鏡王?”

陛下駕臨,風信本該和慕情等其他人一般立即行禮,但因為他擒著戚容,無法抽身脫手,處境略顯尷尬。謝憐道:“我讓他拿的。”

戚容捧著自己右手,道:“姨母,我手臂折斷了。”

皇后還沒來得及心疼,謝憐已厲聲道:“你是折了一條手臂,里面那孩子卻又如何?”

國主道:“什么孩子?”

謝憐道:“一個十歲的孩子。手無縛雞之力,原本就體格孱弱,戚容派了手下人去圍毆他。要不是那孩子命大,只怕橫尸當場,早給他活活打死!”

戚容仿佛聽到了什么笑話,睜眼道:“一個十歲的孩子,手無縛雞之力?體格孱弱?表哥,你是不知道,這個小不死有多兇、多野蠻、多厲害,他在你面前裝得可憐罷了。我叫了五六個人,硬是逮不住這小鬼,給他拳打腳踢、牙齒撕咬,弄得鮮血淋漓。要不是他惹火了我,我何至于把他拖在馬車后面跑?”

聞言,國主和皇后臉色雙雙變了。謝憐深吸一口氣,道:“住口!你干的這些事很光彩嗎?”

戚容平日又不是不愛拋頭露面,如此囂張做派,皇城中百姓豈有看不見之理?看見后,又豈有不作茶余飯后談資之理?

國主看了皇后一眼,面色微青地道:“帶小鏡王下去,御醫,給他治好手臂。金車收回,禁足思過,一個月不許放出來。”

他身后侍從立即應是,上前去帶他,風信這才放手。戚容卻是已經無所謂了,哼了一聲,道:“收便收吧,我早知道今天是跑最后一回了。”

聽他毫無懺悔之心,皇后唉聲嘆氣。謝憐道:“看來光是禁足思過一個月,他下次只怕還要再犯,需得嚴加管教。”

戚容一怔,氣道:“太子表哥,你……”隨即,他眼珠一轉,道:“行。那我就承認,這件事是我不對。陛下無論罰我什么,戚容絕不推脫。”

下一句,他話鋒一轉,道:“不過,太子表哥的手下,是不是也該責罰一番?姨父姨母,我的手臂,可就是給這個風信折的!”

聞言,國主立即望向風信,臉上現出驚怒之色。風信微微低頭,慕情則不易覺察地往一旁挪了兩步。

國主冷冷地道:“風信,你是太子殿下的隨身侍從。太子的確待你頗為優厚,莫非你竟因此忘記了自己身份,驕縱起來了不成?你的職責是侍奉殿下,你便是如此侍奉他的嗎?對太子殿下的表弟小鏡王也敢動手。”

風信聞言,準備跪下。謝憐卻道:“不必跪下。”

風信第一肯定是聽謝憐的,即便是陛下發話,他也只以殿下命令為優先,于是立即止住跪勢。見狀,國主神色越加不愉。

謝憐道:“風信是折了戚容的手臂不假,但究其緣由,是為護主。而且是戚容犯事在先,他并沒有錯,何必跪下?”

國主道:“不管他是為了什么,他都冒犯了小鏡王。主仆有別,尊卑有分,別說孤王讓他跪下,便是孤王現在立刻杖責他一百,也沒有任何不妥。”

國主對戚容雖不如皇后那般親厚,但畢竟戚容也是皇室之人,不可侵犯。戚容十分清楚這一點,斜睨著眼道:“杖責就不必了,畢竟他是太子表哥的人,我也不想太為難他。我只要他把自己手臂也打折,然后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頭,我便什么都不追究了。”

國主緩緩點頭,似乎覺得此舉可行。謝憐卻道:“若要罰風信,便先來罰我。他是我的侍從,一來他沒做錯什么,二來就是有也是聽我的命令,我代他受了便是。”

聽他這么說,國主臉上怒氣閃現。

大抵天底下的父子,都要經歷這樣的變化。在兒子幼小之時,會把父親當作天地間最了不起的大英雄,自己的榜樣,崇拜無比。而當兒子長到了一定年紀之后,便會開始逐漸懷疑父親的一切,甚至逐漸反感,終至雙方都拒不認可彼此。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