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人上為人人下為人 2

謝憐猛地抬頭, 道:“不可以。”

他斬釘截鐵地又重復了一句:“絕對不行。”

國師點頭, 道:“我也早料到你會如此回答。所以,我們著重考慮的, 是第二個方法。”

謝憐肅然道:“請講。”

國師道:“這第二個辦法, 就是太子殿下你于仙樂舉國百姓之前自行懺悔, 向上蒼請罪,再面壁一個月。”

謝憐從容道:“不可以。”

國師一怔, 道:“不是當真要你面壁思過什么的, 只要意思下……咳。”他忽然想起來這還是在神武大帝像前,連忙改口, 道:“只要有足夠的誠心就可以了。”

謝憐仍是道:“不行。”

國師道:“理由?”

謝憐道:“國師, 我今日下山, 您知道我看見了什么嗎?皇城中的百姓,對祭天游的意外非但沒有責怪,反而十分贊許。說明我國國民都覺得,選擇救那個孩子是對的。

“而若按照您所說的來, 一件對的事卻要被當做錯誤來懲罰, 他們會怎么想?這豈非是在告訴大家, 救人一命,非但不勝造七級浮屠,反道還要自承其罪?那從今往后,他們該如何思,如何行?”

國師道:“這件事對不對其實并不重要。現在是你兩條路里必須選一條。世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事。要么那個小孩兒扛了,要么你扛了。”

謝憐道:“對不對很重要。如果一定要選, 我選第三條路。”

國師揉了揉眉心,道:“這個嘛……太子殿下,恕我直言,你干什么要管他們怎么思怎么想?他們今天這么想,明天就那么想了。你沒必要執著這種小細節,相信我,該干嘛的人這件事過去了之后還是干嘛,不會被你感動,也不會以你為榜樣的。咱們還是小心伺候著伺候著上邊比較重要。”

沉默片刻,謝憐道:“國師,其實自我拜師入皇極觀以來,修得越多,想得越久,一直有一個想法,未敢明言。”

國師道:“什么想法?”

謝憐道:“我們這樣奉神拜神,當真是對的嗎?”

國師無語片刻,道:“他們不奉神拜神,我們喝西北風去嗎?難不成,太子殿下你覺得千百年來萬萬千信徒信奉神官,還信錯了嗎?”

謝憐搖了搖頭,思忖片刻,道:“信奉自然是沒錯的。只是,弟子以為,不該跪拜。”

他抬起頭,指著那尊金碧輝煌、高大光耀的神武大帝像,道:“人飛升而成神。神明之于人,是先輩,是導師,是明燈,但不是主人。對此,自當感謝,也可欣賞,但絕非崇拜。就如上元祭天游,我以為正確的態度,也應該是感謝,同樂,而非惶恐,討好,戰戰兢兢,甚至將自己擺在奴仆的位置上。”

國師端立不語,三位副國師卻是有些坐不住了,紛紛回頭。

謝憐繼續道:“出現意外,無可奈何。我愿供燈千盞,照徹長夜,即便飛蛾撲火,也無所畏懼。但我不愿因為做了對的事情而低頭。面壁思過?我有何過?旁人又有何過?這就像戚容為惡,懲治為惡者的風信卻要受懲罰,這是什么道理?上蒼若是有眼,就一定不會為此降罪。”

國師看了看別處,道:“那太子殿下,我問你,萬一就真的降罪了呢?到那時候,你道歉不道歉?”

謝憐道:“若真如此,那么,就是天錯,我對。我勢與天,對抗到底。”

聞言,國師神色微變,笑道:“太子殿下,你說這話,挺有勇氣的啊。”

三位副國師則齊齊望向他,欲言又止。正在此時,殿外忽然警聲大作,似乎有許多鐘同時敲響。這下,四位國師都坐不住了,同時搶出,向殿后奔去。

謝憐也緊隨其后,跟著他們穿過神武殿后的幾座建筑,來到一座漆黑的八角殿前。只見那黑殿殿門大開,無數灰蒙蒙的煙氣從門中嗖嗖飛出。

國師慘叫一聲,道:“祝安呢?!死哪里去了!這怎么回事?!”

幾名看守道人奔了過來,其中為首的就是那名祝師兄,道:“國師!!!我在這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這門鎖得好好的,剛才突然就打開了!”

國師扯著頭發道:“快取新的封魂罐!”

謝憐直接沖了上去。這間黑殿四面八方都打著大小不一、錯落有致的檀木格子,格子上擺放著各色各式的陶罐、瓷瓶、玉盒,原本每一件容器都被安放得好好的,紅塞子塞得嚴嚴實實,瓶口封著朱字黃符,這時卻砸爛了好些個,還在不斷自動從架子上摔下,沒摔倒的也都在晃晃悠悠。

這些封魂的容器,每一個里面都封著一只作亂過的妖魔鬼怪,這樣的黑殿,太蒼山上每一座神殿后都有,轉門用清圣之氣來鎮壓它們。不知發生了什么,竟是突然暴動,全都跑出來了!

謝憐道:“來不及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