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人上為人人下為人

謝憐轉頭, 問:“怎么說?”

慕情道:“皇城里的無家可歸的流浪兒都是一伙的, 經常到我家附近來討吃的,我全都認識, 從沒見過這個孩子。”

那幼童瞅著慕情不吭聲。風信懷疑道:“他們總是找誰討吃的?你嗎?你肯給?”

慕情瞪他, 道:“纏得厲害, 不給有什么辦法?”

風信還是覺得不可思議,不說話了, 道:“哦。”

謝憐看他們說話, 看得想笑。慕情又道:“而且他衣服上有好幾個補丁,看這針腳一定是大人新近給補的, 他家里至少有一個年長的人在。可能家境不怎么樣, 但絕對不是乞兒。”

謝憐自然從來不會去注意補丁的針腳如何, 也看不懂是不是大人補的,但慕情從前是皇極觀的雜役,在家里零碎活計也做得多,細細一看, 果然如此, 問道:“你家里還有大人嗎?”

那幼童搖頭, 慕情道:“肯定有。他不回去,這會兒家里人多半在急著找了。”

幼童道:“不、不會!沒有人!”仿佛生怕被送回去,說完就張開雙臂,似乎想抱住謝憐。他身上還是泥污血跡混雜,風信看不下去了,道:“你這小孩兒干啥呢?剛才情急也就算了, 現在還不懂事嗎。這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你懂嗎?”

那幼童一下子又把手縮回,但還是望著謝憐,道:“家里吵架,被趕出來了。走了很久,沒地方可去。”

三人面面相覷。半晌,風信道:“這怎么辦?”

一名御醫建議道:“殿下若是為難,可以將他放在這里,差幾個宮人照料便是了。”

沉吟片刻,謝憐微微搖頭。

他終歸是怕戚容不死心,還要溜出來找麻煩,道:“我看,還是先由我照看著,等他傷好吧。看樣子他家里怕是也沒法好好看顧他的。風信回頭去處理戚容撞翻的那些攤子的時候,順便差幾個人找找這孩子父母在哪里,告知一聲也好,讓他們不必擔憂。”

風信點頭:“好。”

他一條手臂還吊著,另一只手就想去提那幼童。謝憐笑道:“你這個傷患,還是算了吧。”

風信卻不以為意,道:“斷了一只另一只又不妨事。我就是兩條手都折了,用牙齒叼著他衣領也能把他給你帶上山去。”

慕情暗中翻了個白眼,道:“罷了,還是我來吧。”可他才邁了一步,那幼童就自己從床上跳了下來,道:“我可以自己走。”

一臉抗拒之色溢于言表,讓慕情第二步變得極為尷尬,不知該不該繼續邁。看這小朋友斷了五根肋骨和一條腿,居然還這么生龍活虎,謝憐真不知該笑還是該心疼,道:“別亂跑啦!”說完,一彎腰,就將他抱了起來。

三人帶著一個孩子,出了宮門。因為戚容方才在大街上鬧過事,驚擾了行人,撞翻了不少攤子,謝憐深感心虛,無顏見皇城百姓,一行人都灰溜溜的,不敢拋頭露面,緊挑著小路走。一路上,那幼童窩在謝憐臂彎里乖得很,讓他別出聲他就一直一聲不吭,風信瞪眼道:“這小子昨天踢我,今天卻這幅樣子,真是看人下菜。”

慕情則道:“太子殿下么,自然是比一般人要招人喜愛得多了。”

不知為什么,他這個人就算是說好話,言語字句也總有點地方教人不舒服。風信當下便不想理他了。走了一陣,風信道:“不行。我還是覺得,殿下你不能就這樣抱著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孩兒供人瞻觀。”

謝憐道:“有什么大不了?”

風信道:“你可是太子殿下!”

說著,他瞥見前方巷子口歇著一輛破破爛爛的板車,道:“把小孩兒放那兒拖著走吧!”

慕情立刻道:“先說好,我是不會拖這個東西上山的。”

風信道:“沒誰指望你拖。”說完便一伸手,把那幼童從謝憐懷里拽了出來。一到他手里,那幼童又開始掙扎,謝憐道:“算了,算了。這車說不定還有人要的!”而風信已經把人放到了車上。正在此時,不遠處一人忽然道:“您這是……太子嗎?”

立即有人大叫道:“是是是!那就是太子!昨天他面具掉下來,我親眼看見了他的臉!就是他!!!”

“抓住他!!!”

三人心中都是咯噔一聲。謝憐雖然并不認為昨日祭天游中自己做錯了,但也知道,別人和他未定想得一樣。悅神武中斷是極大的不祥征兆,皇室貴族們忌諱,百姓們過了昨日當時那陣興奮勁兒,事后回過味來,到處問問這個意外究竟代表什么,大概也不會多寬容了。再加上今天戚容當街鬧事,惹得怨聲載道,此時若被圍住,多半不大妙。尚未細想,慕情猛一拽他,道:“殿下,跑!”

風信也拖著板車催促他:“殿下,我斷了一條手臂,攔不住這些暴民的,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